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非洲的神秘中国商人

摘要:美国在非洲面临的竞争对手,可能并不只有中国政府,还有一个“试图重新征服非洲”的神秘中国商人,即是中国国际基金公司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徐京华(Sam Pa)。

2014年5月,莫斯科市政府访华期间与中铁建及中国国际基金签署合作协议。图左为徐京华。
2014年5月,莫斯科市政府访华期间与中铁建及中国国际基金签署合作协议。图左为徐京华。

  为了在非洲赶上中国的脚步,在前几天召开的首届美国—非洲领导人峰会上,奥巴马宣布了一项总规模为330亿美元的非洲投资计划。但是,美国在非洲面临的竞争对手,可能并不只有中国政府,还有一个“试图重新征服非洲”的神秘中国商人。

  征服非洲的中国人

  这位被英国金融时报记者汤姆·布吉斯(Tom Burgis)称为“试图重新征服非洲”的神秘中国商人,即是中国国际基金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Fund)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徐京华(Sam Pa)。

  由于徐京华在非洲呼风唤雨般的能量,早在三四年前,其事迹就吸引了国际媒体和中国媒体的广泛关注,甚至被很多外国媒体认为是中国在非洲的秘密代理人。但中国政府多次否认了这一点。

  据布吉斯报道称,经过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计算,徐京华至少有八个化名。由于徐京华与非洲独裁政府的亲密联系,目前,徐京华的八个化名均被美国财政部列入制裁名单,其名下财产亦被冻结。但由于徐京华的大部分财产均不在其个人名下,因而美国政府的制裁对其影响可能并不太大。

  徐京华早年身世十分神秘。布吉斯报道称,徐京华“似乎”于1958年出生于中国大陆,并在幼年时期移民香港。布吉斯的报道还援引一位与非洲情报机构和军火商关系密切的匿名人士消息称,早在上世纪80年代,徐京华就作为一个军火商在非洲活动,并参与到石油、钻石生意中。布吉斯还指出,徐京华目前是安哥拉公民。

  但财新网2011年的报道则宣称,徐京华祖籍香港,“上世纪80年代在港从事贸易,还曾试图与洪森当政的柬埔寨作生意,但是至90年代生意破产”。财新网还援引香港的法庭记录称,“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期,徐京华多次被人起诉破产、拖欠债务和税收滞纳,被起诉次数超过15次”。

  《经济学人》的报道则指出,四十多年前,徐京华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一个苏联军事学校受训过后,进入了内战中的安哥拉,并在那里做生意。安哥拉内战从1975年一直持续到2002年,又被称为27年战争。

  正是从安哥拉起步,并已安哥拉为中心,通过与非洲资源丰富的独裁政府建立起密切的经济联系,徐京华从无到有,建立起了其庞大的被称为“金钟道集团”(Queensway group)的商业帝国。

  金钟道集团不仅与BP、道达尔和嘉能可有着密切的商业来往,其业务范围也触及朝鲜和俄罗斯,其产业则包括印度尼西亚的天然气、迪拜的炼油产业、新加坡的高档住宅项目和一个空客飞机舰队。

  布吉斯总结称,金钟道集团有两家主要公司和一系列的离岸公司组成。两家主要公司分别是中基公司、和安中石油——中基公司与安哥拉国家石油公司(Sonangol)的一家在香港注册的合资公司。安中石油于2008年高价收购了华尔街23号建筑——原摩根大通(J.P.Morgan)总部总在地,被美国商业作家埃蒙·芬格尔顿(Eamonn Fingleton)称为“曾是美国资本主义的终极象征之一”。

  布吉斯估计,过去十年,金钟道集团积累了近百亿美元的资产。布吉斯还援引一个业内人士的话称,其庞大产业既是一个幽灵(ghost),又是一个帝国(a heck of an empire)。

  有关系的中国人

  2003年,徐京华与葡萄牙籍银行家海尔德·巴塔格里亚 (Helder Bataglia)建立起了联系。巴塔格里亚在安哥拉长大,并在非洲进行着广泛的投资。在徐京华将巴塔格里亚带到北京并与一些国企代表面谈了之后,巴塔格里亚彻底相信了徐京华是在为中国政府工作,并在中国有着深厚的背景和广泛的人脉。

