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庆良“拜清官”

摘要: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然而,在就任广州市市长期间,他还参拜城隍庙。在三尊神像之一的明朝著名清官海瑞像前,万庆良停住了脚步,并双手合十拜了一下,笑着对身边工作人员说,“我们要多拜拜清官。”继广府系出身的陈绍基被判刑后,出身客家系的万庆良如今被带走调查,历来由本地官员主导的政坛,似乎山雨欲来风满楼,岭南广东的风暴似乎远不于此。

万庆良
万庆良

  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万庆良,是广东梅州市五华县人,毕业于嘉应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从嘉应师专中文系团总支书记起步,曾担任梅州、揭阳、广州领导职务,现任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作为土生土长的广东人,万庆良一直被视为广东政坛客家派新一代领军人物之一。

  在任期间,万庆良也有不少“趣事”。在广州楼价飙升时,万庆良称“我租的房子才600元”的言论,然而据了解,他“租住”的是珠江帝景,是广州有名的楼盘,130多平方米,以至于被网民戏称为“六百帝”和“六百万”,并在2011年政府组织的横渡珠江中以一个月的游泳学习经历获得第二名而被引为笑谈。

  事发突然,据传万庆良当天下午在省委开会,会议进行到一半,突然就停下来,被中纪委在所有人注视下带走。原定计划会议结束后,他是要去大学生调研的,市委工作人员就在门口等出发。

  对万庆良来说,这或许是早已经知道的结局,虽然高喊了几年反腐,他心里面很清楚自己的风险,更何况,“老搭档”已经出事。2012年12月,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组织带走调查。2004年9月到2008年,万庆良曾担任揭阳市委书记。那时候陈弘平就一直是万庆良的“工作搭档”,在万庆良升任广东省副省长之后接任其揭阳市委书记一职。

  就陈弘平被带走调查后,当地人爆料“陈弘平骄奢淫逸,奢华程度令人发指,其贪腐数额达好几个亿。并有多处房产和多辆轿车,曾强制卷走揭阳市区附近的一处土地房产,以低于市场不到十分之一的价格收购,然后转给其儿子所在的房产公司开发房地产。”

  这家公司正是广东创鸿集团有限公司。2013年11月14日晚,广东创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鸿明被刑拘,原因是涉嫌行贿揭阳前市委书记陈弘平。

  早在陈弘平案发时,揭阳当地就盛传万庆良与陈弘平和揭阳腐败案件密切相关,还有传言万庆良包养一批情妇,甚至与陈弘平共用情妇。万庆良也一度被传涉案受到调查。而揭阳窝案持续发酵,包括揭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刘盛发、揭阳市副市长郑松标在内的多名市级领导陆续被调查。

  可相证的是,据《一财网》报道称多位本地消息人士指,万牵涉的主要问题应该与揭阳窝案有关。

  “团委书记”

  万庆良出生于五华梅州市五华县河东镇河口村。梅州市是客家人的聚居地,诞生过不少高级干部,其中,最高级别的当属开国元帅叶剑英。河东镇历史上商贸活跃,万贾云集,曾有“水寨一圩二炮台三城门四楼阁五神庙六遇渡七当铺八大街九姓近圩十分热闹”之盛景。河口村5000多口人绝大多数是万氏家族的,跟万庆良都“沾亲带故”。担任高官的万庆良是村里“不折不扣”的大名人。

  在闭塞的梅州,青年要出人头地,要么就经商要么就读书。1984年,万庆良考上嘉应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留在嘉大中文系,先后担任了辅导员、团总支书记等职务,在学校结识了自己的小师妹,也就是现在的太太。

  万庆良的仕途起步于嘉应师专中文系团总支书记。

  两年后调任梅县地委宣传部宣传科干事。万庆良在梅县地委宣传部任职宣传科干事、副科长期间等职期间,正值曾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的前省长黄华华在梅州地区任职梅县地委副书记、梅州市委副书记、市长等职。前后在梅州宣传系统工作近10年,万庆良的能力受到肯定。

