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的落马高官们

摘要:据搜狐财经粗略统计,十八大后落马的发改委系统高官已至少多达17名。这份被调查的高官名单,涵盖了国家发改委、委管国家能源局,以及地方省级发改委等。

  8月12日上午,发改委三层会议室里正在召开一次“非居民用天然气调价”的新闻通气会。时任价格司副司长的周望军,坐在主席桌的一边,整场下来几乎都未发言。一个多月后的9月28日,包括周望军在内的3名发改委价格司正副司长均被带走接受调查。

  位于北京西城区月坛南街38号的国家发改委大院正迎来风雨之秋。继反腐风暴横扫山西之后,发改委再次成为漩涡的中心。

  在过去的一个月内,发改委有5名正副司长先后被带走调查,其中价格司就有4名。28日一天之内,价格司更是有3名官员同时宣布被查,其中还包括了一位刚刚执掌价格司不久的新司长。

  据搜狐财经粗略统计,十八大后落马的发改委系统高官已至少多达17名。这份被调查的高官名单,涵盖了国家发改委、委管国家能源局,以及地方省级发改委等。

  素有“小国务院”之称的发改委,已成为十八大以后,25个国务院组成部门中落马官员数量最多的部门。而作为发改委管理的国家能源局,也以6名官员被调查的“成绩”,位居国务院部委管理的16个国家局之首。

  过于集中的行政审批权力,被认为是众多手握审批大权的司长们纷纷把持不住的重要原因。其中作为重要职能部门的价格司,就负责对包括电价、水价、药价等在内的多种垄断商品的价格进行审核和监督,而上述落马的5名正副司长多数就恰恰分管过医药价格管理。

  就能源领域而言,国家能源局落马的6名官员中,多数曾长期分管煤炭、电力等工作。而达到一定规模的能源项目要想顺利上马,没有他们的放行则更是无从谈起。时任发改委副主任和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就对没有任何“表示”的企业申报项目,经常是一拖再拖。而在被举报之后,又在落马前夕密集放行了一大批项目。

  在价格司成为这一波反腐行动的重灾区之后,搜狐财经试图接触发改委人士,不过均对调查事件不便多言。而在前司长曹长庆8月被查之时,河南发改委的某人士曾向搜狐财经表示过惋惜之意。

  截止9月,国务院已经分7批取消和下放了632项行政审批事项。但这在多大程度上能解决由于部委手握审批权而导致的腐败问题,还仍然不得而知。

  下表为一年来发改委系统落马高官名单:

  
姓名
曾任职
落马时间
刘铁男 发改委原副主任 2013.5
曹长庆 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 2014.8
刘振秋 发改委价格司原司长 2014.9
周望军 发改委价格司原副司长 2014.9
李才华 发改委价格司原副司长 2014.9
郭剑英 发改委价格司原副巡视员 2014.9
张东生 发改委财金司原司长 2014.8
熊必琳 发改委工业司原副司长 2013.5
许永盛 能源局原副局长 2014.5
梁波 能源局电力司原副司长 2014.6
魏鹏远 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 2014.5
郝卫平 能源局核电司原司长 2014.4
王骏 能源局新能源司原司长 2014.5
姚木根 多年任江西发改委主任 2014.3
刘学库 河北发改委原主任 2014.1
祝作利 曾任陕西发改委主任

2014.2

令政策 曾任山西发改委主任 2014.6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ruyiguo@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