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高官覆灭记

摘要:无锡周氏、樟树姚家、胶东宋氏,都曾经是当地显赫的门第,盖因周家出了位高权重的周元根、姚家出了副省长姚木根、宋家出了副部级央企华润老总宋林,这三个都出身贫寒,但走上仕途后,一路升迁,拥有了巨大的权力,不但光宗耀祖,也改变了家族的命运。然而福兮祸兮,他们的“靠山”最终还是没能保住他们的位子。。。

宋林
宋林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可谓最早的“中国梦”。中国从古至今的“公务员招考”制度,让无数农家子弟寒门学子得以登堂入室入朝为官,不但光宗耀祖,更是改变了整个家族的命运。

  但福兮祸兮,宦门深似海,毫无根基的农家子弟在登上权力顶峰后,很多人却在巅峰时刻因贪腐锒铛入狱,曾经乡人的偶像瞬间成了不愿提及的罪人。这段时间,先是神秘大佬周元根一家的“周氏兄弟”一家三兄弟两代人倾盆覆灭令人唏嘘不已,接着是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再到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被带走调查。

  这三人官阶从不可揣测的极高层到副部级,都曾经是权势熏天的主儿,他们发迹的路径虽有不同,但共同的是——贫寒出身,贵人提携,后台硬,升迁迅速,倒台迅速。

  逆袭的农家子弟

  王文志没想到结局来得如此突然。4月17日傍晚,他正在朋友组织的饭局上,突然传来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华润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宋林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一时间,无数电话、短信涌来,他手机关机了,只发了一条微博。

  早在2013年7月17日凌晨,身为《经济参考报》记者的王文志发布长微博,实名举报副部级华润集团董事长宋林等高管在收购山西金业资产的百亿并购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数十亿元国资流失,称其已构成渎职罪,并有巨额贪腐之嫌。期间,还有《山西晚报》记者李建军奔赴香港举报宋林。

  但当时有关部门调查了一番,就宣布对宋林的举报不实。李建军曾经透露——早在2010年,审计署就已掌握了关于华润和宋林大量腐败证据。“但是被某高层介入强行压制了下来”。

  那个神秘的“某高层”就让宋林的背景被传为高层政要之后,是高干子弟,这番联想不稀奇,因为宋林39岁就担任华润集团总经理,升迁可谓神速。

  但经过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宋林并非出身豪门,出身于乳山市曲水村,抚养他的亲人此刻正在贫病中挣扎。其父宋父宋吉清曾在济南教书,文革期间,宋父精神受到严重刺激,非常健忘,家里的事务均由宋母掌管,1970年前后,7岁的宋林被送回曲水农村读书,由三叔宋吉彬照顾。2002年,73岁的宋父因病在济南去世。宋家族人说,宋父一直希望宋林能进入仕途,当个大官。

  从叙述中不难发现,宋林是典型的屌丝逆袭。

  比宋林早些日子垮台的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也是农家子弟出身,出生于江西樟树市中洲乡甘竹村,其父曾当过村支书。姚木根担任江西省发改委主任后,在老家修建了“姚家”的牌坊,牌坊后面有一栋占地约四百平米的宅子,院墙高近四米,院墙内盖有一栋两层马头墙式的江南风格屋宇。

  当然,最显赫的还是周元根。

  周元根出生于无锡江阴西前头村,其父农民周义生钓黄鳝供养三兄弟读书,周元根发迹后,他的儿子周滨和堂弟三人分别在四川、中石油、无锡江阴、西前头村以各种方式构筑了庞大的金钱帝国。曾经的贫下中农家庭,迅速逆袭成为“豪门”。这起轰动天下的要案,本栏目曾有详细报道:《周氏兄弟》《周滨何许人也?》

  贵人提携

  宋林被带走调查后,香港的反腐机构ICAC(香港道德发展中心)迅速在其网站上删除了宋林作为道德发展顾问委员会主席的文字。这个ICAC隶属香港廉政公署,根据廉政公署的介绍,成立中心是“廉政公署与商界建立伙伴合作关系的重要里程碑”。

