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抑郁症自杀的高官

摘要:白中仁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被刘志军“绑架”走上了不归路的。刘志军的高铁大蓝图,在改变中国铁路面貌,重塑中国经济区域版图,让千万人改变出行方式的同时,也改变了铁道部上下不少人的命运。有因为高铁项目直接落马的张曙光,有因相关项目而落马的刘志远,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因抑郁而自杀的白中仁。

白中仁
白中仁

  2011年1月27日上午,时任铁道部部长的刘志军、副部长卢春房、中国中铁董事长李长进、总裁白中仁、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蔡庆华、总经理李志义等铁道部高官,在济南指挥部指挥长王炳祥、电气化局集团公司总经理刘志远等的陪同下,“冒着严寒来到了京沪高铁济南西站工地现场办公,并亲切慰问了奋战在一线的建设者”。

  当时,正是中国2011年“春运”最关键、正如火如荼的关键时期,中国幅员辽阔的大地上,数以亿计的人通过火车赶往家乡;也是中国高铁建设高速推进的时代,上万亿的投资,通过铁道部。当时的铁道部,是唯一可以与国家发改委比肩、权力没有发改委大、资本流量却是最大的一个部级机构。

  然而,谁也没料到15天后,形势急转几下。

  新华网北京2011年2月12日17时31分25秒电:经中央纪委有关负责同志证实,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条电文掀起的反贪风暴席卷铁道部上下,有人锒铛入狱,有人甚至死于非命,当然,也有人因祸得福。

  3年前济南西站工地上的那些铁道部高官中,刘志军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至今仍被关在大牢里;刘志远因涉嫌受贿在2012年9月被带走调查,办案人员已经认定的数额超过千万元;最惨烈的莫过于白中仁,2014年1月4日下午,他从自己家中楼上跳下,经抢救无效去世,而他自杀的原因,据官方解释是因为患有抑郁症,《经济参考报》引述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称白中仁近年患上抑郁症,部分原因可能是公司债务负担重,个人压力大,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

  其实,在白中仁跳楼之前,铁路系统已有一名年仅39岁的南宁铁路局总调度长李智,因为抑郁症而跳楼身亡,当时是刘志军案爆发后全国铁路系统第一例处级干部自杀。除了白中仁,另一家央企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公司一位高管,也曾在哈尔滨出差期间坠楼意外身亡,坠楼原因,据说也是因为抑郁症。

  抑郁症似乎成了官员们的心病。

  比如李智,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他生前就传出涉前局长邵力平双规案。南宁铁路局老干部颇为感叹地说:“从7月开始,铁道部派来的检查组对南宁局进行了大检查,好多干部都被叫去谈话,李智的自杀肯定与‘邵老板’(南宁铁路局首任局长邵力平)被双规有关。”还有一位曾与李智共事的铁路员工表示:“李智在南宁铁路局属于少壮派,位高权重,事业正处于上升期,上有老下有小,如果不是特别的原因和非死不可的理由,很难想象李智会这么不理智。”

  专家也支持这种说法。重庆荣格心理与事业发展咨询所周矩所长分析:“现在很多官员自杀都是被抑郁症,其实根本不是什么抑郁症,从李智家庭背景和自杀的一些情况来看,他应该是作了充分的计划,肯定是作了权衡之后才选择了这种方式结束生命。”

  但不管怎么说,目前尚没有迹象显示,白中仁的自杀与刘志军案牵出的多个铁路系统高层有关。铁路系统体系庞杂,关系盘根错节,除了刘志军的大案,其他案子也频频爆发,但是正如铁路网一样,没有不与其他路线相连的铁路,一切都互相联系,铁路网有多复杂,铁路系统高层的案情就有多复杂。

  比如邵力平的案子,虽然主要原因是他“近期的个人经济问题”,但他担任武汉铁路分局局长期间,刘志军胞弟刘志祥一路高升到武汉铁路分局副局长。邵力平调离武汉分局后,2006年,刘志祥终因涉嫌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罪名,被法院判处死缓。

  这些案情不相关,但有所交集。

  白中仁所在的中国中铁主要从事基建建设、勘察设计与咨询服务、工程设备和零部件制造及房地产开发,其中,基建部分是中国中铁主要收入来源,尤其是参与铁路的基础设施建设。作为中国中铁的总裁,白中仁也曾经历铁路建设放缓、项目建设资金不到位,无法按合同及时支付工程进度款给中国中铁一度带来的经营压力。

  尤其是刘志军力主推动高铁项目后,上万亿元投资涌向铁路建设,数百万人在高铁工地上工作,虽然有巨额投资,但是负债更是高得惊人。根据中国中铁公布的2013年半年报,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虽然同比增长达45.91%,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仍是-70.90亿元,应收款项余额为1560.72亿元,较年初增长12.79%。中国中铁2013年三季报显示,中国中铁2013年前9月铁路基建板块新签合同额1357亿元,同比增长200.8%,然而,截至2013年10月31日,中国中铁总资产6265亿元,负债5319亿元,资产负债率84.8%。

  虽然不是白中仁欠债,而是中铁欠债。但是这个烂摊子还是得他收拾。刘志军的高铁大蓝图,在改变中国铁路面貌,重塑中国经济区域版图,让千万人改变出行方式的同时,也改变了铁道部上下不少人的命运。有因为高铁项目直接落马的张曙光,有因相关项目而落马的刘志远,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因抑郁而自杀的白中仁。

  这有点宿命的意味。就在白中仁自杀的前几天,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因为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河北省衡水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是个肥缺。在以刘志军为首的铁路腐败系列案件中,问题就主要集中在呼和浩特铁路局和太原铁路局两家“油水”最大的铁路局上。马俊飞坐上了局长的位置后,只有两个选择“干还是不干”。不干,这个肥缺的位子就很快换成别人;干,就迟早会身陷囹圄。

  在那个位置上,马俊飞一边疯狂地收钱,一边等待被带走的那天到来。

  除了这个劫数,白中仁还面临着另一个劫难——刘志军大手一挥,高铁“多快好”建设得如火如荼,但是数万亿开支总得有人解决,百万民工的工钱总得要给,无数供应商的货款也要结,等等等等。这些承重的负担都需要有人负责,干不了就可能被换人,于是,白中仁在某种程度上也被刘志军“绑架”走上了不归路。

  真可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就在白中仁自杀之际,刘志军案最大的“掮客”商人丁书苗、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局长林奋强、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等人均将在近期宣判。

  而白中仁死后,中国中铁董事长李长进火线兼任总裁一职。反贪风暴后,铁道系统的高层调换也在进行——广深铁路总经理郭竹学调任南昌铁路局局长,铁道部多元中心主任李文新接任广深铁路总经理,中铁快运总经理杨宇栋出任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

  (综合财经杂志、中国经营报、经济参考报、第一财经日报、新京报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