  1997年开始,万出任梅州市下属蕉岭县的县委副书记,开始进入了职位快速提升的时期。但真正让万庆良平步青云的是2000年2月到2003年3月,36岁的万庆良出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共青团中央常委,正厅级,而此前,万庆良不过是梅州市委常委、蕉岭县委书记。

  很明显,一年的省团委书记的履历,让万庆良有了更高的起点。

  担任省团委书记一年后,万庆良调任广东揭阳市委副书记,历经代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主任等职,在揭阳经营了5年。

  “地产商朋友”

  在揭阳时,万庆良就对黄鸿明并不陌生。

  根据公开报道,黄鸿明现年46岁,汕头潮阳人,是揭阳创鸿集团创始人。2013年9月,他刚以84亿身家跻身“2013胡润地产富豪榜”第39位。早在1991年,黄鸿明从潮阳到揭阳创业,刚开始是做羊毛服装生意,骑着一辆自行车穿街走巷经营羊毛服装,后来转行干起了建筑,其后在揭阳市做起了房地产市场,成功推出多个楼盘,完成原始积累后,组建广东创鸿集团有限公司。

  创鸿集团的大发展是在2006年,那一年,创鸿涉足揭阳市旧城改造重点项目“江南新城”,还同时动工了大型商业文化项目金城商业文化步行街。2007年,创鸿与揭阳市政府签署合作建设中国第一玉器产业城——中国玉都项目的协议,进入文化旅游地产。创鸿实施的揭阳市旧城改造,计划5年内完成约3平方公里的旧城改造。彼时的创鸿,更是风光无两,在当地旧改六大片区多有涉猎,多个单体项目占地面积超10万平方米。

  那两年,万庆良真是揭阳市委书记。

  当时揭阳市旧城改造工程指挥部副总指挥兼办公室主任,正是此前被带走调查的副市长刘盛发,工程共从榕城区、揭东县、东山区、市试验区及市直有关部门抽调了约300名拆迁业务骨干人员,可谓极其重视。在工程期间,曾经爆出强制拆迁、低价转让等投诉。据当地人投诉——创鸿公司以低于市场价收购百姓的土地和房子,然后逼迫百姓签名,对于不签名的百姓进行威胁,甚至派出黑社会打手进行恐吓,有揭阳老兵还被打伤住进了医院。

  靠着揭阳旧城改造的大单,创鸿迅速发展。

  2005年4月28日,广东创鸿集团与泰国正大集团合作投资的“易初莲花大型购物广场”开工典礼时,时任揭阳市委书记的万庆良与时任市长的陈弘平出席了开工庆典。2010年12月10日,第九届中国(揭阳)国际玉器节隆重开幕,同天,中国玉都广场揭幕,已升任揭阳市市委书记的陈弘平等揭阳市领导、创鸿集团董事长黄鸿明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前夕,已调任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万庆良还专程发来贺信。

  陈弘平和黄鸿明案发后,接近广东省纪委人士透露,黄鸿明行贿单笔金额在千万元级别,主要用于获取土地。

  其实,不单在揭阳,随着万庆良步步高升,创鸿的布局也开始遍布广东各地,从偏居一隅的揭阳进入省会广州。广州云集了恒大、富力、珠江等等诸多实力强悍的房地产商。但创鸿还是来势汹汹。2010年5月,黄鸿明将创鸿的大本营搬到广州天河区珠江新城CBD保利中心,“迁都”广州。

  巧合的是,2010年4月18日,46岁的万庆良高票当选广州市市长,也随之成为广州改革开放以来最年轻的市长。

  创鸿在广州的第一个项目是南沙一品,并开发南海•创鸿城综合体项目。2012年3月,创鸿成立商业地产公司,开建城市综合体“创鸿城”。其后,创鸿疯狂“挖人”,将万达集团副总裁王寿庆召之麾下出任创鸿执行总裁,期间,曾有6位高管来自万达集团,创鸿四处挖角,令整个广东地产界为此侧目。