  而去年8月5日李建军前往香港廉政公署及警方商业罪案调查料举报宋林涉贪,其后就没了下文。

  无独有偶,王文志去年实名向中纪委的举报,一开始也被宣布查无此事。据《华尔街见闻》报道宋林之所以能够暂时脱身,得益于某高层人士的帮助。王文志举报宋林后,高层领导批示严查,但调查遇到阻力,但搁置了将近一年时间。中央政府曾两度调查华润山西并购案,前中央领导也曾亲自下批示,但最终被某高层人士“人为制止”。详见本栏目《宋林案中的关键人物》

  宋林的升迁不可谓不快。2001年,华润集团旗下的华润创业股价持续低迷,市场批评不断,但那一年是宋林人生转折年。当年11月26日,宋林被重用为华润创业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作为宁高宁的助手谋划华润创业的新发展模式。此后,他在华润系香港6家上市公司中执掌过4家的帅印,2004年起,接替宁高宁担任华润集团总经理。2008年5月起,担任华润集团董事长,兼任华润电力控股有限公司、华润微电子有限公司主席等。

  令人关注的是,来自山东乳山的宋林与前任CEO宁高宁是同乡。“虽然都是从基层做起,宋林能力也很强,但是有一点不可忽略,就是曾为宁高宁助手的他,有宁高宁这样一位事业上的‘好大哥’。”接近宋林的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说。

  2012年11月14日,宁高宁当选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

  姚木根也颇受贵人提携。

  据一名与姚木根有工作交集的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姚木根很懂人情世故,业务能力也比较强,他一度成为领导身边的红人。有了领导关照,姚的仕途自然一路绿灯。姚木根当副省长前,去反映问题的人很多,但最终还是没有影响他的提拔。

  当然,比起周元根,两人都弱爆了。周元根从油田工人一路升迁,连带着整个家族都从江阴的破落户变成显赫的“无锡周氏”。

  人在江湖

  王文志举报宋林“在金业集团收购案中故意放水,致使数十亿元国有资产流失,宋林等相关参与并购的高管已构成渎职,并有巨额贪腐之嫌”,李建军则举报宋林有情妇,除任职瑞银的杨丽娟外,宋林在香港还有一名模特儿出身、较年轻的情妇。宋林安排手下至少三个人为她服务,包括一名从华润退休的司机。

  但也有人感叹宋林的不易。

  有媒体人发微博表示:“昨晚见一与华润宋林熟悉的大哥,他说宋的确草根奋斗年轻有为,但掌控了那么大的国企资源领导的孩子找你输送利益你不干就下台。。。”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有时候,当你位高权重时,还真是不能挡人财道,当人家找上门时,有些事还是不得不办的。

  宋林的贪腐程度,自有中纪委来调查。

  而姚木根的贪腐,有知情人士说,姚木根不收小钱,对大钱却盯得紧。如今南昌官场盛传,姚及妻子有几千万存款,十几套房产,其中有一套上海的别墅。另外,姚木根在股市上也介入颇深。

  至于“逆袭之王”周元根,周家的贪腐已经天下皆知。

  这三家,姚家、周家都在老家大兴土木,修建了豪华的宅子,姚家曾是全村的荣耀,坐落于村中的青砖琉璃瓦姚家大院,也被拿来激励村里的年轻人。周家的宅子曾经每年清明,数不清的挂外地车牌的黑色轿车前来,拜祭周家的祖坟,多为达官贵人,临走时还恭敬对周家人说“跟周首长讲一声”。

  唯一例外的大概只有宋家,宋林一直要求公司员工与宋家保持距离,宋家也没能从他那获得多少好处,村里也没能因为宋林的升迁而获得一个项目,就连给村里盖的一座准备给村委会使用的办公楼,也至今未完工。老家人用一下车,也被公司员工算账。

  殊路同归的是,在风云莫测的庙堂里,出身贫寒的三人,最终都没能将福分延续下去。

  一名江西省政府的离休干部谈及姚木根的落马,曾不无惋惜地说:“当他个人一句话,可以决定价值上亿甚至几个亿项目的生死时,就像飙车飙到200码,本身就处于危险状态。”

  当极大的权力赋予一个人身上时,任谁都难以做到滴水不漏的,想全身而退,太难了。

  作者:刘宇翔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