图片说明

吴敬琏:不知道股市为何迟迟没有大改革

我就有些担心了,如果在一个制度基础不是很完善的情况下迎来了因为某种原因形成了一种羊群效应、形成了一种牛市,不能避免过去我们中国股市存在的大起大落的状态。所以我总的意见就是,要以更多的注意力来推进改革,实现我们股市的改革,特别是其中监管的改革。... 阅读全文>>

发表于 2015年02月09日14:39

迟福林:修改《反垄断法》,多反行政垄断

在经济生活中一些垄断问题,实质上是跟政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尤其在服务业领域中,行政垄断永远是一个突出矛盾,所以我们的反垄断从中国的国情看,重在反行政垄断,重在开放市场,重在建立一个公平竞争的机制。... 阅读全文>>

发表于 2015年02月09日14:35

黄益平:新常态是一场巨大的变革

我们的经济结构会变得更加平衡。过去靠投资、出口,以后消费的比重会逐步的上升,这个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变化。过去我们经常一说到中国的消费,都说是奢侈品,但其实,以后我们在中国会看到一个巨大的一般的消费品市场,一般居民消费会不断的提高。... 阅读全文>>

发表于 2015年02月09日14:34

梁建章:人口危机是中国第一大问题

比起30年前从计划经济转到市场经济,人口问题没那么重要。但是除了那个以外,人口问题是最重要的。经济是不是发展得好,关键是看人才。人口是限制人才最要命的东西。中国什么地方投资是最值得,或者是最有效的?中国就是要为未来人才投资。...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8月28日17:01

张军:以顶层设计推动改革效果并不好

为什么在今天情况下,很多东西必须由中央部委来设计,为什么不可以由我们在经济最前沿的地方政府来决策?它们在发展过程当中遇到的一些体制性的障碍,它们可以来解决。...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6月03日16:32

黄有光:18亿亩耕地红线祸害中国

我们现在89%的自给自足都已经超过必要了,18亿亩耕地红线会造成很多的浪费,因为有一些地用来建房子,它的经济效益更大。你不要这18亿亩耕地,房价也不必涨的这么多。...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6月03日11:57

茅于轼:1984年致富不靠拼爹

1984年没有既得利益集团,社会处于权力比较分散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企业成长起来都是靠本事。没有关系,又没有资本,就是你的眼光,你的冒险精神,你的技术,靠这个上去的。...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7日10:00

张维迎:谁改革谁就是英雄

1984年,莫干山会议成为改革的标志之一。事过30年,价格双轨制理念提出者张维迎回顾改革初年的火热青春,详述价格双轨制思路产生的前前后后,以及如何在莫干山上一夜成名。...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7日09:55

斯蒂格利茨:中国别受美国太多影响

中国房价下跌和美国退出QE无关,中国的房价下跌是市场自身的原因。中国无法避免美国的政策影响,只能去应对。中国的改革还具有巨大的空间。...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7日09:48

陈志武:草民与央行博弈互联网金融

互联网金融对于突破传统国有银行的垄断、加快金融发展功莫大焉。在自媒体时代,央行不可能罔顾民意,维护国有银行利益到底。央行将会各方的利益博弈中找到一个平衡。...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7日09:12

李剑阁:政府寻租阻碍改革进程

证监会目前停下IPO,主要是害怕行情往下掉,屈服于投资者的压力,他当然对于推迟IPO没有切肤之痛,但是从市场建设来讲,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欠缺。...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9:38

何迪:当前最重要的是推进法治建设

从一个以政府为主导的赶超经济,转为由市场主导、由竞争驱动、由企业与企业家作为创新主体的经济,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关键看政府有没有决心和行动做自身的改革,进行政府职能的转变。...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9:31

曹远征:中国不要乱动货币

传统的凯恩斯货币政策,对反周期波动是有一定帮助的,因此叫宏观调控。但是即使在凯恩斯理论中,对结构性的下滑也是束手无策的,更何况现在全球出现了新的金融危机。...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9:24

秦晓:财政在民生领域投入严重不足

如果将改善一次分配差距的钱去搞重化工投资,就会造成新一轮的资本和劳动力收入分配差距,形成二次分配的逆向调节。公共事业不一定要政府直接做,也可以通过外包,让市场来做。...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9:19

江平:政府不该管的地方伸手太长

市场经济本身应该体现一种平等的地位,可是我们实际上对于国有企业更多是保护,甚至是把国有企业看成执政的基础,而在民营企业更多却是限制。这样一来,执政的基础是国有企业,它必然要倾向于保护。...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9:06

蔡洪滨:不要把城镇化当做保增长的工具

不能把新城镇化战略作为一种增长的战略或者发展的战略,而是应该作为系统性的改革战略。简单地把人聚集在一个城市里面不一定能带动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8:48

薛兆丰:二次分配不可取,反腐之本在限权

“二次分配”的得益者只能是调节收入分配的官员及其裙带。正确的思路不是去管有钱人怎么花钱,而是去管哪些人不应在体制上受保护而变成特别有钱的人。...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8:16

许小年:收入分配恶化因为政府干预太多

政府对经济的管制和干预越来越多,为政府官员创造了不断扩大的寻租空间,各种各样的现象冒出来了,官商勾结、贪污腐败,造成国民收入分配的恶化。...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7:58

谢国忠:楼市是大泡沫不代表房价会跌

我没有说过房价会跌的时间。事实上房价现在已经跌了。我说过中国楼市是个大泡沫,但并不代表房价会跌。而且,泡沫还会维持一段时间甚至变得更大。...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7:48

张维迎:政府大量投资助长国进民退

你看看我们的非国有部门创造的GDP是60%多,但是整体的话语权在国有企业的手里,它说出来的好像就是正当的,好像是代表国家利益的。国有企业老以国家利益代表的姿态出现。... 阅读全文>>

null 发表于 2014年05月06日17:42
《第一访谈》栏目简介

·《第一访谈》栏目长期关注影响中国经济转型与改革的重要人物,围绕法治、产权保护、货币制度改革、农地界定等问题,通过记录与权威的深入对话和探讨,探寻影响经济发展与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

更多交流

·本栏目由搜狐财经评论部策划出品,如果您对文章的观点感兴趣,或者希望与诸位学者深入交流,欢迎跟帖,或者发送邮件至:shanshanqu@sohu-inc.com;
期待您的长期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