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恐惧

摘要:失去乌克兰,俄罗斯作为帝国的历史将就此终结。如果乌克兰倒向西方,先后加入欧盟和北约,俄罗斯最终投靠西方的可能性也会变得更大。因为俄罗斯人最终会这样想,“如果大西洋共同体能从里斯本扩展至符拉迪沃斯托克,我们的未来会更安全,我们远东的领土也会更加有保障”。

普京
在乌克兰,无论结果如何,普京已经输了

  1848年,革命浪潮席卷欧洲,从法兰西到西班牙,从德意志到奥匈帝国,欧洲君主们的专制统治一时间摇摇欲坠。在俄罗斯的邻国匈牙利,革命者推翻了奥匈帝国皇帝的旧政府,选举成立了新政府,并颁布了一系列限制王权的法律文件。

  尽管沙皇尼古拉一世“并无卷入匈牙利国内事务的强烈愿望”,但在奥匈帝国皇帝的请求下,沙皇还是向匈牙利派出了10万人的军队,协助镇压革命。

  在给陆军元帅伊万·帕斯凯维奇的信中,沙皇解释称,匈牙利的那些“极端主义者不仅是匈牙利的敌人,也是世界和谐与稳定的敌人”,“为了俄罗斯的和谐稳定,我们必须将那些强盗、坏蛋和破坏者们消灭干净”。

  ………………………………………………

  当基辅独立广场的示威者最终赶走了亲俄罗斯的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后,乌克兰似乎将无可避免的远离俄罗斯、倒向西方。

  普京并不愿意这一切发生。

  他先是让议会批准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境内行动;然后在乌克兰边境内集结大量武装部队,并举行军事演戏;然后向乌克兰克里米亚境内增兵6000人,并调动军事装备;最后,还有无数“疑似”俄罗斯士兵占领克里米亚议会和政府大楼,并升起了俄罗斯国旗。

  普京的一连串强势举动,在中国国内收获了无数掌声,很多人都夸他“勇猛”、“不畏强权”、“敢于同美国硬碰硬”。但就像德国历史学家迪特里希·盖耶(Dietrich Geyer)总结的那样,“在俄罗斯,对外扩张通常是因为经济虚弱,而不是因为经济强劲”。

  普京表面上的强势举动,只是缘于失败后的恐惧和鲁莽:

  第一,伴随着亚努科维奇的下台,从地缘政治上讲,俄罗斯已经失去了乌克兰(尽管可能仍然“拥有”克里米亚),普京的帝国梦已然破产;第二,发生在基辅独立广场的民主革命:人民走上街头推翻独裁政府,很有可能会波及到俄罗斯。

  帝国梦碎

  从16世纪一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俄罗斯的历史几乎就是一部对外扩张史。从沙皇俄国到苏联,俄罗斯一直积极对外扩张,侵占其它国家的无数领土。最高峰时期,苏联俄国拥有从海参崴至柏林的大部分领土。

  但自苏联解体开始,随着中东欧加盟国的独立,以及北约东扩和欧盟西进,俄罗斯原先的附属国和势力范围不断向西方靠拢,俄罗斯则开始了一个“去帝国化”的过程。

  普京曾经宣称,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他也毫不掩饰重建俄罗斯帝国的野心。但即使如此,他所主持建立的欧亚联盟,也只是囊括了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一些无足轻重的小国家。

  乌克兰是欧洲大陆上领土面积仅次与俄罗斯的国家,同时,其地理位置关键,连接着欧盟和俄罗斯。没有乌克兰,普京设想中的欧亚联盟便失去了应有的意义。就像美国学者布热津斯基所总结的那样,“收买乌克兰并使其作为附属国后,俄罗斯将自动成为帝国;但若失去乌克兰,俄罗斯作为帝国的历史将就此终结”。

  普京当然深知这一点,所以他才威逼利诱,阻止乌克兰与欧盟达成协议。但即使如此,他的150亿美元无附加条件贷款和半价天然气,还是未能打动乌克兰人。乌克兰人最终还是赶走了腐败的亲俄政府,并最终会倒向西方。

  尽管普京增兵克里米亚、陈兵乌克兰边境,但此时无论普京作何选择,除了增加乌克兰人的痛苦外(同时增加乌克兰人对俄罗斯的敌视),对俄罗斯的助益实在有限。

  第一,如果普京鼓励并帮助克里米亚独立,俄罗斯并不能从中获得太多好处,因为根据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协议,俄罗斯黑海舰队可以使用克里米亚港口至2047年;但与此同时,俄罗斯不仅将遭到克里米亚境内极度仇视俄罗斯的鞑靼人(占克里米亚人口的12%)的武力反抗;同时,这也会使乌克兰人更讨厌俄罗斯;

  第二,如果普京入侵乌克兰,俄罗斯不仅将遭到乌克兰相对比较强大军队的反抗,而且还会遭遇欧美国家的制裁(如果欧美国家不出兵的话),而俄罗斯虚弱的经济实力,绝对禁不起欧美国家相对严肃的经济制裁;同时,一旦俄罗斯深陷乌克兰战争泥潭之中,几乎相当于苏联阿富汗战争的重演。

  颜色革命

  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之所以被街头的示威群众赶下台,最主要的原因是乌克兰糟糕的经济。在俄罗斯,官员同样腐败,寡头同样牢牢控制着经济命脉,如果不是丰富的自然资源,俄罗斯并不会比乌克兰强多少。

  4年前,《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曾如此讽刺俄罗斯,“如果不是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出口,俄国经济会比现在更加惨不忍睹。俄国现在的出口产品和赫鲁晓夫时期几乎没有多大区别,仍然还是伏特加酒、俄罗斯套娃和AK47。”

  4年后,弗里德曼的判断依然成立。而且,俄罗斯经济的各种深层次问题,甚至变得更加严重:

  第一,石油和天然气如今占俄罗斯总出口的75%,远远高于1980年67%的比例;第二,俄罗斯旧苏联式的工业结构毫无效率可言,对劳动力和资源的错误配置普遍存在与在俄罗斯经济体系中;第三,俄罗斯1/4的劳动力受雇佣于公共部门,35%-40%的人口从国有部门领取工资(21世纪最初十年,这一规模几乎翻了一番);第四,俄罗斯人口持续减少,21世纪头十年减少了340万人,同时,官方预计今后20至30年将继续减少超过两千多万人口。

  目前,俄罗斯经济几乎和国际原油价格捆绑在一起。国际原油价格上涨或持续保持高位,俄罗斯经济顺风顺水;但一旦油价下跌,俄罗斯经济则会一下子原形毕露,面临各种困难。而一旦俄罗斯经济下滑,普京强力维稳所形成的和谐表象将很快烟消云散,更多的人将会走上街头,反对普京的独裁统治,更多的寡头也会站在普京的对立面。

  正如布热津斯基2008年在《大棋局》中所分析的那样,“如果乌克兰倒向西方,先后加入欧盟和北约,俄罗斯最终投靠西方的可能性也会变得更大……因为俄罗斯人最终会这样想,‘如果大西洋共同体能从里斯本扩展至符拉迪沃斯托克,我们的未来会更安全,我们远东的领土也会更加有保障’”。

  乌克兰投靠西方只是开始,沙皇尼古拉一世眼里的“强盗、坏蛋和破坏者们”,最终将取得胜利,而且是在俄罗斯取得胜利。

  只是,这一次,沙皇弗拉迪米尔·普京没法将他们“消灭干净”。

  (本文作者尹守革,综合National Interest、Foreign Policy、the Economist、the Atlantic、Washington Post、Wall Street Journal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