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台商”吴基滔

摘要: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公司爆炸”到了第4天,家属的DNA采集对比结果陆续公布,在昆山市会展中心,很多确认失去亲人的家属痛哭不已。此时,公司的董事长吴基滔已经被警方控制。吴基滔多有慈善之举,但其工厂也长期漠视生产安全。昆山经济的崛起得益于台商投资,成千上万人在此就业,然而也有不少人在此伤残,获赔不过3、5万。

  8月2日,农历七月七,江苏省昆山市度过了一个最凄惨的“七夕”节。因“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爆炸案,整个城市取消了所有娱乐活动,人们在广场上点燃烛光,向罹难者默哀,彼时,遇难人数已经达65人。

  昆山X104公路沿线都是金属加工企业,基本都是台企。昆山的台企之多,以至于有“小台北”之称,那里聚集了四千多家台资企业,近十万名台商与干部常住,台商对当地的总投资额已逾五百亿美元,占全大陆台资的九分之一。在南河路上的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原本只是其中一家,公司董事长吴基滔是台湾彰化县人,美国籍。

  那天6时40分,在办公区会议室,从台湾赶来的公司董事长吴基滔敲着桌子说起了安全问题。他要求,必须更换两个月前在抛光车间起火的除尘设备,并找一个本科毕业,有经验的安全员。

  但在场的一个林姓副总提出异议,现在这批单子的活儿要8月10日才能干完,“现在更新安全设备会影响产能。”

  吴基滔没能等到8月10日更新除尘设备。7点37分钟,轮毂抛光车间里弥漫在空气中的铝粉超过了每立方米40克的浓度,遭遇明火爆炸,车间瞬间成为火海,浓烟冲天几十米,在车间的261名工人深陷火海。

  8月3日,当日参与救援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向搜狐财经讲述,事发后,出租车公司呼吁司机们前去参与救援。仅他当天5次就载了7、8个受伤者,其中一位男工大面积烧伤,另有一位女工衣服被烧光,他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

  灾难发生后,台湾方面反应迅速,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海基)副董事长兼发言人马绍章8月2日上午就江苏省昆山台厂爆炸事件表示,已致电给大陆海峡两岸关系协会(海协)表达慰问、关心之意,而“海协会”也表示会尽全力协助台商。 马绍章说,他也致电给吴基滔,表明若需协助,可向“海基会”提出。 马绍章引述吴基滔的回应说,当时死亡人数不确定、事件正在调查中,如果有需要协助会向海基会联络。马绍章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吴基滔口气相当沮丧,暂时没想到需要其他后续支持。

  到了8月4日,由安监总局局长杨栋梁任组长的事故调查组确定,粉尘浓度超标,遇火爆炸,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调查组还认为责任主体是中荣金属制品公司,主要责任人是企业董事长吴基滔等。

  公告发布前,吴基滔以及4个高管早已被警方控制。据当地警方说他“在派出所接受审查时当场瘫倒在地,询问过程中也显得无精打采。”

  “上阵父子兵”

  昆山是一座因“台”而起的城市。上个世纪80年代初,昆山是苏州地区最差的县,一开始是“小八子”,江阴、无锡从苏州分离之后,因为一直是苏州地区倒数第一名,昆山人就用“小六子”这个带有浓郁吴侬味道的称号自嘲。直到1989年,昆山还到处是稻田,县城只有几条小街,没有任何出租车,只有三辆从越战俘虏的美军吉普车,到了晚上7时,县城一片漆黑。电话机要用手摇才能打到上海。

  1984年,昆山自费建设了一个工业新区,尤其是上海浦东开发后,昆山开始大规模地招商引资。1990年的10月,随着昆山首家台资企业顺昌纺织有限公司投产,纷至沓来的台商改变了昆山的命运。

  当时的昆山政府每天派遣一组人员在上海虹桥机场接机大厅“守株待兔”,向海内外客商吆喝“昆山”,据说许多台商就是这样被一下飞机被“忽悠”到了昆山。为了打动前来投资的台商,昆山推出了外商投资审批一条龙服务、项目建设全方位服务、企业开工后经常性服务等“三大服务体系”,还打出了“不说不能办,只说怎么办”、“不对投资者说不”、“院内的事企业负责,院外的事政府负责”等口号。

  1998年中荣金属来到昆山,据1998年8月的昆山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意向协议书,当时昆山市国土管理局将昆山开发区的兵西工业配套区内的3.33万平方米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给了中荣金属公司,出让地价近500万元。

  那一年,吴基滔刚刚加入中荣金属,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现任董事长的吴基滔并非公司的创始人。他1987到1990年就读于台湾成功大学外文系,1991至1992年在美国金门大学获得国际金融硕士学位后,加入了美国HAUPHSHIRE CO,LTD公司,此后入职台湾宏碁电脑、台湾日盛证券等。

