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邦嵩:草根英雄还是“白手套”?

摘要:中国的石油圈子高度封闭,圈内人士表示“没有关系根本拿不到订单”,历来都是石油公司体系的工程子公司拿到单子,华邦嵩在该领域斩获多个订单,不由让人侧目,难怪传言他背后是周滨。而华邦嵩的公司上市时,香港大亨郑裕彤旗下的周大福作为基石投资者,郑家在京港两地拥有深厚财富和人脉。

华邦嵩
华邦嵩

  又一位“神秘富商”华邦嵩卷入了扑朔迷离的中石油贪腐大案,同时,这位身家数十亿的“神秘富商”据传还与举国皆知的周滨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时间回到2009年9月25日,那天,成都天府大道的中国成大工程有限公司会议中心,时任中石油四川石化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的栗东生与惠生工程总裁华邦嵩出席了签字仪式,签字后,惠生工程一举拿下了彭州石化项目六套装置的PC总承包合同。

  惠生工程是当时中国最大的私营EPC(设计、采购及施工管理)服务供应商,而彭州石化项目属国家能源发展战略布局重大项目,由中石油和四川成都石油化工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建设,是目前国内外一次性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炼化一体项目,总投资金额高达380亿元人民币。

  当时意气风发的华邦嵩、栗东生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仅是故事的开始。

  2013年9月2日,惠生工程发布公告,称其创始人、最大股东华邦嵩正协助相关部门进行调查。2014年两会前夕,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告称,四川省人大常委会接受了栗东生提出辞去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据多名接近四川石化的知情人士透露,栗东生因卷入中石油腐败窝案涉嫌严重违纪,早已于2014年春节前夕被相关部门带走调查。

  2014年3月10日,惠生工程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于2014年3月6日自华邦嵩先生的家庭成员得知,华先生已被中国公安机关以涉嫌行贿指控逮捕”。

  该公司的公告还称华邦嵩的被逮捕并非因为事出彭州石化项目。他也没有帮周滨代持股份,惠生工程的78.13%股份都是华邦嵩本人的。

  公司急于跟彭州石化项目、周滨撇清关系,因为市场早就传言——和吴兵一样,华邦嵩只是周滨的傀儡。

  创业艰难

  华邦嵩和周滨一样,都是江苏人。从周滨的老家无锡江阴驾车跨过长江一路往北就能到江苏兴化市。

  华家一共5个孩子,华邦嵩是最小的。中学毕业后,曾在江苏省兴化市戴南金属丝网厂销售部当业务员。后与一些朋友联合搞了兴化配件厂,那家配件厂没能让华邦嵩实现发财的梦想,其核心产品炉管始终未在成分调制上达标,无法量产,厂子破产。周边不少人因担心华邦嵩找他们借钱还债而躲着他。那时,华邦嵩心情十分低落,不愿意见亲戚,每天读大量书。1997年他与哥哥华邦山前往上海,成立了上海惠生化工工程公司,也就是惠生工程的前身,从事化工工序中分离系统工程及建设解决方案等业务。

  但上海惠生化工公司在运作的前几年生意非常差,最初拿到的只是几十万元的小订单,华邦嵩从兴化带来的一些钱也赔光了,其租下的办公室因付不出租金而被要求搬走。

  但学历不高的华邦嵩不甘于此,1999年,华邦嵩打算引入包括清华大学博士毕业生等人才。有了好的人才,再加上以往的人脉,使得惠生化工熬过了最艰难的那几年。

  2000年前后,几家国有石油公司开始委托名不见经传的惠生做一些大型项目。

  2005年,是改变惠生和华邦嵩命运的关键一年。那一年,惠生公司获得了中石油兰州乙烯项目的PC总承包商资格。这是一个为期两年、规模3.82亿美元的工厂扩建项目,产能是2000年惠生参与的一个工厂的15倍。据说这个项目最初本来是发包给中石油下属企业的,但由于工期要求在20个月(一般情况下应该是24个月左右),且质量标准都不低,所以当时中石油的关联企业并没有接,华邦嵩则决定赌一把。

  华邦嵩赌赢了。

  从2005年以后,惠生接连拿到中石油的大订单。2009年至2011年的三年,惠生工程分别有约63%、80%和58%的收入来自中石油,仅中石油旗下一个子公司的订单额就占了2012年惠生工程7.95亿美元的29%。

  可以说,正是中石油的巨额订单,让华邦嵩从苏北的一个配件厂的老板,发迹成为9亿美元身家的富豪。

  巧合的是,2005年也是周滨大举进军石油业的时候,通过聘请大学同学米晓东,周滨开始涉足油田、石油设备等领域。

  或许这也是传闻的源头。

  周滨的影子

  华邦嵩在公开场合曾极力否认他与周滨有任何关系,在2013年8月22日,一次投资者会议上,市场传言他是代周滨持股,在那次会议上,华邦嵩有点急了,坚决否认代持股份,他说:“我经历过公司破产、被人质疑的阶段,也有诸多友人因公司倒闭而陆续离开,这样都挺过来了,现在如果还有其他什么困难,我相信自己也可能会挺得过去,我还是有这点信心的。”

  颇为悲情。

  但10天后,惠生工程就发布公告,称华邦嵩正协助相关部门进行调查。

  华邦嵩平时并不喜爱热闹,公司的日常事务也不太参与。他更多的是在制定惠生集团的大战略,比如2007年时就是华邦嵩力排众议进军煤化工,当时煤化工还没有像现在发展迅速。没想到,这几年惠生工程的炼化项目订单确实也少了,但煤化工的订单则多了起来,这一战略的转型,证明了华邦嵩绝非泛泛之辈,具有很强市场判断能力。

  不管华邦嵩如何解释,他是周滨代理人的传言,就如同鬼魅一样一直弥漫在坊间,人们都默认——一个来自苏北小城的子弟,如果不是因为背后有人,能从堂堂央企手里拿到大工程,进而上市身价几十亿。

  彭州石化项目签署后,就有知情人士向媒体透露:“在这个项目上,栗东生只是参与者,并不是主导者,惠生工程能拿下这个业务完全是周滨的关系。”

  华邦嵩被捕后,又曾有人说:“华邦嵩和蒋洁敏、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等人都没有太多交集,他如果有问题也是别的问题,涉及到的也是另外的案情。”

  华邦嵩也应该“高攀”不到蒋洁敏的级别,但栗东生是中石油前董事长蒋洁敏的心腹,是蒋洁敏一手安排去四川石化的,他去四川石化的时候,彭州石化项目的基建工程都完成了一大半了。彭州石化几百个亿的项目中,栗东生“说了不算,只是上面安排负责配合的人”。

  华邦嵩如何拿到彭州石化项目的订单,就成了未解之谜。

  中国的石油圈子高度封闭,圈内人士表示“没有关系根本拿不到订单”,历来都是石油公司体系的工程子公司拿到单子,草根出身的华邦嵩居然在该领域斩获多个订单,不由让人侧目,难怪传言四起。

  “另外的案情”

  前文所言:“华邦嵩和蒋洁敏、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等人都没有太多交集,他如果有问题也是别的问题,涉及到的也是另外的案情。”

  “另外的案情”就颇为耐人寻味。

  (综合中国经营报、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日报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