  万庆良与房地产商的关系一直较好。除了频频莅临球场为城中最大的地产商恒大的球队加油助威,庆功宴喝到微醺外,万庆良甚至会远赴外省,出席广东房地产商的项目奠基仪式。2009年10月18日,时任广东省副省长的万庆良奔赴千里到山东寿光市出席了深圳宝鹰建设集团和寿光市凯德华投资公司共同开发的凯宝皇都国际商会中心的奠基仪式。该项目计划在寿光这个县级市盖一栋200多米高的高楼,而彼时山东省会济南的第一高楼也不过188米。

  深圳宝鹰建设集团董事局主席古少明正是来自揭阳市所辖的普宁市。

  “我们要多拜拜清官”

  2008年初开始,44岁的万庆良进入时任省长黄华华的省政府“班子”,出任广东省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分管外经贸、口岸、旅游、侨务、外事、粤港澳合作、对台工作等。成为当时广东省唯一的“60后”省部级干部。

  事实上,如今因涉嫌贪腐而被带走调查的万庆良也曾经高喊“反腐”,甚至还拜海瑞像以示明志。

  2010年10月30日,耗资近2000万元修复的广州城隍庙起正式免费对市民开放,恢复烧香等传统民俗活动。时任广州市长的万庆良率团出席城隍庙开放仪式,并观看了大殿里的壁画和三尊神像,听取工作人员介绍。

  “这是相当于现在的监察官,也是个清官。”在三尊神像之一的明朝著名清官海瑞像前,万庆良停住了脚步,并双手合十拜了一下,笑着对身边工作人员说,“我们要多拜拜清官。”

  而在就任广州市长期间,万庆良无数次重申要做“清官”。

  2013年2月6日,在市纪委全会上,万庆良作出四个“决不”的承诺:决不插手土地、工程、国有资产和招投标工作,决不利用职权为亲朋好友谋私利,决不追求个人特权,决不触碰纪律红线,请大家予以监督。

  他还说:“说到的就要做到,承诺的就要兑现,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首先不做”。并且提出要三个“坚持”:坚持有腐必反、有贪必肃,对腐败分子露头就打、决不姑息。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严肃查处发生在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中的大案要案,又着力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腐败问题。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抓,既要查处受贿行为,也要查处行贿行为。

  讲到那里,万庆良放下讲稿说,反腐倡廉,不仅和党、国家的存亡有关,也和干部自己的家庭生活幸福有关,“看看多少年来查出的案子,不说妻离子散,也是把家庭都拖入了苦难的境地,多么不值得!”

  在那次会议上,广州市纪委书记王晓玲主持会议并作工作报告。她在工作报告中透露,2012年,广州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违纪违法案件501件538人,同比分别上升32.89%和30 .90%。其中包括,广州日报社原社长戴玉庆,市民政局原局长李治臻,市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何靖,广州广播电视台原总编辑欧阳永晟、市城管委原副主任张建国等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

  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几年四月份,广州日报原社长戴玉庆受审时,当庭举报王晓玲涉内幕交易获利7000万元。随后,广东广州日报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澄清公告称该举报不属实。

  在今年1月27日的,广州市十届四次纪委全会上,时任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在讲话中多次脱稿谈腐败,尤其是“一把手”腐败。他表示,广州腐败蔓延的势头尚未得到有效遏制,“一把手”仍然是腐败案件易发多发群体。他要求全体党员干部“睁开眼睛进行监督”,“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不论曾经做出过多大贡献,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没想的是,一句成谶,“一把手”的他也被“一查到底”了。

  历任广州市委书记中,有朱小丹、黄华华、朱森林等几位最终出任广东省省长。历任广东省长又有数位卸任后担任全国人大和政协的港澳台侨事务负责人。身陷囹圄的万庆良最终止步于此。

  广府系出身的陈绍基被判刑后,出身客家系的万庆良如今被带走调查,历来由本地官员主导的政坛,似乎山雨欲来风满楼,岭南广东的风暴似乎才刚刚开始。

  人民网的官微就已经追问“万庆良被查,下一个是谁?”

  (综合解放日报、中新社、新京报、第一财经日报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