  据报道,吴基滔的家族原是生产鞋业,当初是其父与朋友前往昆山合作,后来才找儿子吴基滔来帮忙接手工厂。

  1998年,中荣金属的董事长及副董事长分别为沈大炉、沈大铭,他们都曾在世光实业长期工作,1993年沈大铭进入维京银鹰。中荣金属创办之初,吴基滔为总经理。2000年,含沈大炉、沈大铭及吴基滔在内的5位董事会成员,变为了1位执行董事,也就是吴本人。2000年8月,身兼董事长和总经理两职的他,决定年度财报、收支预算、利润分配等公司重大事宜。此后,吴基滔申请继续更换董事会成员,从1位执行董事增加至8人(含7位董事、1位监事)班底,他仍然是中荣金属的董事长。

  彼时,维京福茂公司代替了维京银鹰,成了中荣金属的新股东及出资人。这家维京福茂国际企业有限公司,注册于英属维尔京群岛董事长为吴佑雄,也是美国籍。

  中荣公司的核心业务是电镀铝合金轮毂,主要客户为戴卡(GM)和其他美国后市场买家。1999年,刚满1年时间的中荣金属销售收入为546.17万元,净利润-1018.83万元,资产总额为3369万元、负债1312万元。

  吴基滔就任董事长2年后的2002年,中荣的员工增至260人时,业绩明显提高,收入达2047万元,净利也改善至-305万元。到了2006年和2007年,该公司经营效益极佳,收入分别为1.738亿元、1.5亿元,净利润近4000万元、2113万元,从业人员也在2007年达到了820人之多,中荣金属对厂区进行扩建的时间段同样集中于这几年。

  但是,金融危机对中荣金属的打击相当大。2009年,其订单大幅下降,收入仅为1942万元,亏损669万元。此后虽然逐步上扬,但到了2012年,7926万元的销售收入、722万元的净利润与2006年已不可同日而语。

  “这都是拿命来换的”

  公开报道显示,吴基滔曾多次向小学、儿童少年类基金捐款。早在2007年,以“参与公益,关爱‘流动儿童’和‘留守儿童’为主题的第六届“中国儿童慈善活动日”,吴基滔等63人被授予“慈善之星”荣誉称号。

  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吴基滔亦曾捐款20万元。

  然而,就在吴基滔“好善乐施”,热衷慈善的时候。也有员工在2010年就发帖表示中荣“里面的环境非常不好,食堂很脏,伙食很差,是别人承包的,一点都不负责,宿舍也很老旧,也没个人管一管,其实在一个企业卫生和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反正里面的一切设备都是非常老旧的,办公室里居然不是每个人一台电脑,而且里面的台湾人素质很差,根本不尊重大陆人,有时候骂得很难听。”

  据曾在中荣工作过的小康说,在中荣的车间粉尘积压严重。卫生间就在车间旁边,有工人会在卫生间里抽烟,而相关的警示形同虚设。小康说:“里面太脏乱差了。”

  爆炸前,金属粉尘曾已对员工造成过持续的伤害。除了每个工作台有集尘器,“每位工人每周都会领到3条口罩和手套,这是抛光车间工人最主要的防尘措施。”

  员工李婷(化名)回忆,两三年前,有个甘肃老乡觉得肺疼,有时还吐血,到医院确诊了肺病,还带了几个老乡到公司去闹,到劳动仲裁部门去寻求帮助,最后公司赔了5000块钱。据搜狐财经了解,在昆山,一般的工伤也就能获赔3-5万,死亡的话获赔20万左右。

  另一个员工宋长兴在此干了几年后,2012年他突然生病,大口吐血,鼻孔里也冒血,他被医院诊断为尘肺,住院三个月后回家休息,至今仍靠药物维持。中荣金属与宋长兴解除了劳务合同,给了他六七万元。他的妻子姜克云说,“解除合同,就是说俺丈夫的死活跟厂里面都没关系了”。

  其实早在2010年,就有该厂工人因为粉尘造成了肺病,在工厂大门拉了“造成肺病拒不负责,天理难容”的横幅。网上也早有帖文指控该厂造成尘肺病的问题。而中荣应对监察部门检查的办法也颇多,从停工整理到“公关”。

  作为公司董事长,吴基滔很少在厂里,平时负责的是上述那位林姓副总。去年,有资深员工找该副总,提醒及时更新安全设施,未被采纳。据说,一年多前,公司一名中层曾屡次跟负责人提起,抛光车间里的安全设施不到位,未被采纳,随后这名中层离职。

  尽管中荣金属工人月薪为4000元到5000元不等,计时计件工资,高的可达八千元,但有幸存下来的员工表示:“这都是拿命来换的。”

  (综合新京报、第一财经日报、法制晚报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