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荣与蒋洁敏的“鬼打墙”

摘要:苏荣、蒋洁敏、毛小兵三人相识青海西宁市,一个是省委书记,一个是副省长,一个是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其后苏荣担任过3个省的省委书记;蒋洁敏虽然在中石油平步青云,但终究未能统领一省;毛小兵高升西宁市委书记。在随后的时光里,苏荣与蒋洁敏多有交集,从青海西宁到甘肃兰州再到江西南昌,苏荣还与蒋洁敏的“老领导”关系颇为密切。只是,如同“鬼打墙”一样,蒋洁敏一直不能如愿封疆大吏,而苏荣则总是省委书记。但最终连结局都如出一辙——表面高升,实乃“调虎离山”,最终被“一锅端”。

中间:苏荣与蒋洁敏
中间:苏荣与蒋洁敏

  蒋洁敏与苏荣有什么关系?毛小兵又与蒋洁敏有何关系?

  远比你想象的要关系深厚。

  6月14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原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苏荣的落马不但是十八大后中纪委首次拿下副国级高官,更是将“中石油窝案”、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涉嫌贪腐案联系起来的重要节点。

  13年前,他们三人相识青海西宁市,一个是省委书记,一个是副省长,一个是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其后苏荣担任过3个省的省委书记;蒋洁敏虽然在中石油平步青云,但终究未能统领一省;毛小兵高升西宁市委书记。在随后的时光里,苏荣与蒋洁敏多有交集,从青海西宁到甘肃兰州再到江西南昌,最终连结局都如出一辙——表面高升,实乃“调虎离山”,最终被“一锅端”。

  中石油贪腐案是“窝案”。同样,江西的也是。被免职的江西省委常委、委员赵智勇,与苏荣任江西省委书记时有颇多交集,曾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等职,被视为是苏荣的“大秘”;去年12月落马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也与曾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的苏荣有过至少3年的工作交集;今年4月被查的姚木根,在苏荣江西任职期间,历任省发改委主任、江西省副省长。

  苏荣曾在江西大力推广“一大四小”,大搞植树造林,以至于有地方政府征用农田种树满足考核。而当苏荣事发后,江西民间笑称”一大四小“原来是——一大:苏荣,四小:宋晨光、陈安众、姚木根以及赵智勇。

  蒋洁敏的“梦想”

  早在2006年,青海省委机关就已有传闻:青海省委有接待部门在苏荣离任后,替其收拾家中物品时,发现一本“工作笔记”:满满当当记载了青海官员们“送礼”的内容。据说,将其交纪检部门后,杳无音信。

  那个“工作笔记”是否存在,记录了什么,估计在无人知晓。但在青海,苏荣、蒋洁敏、毛小兵却因上下级的关系,而多有来往。

  2000年4月,毛小兵任西部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同年6月,蒋洁敏任青海省副省长,11月进入青海省委常委序列。2001年,苏荣调任青海省委书记,直到2003年。2003年6月至2004年4月,蒋洁敏担任青海省委副书记、副省长。

  在长达三年时间里,苏荣都是蒋洁敏、毛小兵的领导。彼时的蒋洁敏之所以调任青海省,据分析是因经办中石油上市而“得罪”了太多人,调到地方“避避风头”,这一避就是3年多。据多位青海省退休老干部介绍,蒋洁敏在青海任副省长时,主管工业、企业等领域,与毛小兵打交道是少不了的。而苏荣作为统摄全局的领导,也多次接见过毛小兵。

  《青海日报》曾在2000年10月报道,当年10月24日,身为副省长的蒋洁敏前往西部矿业考察,并听取了毛小兵的汇报。2003年5月29日,时任青海省委书记的苏荣,在时任省委常委、副省长蒋洁敏陪同下,调研了西宁市的工业区、科技区、开发区,在那次调研中,他们还与时任西部矿业集团董事长的毛小兵等进行了“亲切交谈”。

  当时谁都知道,蒋洁敏总会重新被调回中石油。2003年8月,苏荣调任甘肃省委书记。2004年4月,蒋洁敏也调回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担任副总经理。

  但“有缘之人”总会再相见,并且蒋洁敏给苏荣送来了一份超级“大礼”。2005年4月5日至8日,已担任中石油集团公司党组副书记、副总经理、中国石油股份公司总裁的蒋洁敏带领集团公司和中国石油股份公司总部机关及专业公司的部分负责人,到中国石油在甘肃的石油石化企业进行工作调研。其间,蒋洁敏还会见了时任甘肃省省委书记苏荣以及甘肃省委、省人大、省政府、省政协和兰州市委、市政府的部分领导,并一起出席了兰州石化大乙烯工程开工典礼。