  2004年,两人已建立起了合伙关系。

  当时,安哥拉刚刚结束了27年的内战,总统多斯桑托斯(Jose Eduardo Dos Santos)亟需资金进行重建。但是,由于安哥拉政府贪腐的名声,西方投资者对其敬而远之。在这个时候,徐京华恰好填补了这个空白。

  徐京华与多斯桑托斯在内战时期就已经互相认识,此外,徐京华还有一个朋友——安哥拉国境石油公司CEO文森特(Manuel Vicente)。文森特在2012年成为安哥拉副总统,并被认为是多斯桑托斯的继承人。

  在当时,刚刚结束内战的安哥拉亟需资金,而经济飞速发展的中国亟需石油,在徐京华和巴塔格里亚在牵线搭桥下,两国很快就建立起了互补的合作关系。2004年8月,据布吉斯报道称,徐京华与安石油联合成立了安中石油(China Sonangol International Holding Limited),徐京华控制的一个公司持有其70%的股份,文森特则持有剩余的30%股份。

  此后,安哥拉石油源源不断的流入中国,并成为中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石油来源地。安中石油则成为从安哥拉向中国销售石油的中间商。据财新网此前报道称,安中石油在2005年到2008年间每年向中石化一下属公司出售至少1500万桶原油,中石化曾尝试抛开徐京华在安哥拉拿油,但并未成功。

  2005年,据布吉斯报道称,徐京华发起成立了另一家公司,“中国国际基金”(China International Fund,CIF,即中基公司)。中基公司宣布将为安哥拉投资29亿美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据财新网此前报道称,中基公司由此获得了总额344.01亿元人民币的安居家园工程和“新罗安达国际机场、本格拉铁路、罗安达铁路、莫桑梅德斯铁路、安哥拉国家行政中心、罗安达市政工程项目等30多项基建工程”。

  中基公司从安哥拉政府获得了一笔工程头款,并将这些项目分包给中国国内的基建公司。但当中国国内的基建公司建设到了一部分时,中基公司再无后续投入,项目也一度陷入停滞。后来,安哥拉政府收回了这些工程项目。

  在安哥拉的强势存在,为徐京华旗下的安中石油和中基公司赚取了巨额财富。此后,利用其中国背景,和在安哥拉的成功经验,徐京华在几内亚、津巴布韦如法炮制。这些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独裁政府、亟需资金、西方投资者敬而远之。

  损害中国利益的中国人

  正是由于徐京华在非洲不可思议的成功故事,许多人把他当成中国在非洲的代理人。例如,布吉斯在金融时报的报道中,称其帮助中国叩开了非洲的大门,并称其为中国在非洲的中间人(the middleman)。

  但是,如经济学人三年前所分析的那样,尽管徐京华有着很强的中国背景,并让人认为其是中国的代理人,但其行为却并不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政府多次公开否认与徐京华及其金钟道集团有任何联系,中国外交官在私下也多次重复这一点。甚至,在2004年,由于担心贪腐影响中国和安哥拉之间的石油贸易,中国政府私下给了安哥拉总统20名贪腐官员的名单。

  经济学人指出,第一,包括包括文森特在内的安哥拉人,从金钟道集团获益最多;第二,中石化2008年曾有机会买下安哥拉油田,但最终金钟道集团中途插手买入,而这不符合中国利益;第三,当文森特和安中石油与几内亚政府签署一系列合作项目的时候,他们将几家已经进入几内亚的中国国企赶走了,这同样不符合中国利益;第四,金钟道集团最有政府背景的人,被从金钟道集团赶走了,之后还爆发了法律纠纷。

  此外,据财新网此前援引的一份由有关部委提交给国务院高层的报告称,金钟道集团旗下中基公司“对外宣称是中国政府的影子公司,在非洲、拉美、和朝鲜等地区,进行所谓的能源、矿产、基建方面的投资,大肆招摇撞骗,严重破坏了我国在上述地区的对外形象和声誉,极大地影响我国正常外交经贸投资活动的开展”

  报告还提到了中基公司在2004年中国国家主席访问阿根廷前夕,“谎称为配合胡锦涛访阿,将代表中国向阿根廷投资200亿美元”,双方甚至还起草了投资协议的文本,计划在访问阿期间正式签署。

  报告指出,“他们通过极为大胆的谎言,用重金收买外国高层政治人物,骗取重要石油、矿产和基础设施的开发合同,然后转卖给中国有关公司和国际公司,谋取巨额暴利。”(完)

  (搜狐财经综合金融时报、经济学人、财新网报道,本文作者为苏格)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