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指的反击:杨剑波状告证监会

摘要:2014年2月7日,杨剑波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证监会,要求取消对其作出的内幕交易和市场禁入的处罚。杨剑波认为,被认定为内幕交易的“反向交易”,是上海证监局、上交所事先知情、且并未不阻止,并在中金所的热线指导下完成的,并不构成内幕交易。

杨剑波

  2013年8月16日以前,杨剑波是精英中的精英,一年为公司赚几个亿,年薪则千万以上。但那天之后,他的职业生涯几乎就结束了。

  状告证监会

  2014年2月7日,杨剑波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证监会,要求取消对其作出的内幕交易和市场禁入的处罚。

  当时,和杨剑波一起受到证监会上述处罚的,还有另外三个人,分别是时任光大证券总裁徐浩明、时任光大证券计财部总经理沈诗光和时任光大证券证券投资部总经理杨赤忠。

  事实上,杨剑波从一开始就对上述处罚结果表示不满。杨剑波并不认同证监会关于内幕交易的判罚,“一直在不同场合提出对判罚结果的异议”,“曾经希望借行政听证的机会进行申诉,可是光大证券内部派人游说,让他放弃行政听证”。

  在彻底办完离开光大的离职手续,行政复议结果无果后,杨剑波终于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而他的代理律师,北京中兆律师事务所主任李江律师,则有着“打败证监会”的履历——2000年,在证监会遭遇的有史以来第一起状告证监会的官司中,李江律师代理的海南凯立最终胜诉。

  杨剑波的这位代理律师能重复14年前的神奇吗?只能拭目以待了。

  争议内幕交易

  根据证监会时候对乌龙指事件的判罚,光大证券采取的补救措施为内幕交易:

  “光大证券在进行ETF申赎套利交易时,因程序错误,其所使用的策略交易系统以234亿元巨量申购180ETF成份股,实际成交72.7亿元。造成巨量申购和成交的原因可能对投资者判断产生重大影响,从而对沪深300指数,180ETF、50ETF和股指期货合约价格产生重大影响。在公众投资者尚不知悉市场异动真正原因时,光大证券本应戒绝交易,但光大证券在内幕信息依法披露前即着手反向交易,且交易数额巨大,对市场造成了严重影响。”

  证监会认为,光大证券的系统交易错误并不构成内幕交易,但其为降低自身风险而进行的数额巨大的“反向交易”则构成内幕交易。

  但杨剑波认为,这次“反向交易”,是上海证监局、上交所事先知情、且并未不阻止,并在中金所的热线指导下完成的,并不构成内幕交易。

  据杨剑波在接受《证券市场周刊》采访时称,“乌龙指事发当天中午,上交所、上海证监局派员到光大证券调查,杨剑波向现场的监管者汇报了当日11时发生的情况,以及当天下午开市将进行对冲交易,但后者未加阻止”。

  《证券市场周刊》则援引一份通讯记录称,“在被证监会认定的内幕交易时段,中金所一直与指挥对冲交易的杨剑波保持着密切的电话联系,对冲交易在热线状态之下完成”。另外,据杨剑波回忆称,中金所“不但没有提出异议,相反让我们别太猛”。

  临时碰头会

  在乌龙指事件发生后,光大证券于当日11时40分左右,召开了一个临时碰头会。

  参加碰头会的有时任光大证券总裁徐浩明、时任计财部总经理沈诗光、时任证券投资部总经理杨赤忠、时任策略投资部总经理杨剑波以及股票自营一位负责人。

  这次临时碰头会,杨剑波不仅迟到了约10分钟,还早退了。

  《证券市场周刊》援引一份证监会内部材料称,碰头会提出了三个解决由乌龙指引发的头寸风险的方案:自营抛售部分股票套现;卖空股指期货合约、转换并卖出ETF对冲风险;向银行借钱。碰头会还决定,由杨剑波负责实施上述对冲交易。

  证监会后来判罚称,“徐浩明、杨赤忠、沈诗光、杨剑波等人紧急商定卖空股指期货合约、转换并卖出ETF对冲风险,责成杨剑波负责实施。”

  参加这次碰头会的五个人中,除了这位“股票自营负责人”外,其余四人均受到了证监会市场进入的处罚。

  (本文作者尹守革,综合证券市场周刊、理财周报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