  这个年产70万吨乙烯改扩建工程将使得兰州石化形成千万吨炼油和70万吨乙烯规模,成为中石油在西部地区最大的炼油化工产品生产基地,工程总投资近70亿元,也是甘肃省历史上最大的工程建设项目,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无异于巨大的“政绩”。

  该工程由惠生工程(中国)有限公司以EM+PC模式总承包,该公司老板正是因“中石油窝案”被带走调查的华邦嵩。

  纵使苏荣调任石化能源缺乏的江西省后,他与蒋洁敏也维持着较好的互动。

  2008年5月8日,时任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在泰豪论坛发表了以“深化省情认识 加快江西发展”为主题的演讲,在谈到保护江西生态环境时,提出了造林绿化“一大四小”工程建设。此前,中石油就已确定投资8000万元在江西种植20万亩能源林。

  2009年7月24日,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苏荣在南昌会见了“高升”为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的蒋洁敏。蒋洁敏承诺“中石油将不断加大在江西的投资,为江西的能源发展和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在见面会上,时任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的赵智勇陪同。

  在双方会见前不久,中石油江西分公司刚刚上马了九江湖口油库工程,该项目是中石油全资兴建的先进储油库,是中石油在江西最大的油库,同时也被列入了江西省重点工程。配套工程的还有输油码头等工程。

  2011年3月8日,江西省人民政府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苏荣、蒋洁敏、江西省发改委主任姚木根等出席签约仪式。根据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天然气、成品油、管网保护等方面开展广泛的合作。

  苏荣从2001年起担任了三个省的省委书记,而蒋洁敏也从青海省副省长一路高升为正部级的中国石油集团董事长。苏荣每到一个地方,蒋洁敏就积极“配合”苏荣的工作。要项目有项目,要合作有合作。

  但据媒体报道,野心勃勃的蒋洁敏早就放出“豪言”:“活着要进政治局,死了要入八宝山”,而要实现这个“豪言”,就必须在地方上有一把手任职的资历,在担任中石油一把手时,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调到地方担任一把手。

  但耐人寻味的是,他担任青海省副省长时,苏荣是青海省委书记;他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时,苏荣是甘肃省委书记;等他位列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时,苏荣是江西省委书记。如同“鬼打墙”一样,蒋洁敏一直不能如愿,而苏荣则总是省委书记。

  当苏荣位列“副国级”时,蒋洁敏的仕途才到正部级的国资委主任。不知,比苏荣小8岁的蒋洁敏,心中作何感想。

  苏荣不但跟蒋洁敏颇有交情,还跟蒋洁敏的“老领导”颇为合得来。

  2005年1月29日至2月1日,时任甘肃省委书记苏荣陪同蒋洁敏的“老领导”某高层领导,深入甘肃省嘉峪关、酒泉、张掖、武威、兰州等地调查研究。其后,2011年6月11日晚9时50分,该领导通过电话向时任江西省委书记的苏荣详细询问了解江西当前汛情、灾情,对奋战在抗洪抢险一线的广大干部群众表示关心和慰问。他又于2009年11月赴江西考察,苏荣陪同考察,他充分肯定了近年来江西经济社会发展和政法维稳工作所取得的成绩,希望江西认真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加快经济发展,大力改善民生,努力实现在中部地区崛起和富民兴赣的奋斗目标。在2012年两会上,他参加了江西代表团参加审议,会后,苏荣还表扬了参与报道的江西新闻工作者对该领导的报道做得好,他说:“咱们省电视台的报道很生动、很及时、很准确,同期声选择得好,各方面反响很好!”

  然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苏荣的层层关系并未能帮到最后。

  2014年4月24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报道,时任青海省西宁市市委书记的毛小兵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苏荣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今年6月10日在青海玉树灾后重建视察。而早几个月,担任国资委主任的蒋洁敏就早因“中石油窝案”而被带走调查。

  分别多年,三人最后殊途归路。

  新余往事

  据传,苏荣到江西任职后,不时被市民和老干部举报他及家人腐败的丑闻,但也不了了之。直到去年,新余市人大主任周建华举报新余市领导和时任省委书记苏荣,然后被纪委双规,几乎全家都被牵连,事情才开始露出冰山一角。

  在2013年5月27日至8月20日,中央第八巡视组对江西省进行了巡视。其间,原江西省新余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建华的前妻姚敏建,向中央巡视组公开实名举报苏荣妻子涉及新余市土地交易和建设工程的贪腐问题,因周建华曾向纪委监察部门举报苏妻等人,遭苏荣等人构陷。前不久,周建华的举报信在网上公开披露,引起轩然大波。

