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虎父无犬子”

摘要:“要照顾好周滨”,正是这句周永康叮嘱刘汉的话令周滨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也因为这句话周滨彻底走到“坑爹”之路。

周永康
周永康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看望大家了。”2013年4月末,周永康回了趟阔别已久的老家无锡西前头村,那天,在很多便衣警察的保护下,周永康微笑着和上百名乡邻握手。在和村民小聚的整个过程中,他只是微笑,但没说一句话。但据说,周永康曾对村人感慨说了这句话。

  此前,他甚至安排其弟在2012年邀请一位四川省的著名水果育种专家到无锡考察,想“退休回老家后,种一点专家研究领域的水果”。当时周永康或许已经预见到自己的命运,只是这场“事先张扬的打虎记”还是来了。

  2014年7月29日,新华社发公告:鉴于周永康涉嫌严重违纪,中共中央决定,依据《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案件检查工作条例》的有关规定,由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对其立案审查。

  周永康,此时已经不再被称之为“同志”,接下来就是法律的审判和制裁。

  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打大老虎”,正国级的周永康落马前,他的弟弟、大儿子周滨、侄子等等一家都早已经被带走调查(详见《无锡周氏兄弟》)。曾经显赫的“无锡周氏”成为戴罪之家。

  他的大儿子周滨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被湖北省宜昌市检察院批准逮捕,此时,无数曾经事关周家的达官显贵都被羁押在宜昌、咸宁,据传人数高达千人之多,以至于当地的看守所都“装”不下,不得不另开辟场所羁押。由此可见这个贪腐集团的规模有多大。

  从中石油到四川再到无锡再到中政委,远及海南,遍布石油系、四川系、秘书系的党羽被一网打尽。

  这个贪腐集团曾经的“少主”正是周滨。搜狐财经今年2月的特稿《周滨:以父之名》曾经披露过周滨利用自己同学、周永康前部下等关系构筑了一个庞大的政商网络,涉案金额高达千亿。

  但一开始,周永康并不同意他经商。2001年前后,周滨回国,短暂供职于中石油系统,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这一期间,周滨与周永康曾发生争执,周永康并不同意周滨经商。但周滨其后“生意”还是越做越大,就在周滨在四川到处寻找项目时,据接近刘汉案件的人士介绍,刘汉曾表示,此时已经调任北京的周滨父亲亲自打电话告诉他,“要照顾好周滨”。

  这句话,让周滨彻底走到“坑爹”之路。

  刘汉因为与周滨的关系获益颇多,短短数年间,从一个“操哥”(黑社会)摇身一变成为身家百亿的新贵,曾经因为生意纠纷而派人刺杀刘汉的袁宝璟三兄弟也被判处死刑。

  长相与周永康酷似的周滨一直隐身幕后,但也有认识周滨的人士向搜狐财经讲述,周滨曾帮人“摆平”过一起债务纠纷。某商人曾借给北京某黑白两道通吃的会所经营者500万,一直欠着不还,债主也无可奈何。某次饭局偶然结识周滨,遂向周滨求助。周滨相当“仗义”,亲自到该会所,在会所诸多“保安”的注视下,将那个“老大”带走,后“老大”赔还给了那个商人和周滨1000万。

  周滨之所以敢深入“龙潭虎穴”,无非因为其父周永康彼时已经高居公安部部长一职。

  周滨的生意做得有多大?从一个例子可见一斑。

  周滨的“白手套”之一华邦嵩在案发前曾准备向其母校捐款3000万,因案发未果。而华邦嵩的“惠生公司”从石油系统拿了巨额订单,这家价值百亿的公司,内部人称是“周家的”。

  周滨后妈贾晓烨的妹妹贾晓霞,曾长期担任中石油驻加拿大的代表,和薄启亮等人操控了中石油在海外价值上百亿美元的项目(详见《“姨娘”贾晓霞》)。搜狐财经曾独家披露,薄启亮违规提拔贾晓霞而飞黄腾达(详见《周家阴影下的薄启亮》)。他负责的中石油海外系统和蒋洁敏把持的中石油,成为周家最重要的“提款机”(详见《欺骗了温总理的蒋洁敏》)。

  除了周滨,周家的“外戚”也依托中石油而“枝繁叶茂”,这“得益于一场神秘的车祸”,让小周永康28岁的贾晓烨在,在2001年“上嫁周永康”。

  据《财新》特稿:当地多名乡人告诉财新记者,十多年前,曾看到周滨之母王淑华在周家祖坟哭了一场,周家人请她回家吃饭,被她拒绝。后来王淑华不幸死于车祸。

  母亲死后,周滨的弟弟周涵却消失在公众视野里,传闻独立谋生,在周家案发后,并未见关于其涉案的报道。

  但周滨“以父之名”纵横各地,将其父亲的权力狠狠变现,直至庞大的贪腐集团最终垮台,权财灰飞烟灭。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