  根据举报信,新余市内某金矿主找到苏荣妻子,苏妻通过赵智勇找到时任新余领导,“让”并“催”新余市允许其因污水关停的金矿主恢复开采;新余高专对老校区300多亩土地公开拍卖时,某浙商陈某托请苏荣妻子,苏妻通过时任新余市领导,中断拍卖程序,并使得陈某以70万/亩的价格获得该地块,而新余内地段相对劣势的市委党校地块拍卖时,地价为325万/亩;与苏妻关系密切的邓某,承建新余市至分宜县公路三个标段,之后转包给当地人,并且实际承建了行政中心;新余市某个体户李某,通过苏妻承揽了新余市一项老城区整体改造项目。

  这位叫“余姐”的苏妻在新余可谓插手颇多,仅新余高专老校区地块就可获利数亿元。然而,据知情人士向搜狐财经透露——苏荣到江西赴任前,已经跟妻子离婚,据说是为了方便苏妻“运作商业”。

  然而,苏荣与新余的“缘分”并不仅限于此。

  新余地处江西省中部偏西,因新余钢厂而建市,是江西最小的一个地区级市,但因交通和区位不占优势,面临转型压力。2005年,当地政府竭力邀请彭小峰在此成立赛维LDK公司,投资光伏。这一举动改变了新余的经济。在地方政府强力的支持和银行贷款的推动下,赛维迅速扩张,产能节节攀升,靠着“新能源”的东风,销售规模高达数十亿,2007年6月1日,赛维LDK成功在美国纽约证交所上市,成为中国企业历史上在美国单一发行最大的一次IPO。

  赛维成了新余经济的顶梁柱,新余经济也因为赛维在2007到2009年获得了高速增长。在推动赛维膨胀上,苏荣“功不可没”。苏荣在任期间,全省三个千亿工程,新余占其二,其中大多数是投资光伏领域。苏荣曾多次到新余视察,2009年2月23日,他就带着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赵智勇前去考察调研赛维6000吨高纯多晶硅项目实施推进情况。

  该项目总投资逾50亿元。下车伊始,苏荣就高兴对赛维LDK公司董事长彭小峰说“人才向你这里集聚,小峰你好能耐,把一些外地光伏老专家、老教授都‘挖’过来了。”

  到了9月8日,苏荣又再次参加赛维LDK公司举行的投资120亿元人民币的万吨级高纯硅项目投产庆典。刚一下车,赛维LDK的董事长彭小峰就请苏荣在庆典纪念册上签名。苏荣宣布了项目投产之后,又接过剪刀,与其他嘉宾一起,为这当时世界上第一个单体万吨级高纯硅项目的投产剪彩。

  赛维激进的投资在短时间内创造了新余的繁荣,也让新余开工了多项城市改造工程,靠着“光伏辉煌前景”的预期,新余俨然成为江西未来的希望。就算赛维出现危机时,苏荣在省人代会上还特别向彭小峰询问赛维经营情况,表示省委省政府会全力支持春助赛维发展。人代会的十二五规划中也明确支持赛维发展成为千亿企业。

  但用政府的资金和银行贷款催出的“赛维奇迹”最终被证明是一场劳民伤财的游戏,光伏危机爆发后,赛维债台高筑,被迫重组,彭小峰出局,地方政府拿纳税人的钱买单收场。。

  就在苏荣在台前为光伏推波助澜时,他的前妻布局地产、城建,演了一出“双簧”。

  厅级干部的举报

  苏荣的“光伏—城建”布局,因新余市原人大常委会主任周建华的举报悄然改变。周建华的举报最终涉及到了苏荣的妻子,2011年11月,苏荣批示对周建华立案调查,周建华被羁押上百天,亲人受牵连。

  这一案件又因“反腐风暴”而峰回路转。2013年5月27日,根据中央统一部署,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江西省开展巡视工作,陆续有多名江西省高管被带走调查。2014年3月,苏荣从江西省委书记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似乎是有意“调虎离山”,方便巡视组调查。在2014年两会上,被记者问及被调查时,苏荣闪烁其词以“呵呵”作答,最后向记者说“谢谢你们”。

  最终,是祸躲不过,苏荣没能“平稳落地”。

  2010年7月9日上午,在时任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的办公室里,江西省政协副主席、省委统战部部长的宋晨光接到了中纪委当场宣布的“双规”决定,随即被带走立案调查。

  3年多之后,苏荣等来了同一个下场。

  (综合人民网、江西日报、新华网甘肃频道、新华网青海频道、新京报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