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哲睿的“蝴蝶效应”

摘要:马哲睿之死对在俄的西方石油巨头们都是重大的打击,如果事件发酵,有更多的能源巨头暂时离开俄国,那么,极度依赖能源出口的俄国,将暴露在巨大的金融风险之下。中俄两国在12号签订的1500亿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也将蒙上更大的阴影。截止22号,由于卢布汇率暴跌,中方账面贬值了18.88%。虽然根据协议,到期后,俄方会将1500亿人民币还给中方,中方也会将8150亿卢布还给俄方,但现在俄方拿到的是“硬通货”的人民币,而中方拿到的卢布正不断贬值。。。

(生前,马哲睿多次来到中国。2009年12月22日,时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总经理的蒋洁敏在北京会见了来访马哲睿,那次会见,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副总裁薄启亮在座。2012年3月20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会见了马哲睿。如今,马哲睿罹难,刘铁男、蒋洁敏、薄启亮都身陷囹圄,令人唏嘘不已。)

  一个法国人的意外身亡,或许,将使得中国1500亿元人民币暴露在风险之中?

  俄罗斯当地时间10月20日午夜,莫斯科伏努科沃国际机场,一架准备从莫斯科飞往巴黎的“猎鹰”私人飞机在起飞时,与一辆机场除雪车相撞,引擎起火,飞机驾驶员也曾试图将飞机转弯,不过,飞机最终还是撞上了跑道,事故共造成5人身亡,其中,包括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全球CEO马哲睿(Christophe de Margerie)。

  马哲睿现年63岁,从2010年起任道达尔董事会主席兼全球首席执行官,道达尔是全球第四大石油化工公司,业务遍及全球130余国家,涵盖整个石油天然气产业链,员工总数12万多人,2013年道达尔销售额达1895亿欧元(约合2575亿美元),是石油行业的超级巨头,也是法国市值第二大的公司。

  马哲睿在当日出席在莫斯科市郊的戈尔基由俄政府举办的一个外国投资会议,当晚准备返回巴黎。据俄罗斯《导报》报道,出事前几小时,马哲睿刚刚与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会面。

  一瞬间的惨剧,不但让俄罗斯失去了他们的一个“好朋友”,也产生了蝴蝶效应,影响到了中国。

  “百亿的风险”

  10月12日,中国总理李克强访俄,10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与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签署规模为1500亿元人民币/8150亿卢布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按协议,钉住的汇率水平是0.184人民币/卢布。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曾指出,此举旨在便利双边贸易及直接投资,促进两国经济发展。互换协议有效期三年,经双方同意可以展期。

  事实上,据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的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里,10月13日当天,卢布兑人民币的汇率是0.1521.也就是说,协议签订的时候,中国就账面“亏”了17.336%。

  今天,卢布兑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进一步下跌,截止到北京时间22日下午4:28,卢布兑人民币的汇率是0.1493人民币/卢布,较13日再次下跌1.84%。如果按今天的汇率,8150亿卢布只能换到1216.795亿人民币,俄罗斯能换到的人民币将少283.205亿人民币。

  从汇率走势图可以看出,这一年甚至此前两年里,卢布的汇率都是下跌态势。而且这种下跌态势远远看不到止跌的前景。因为经济衰落的俄罗斯依赖油气出口,而且背负着沉重外债,卢布持续被看空。

  虽然根据货币互换的协议,到期后,俄方会将1500亿人民币还给中方,中方也会将8150亿卢布还给俄方,但现在俄方拿到的是“硬通货”的人民币,而中方拿到的卢布正不断贬值,难以使用。

  截至2013年底,俄罗斯外债规模已达7320.46亿美元。同时,受欧美制裁影响,俄罗斯正在承受卢布贬值和资本流出的压力。据中国智库安邦咨询的报告:今年以来,俄罗斯卢布对美元汇率下跌了约20%,目前处在1998年俄罗斯债务违约以来最低水平。虽然在过去10天,俄罗斯央行斥资60亿美元外汇储备,试图提振卢布的价值,但卢布汇率14日再度贬值约1%。对此,俄罗斯央行行长伊万娜•纳比乌琳娜(Elvira Nabiullina)被迫承认,如果货币市场继续对抗卢布,央行“也不会有办法制止它们”。

  卢布的贬值显示出资本大幅流出俄罗斯。据统计,2014年至今,俄罗斯已经花费约550亿美元外汇储备,其中的大多数都用于购买卢布以支持它的价值。目前,俄罗斯国库中只有4520亿美元外汇储备,倘若资本外流持续,俄罗斯外储消耗还会进一步加快。

  在未来数个月中,还将面对115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偿还。

  外汇储备快速减少,不但兑人民币,卢布兑美元也在大幅度贬值,其水平已超过15%,今年八月的一美元可兑换35卢布,目前一美元可兑换41卢布(约合人民币6元)。

  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欧美的制裁,俄罗斯严重依赖的油气出口收入受到极大的影响。

  来自俄罗斯联邦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在2013年,原油、石油产品和天然气占出口收入总额达到68%。石油和天然气是俄罗斯联邦政府主要的财政收入来源。根据俄罗斯财政部数据,2013年俄罗斯50%的财政收入来自矿产开采税和石油天然气出口关税。据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的计算,油价在104美元时,俄罗斯才能维持收支平衡。如果油价跌破80美元,俄罗斯可能将不得不削减开支。

  截止至10月22日,原油最新价格为83.25美元,4个月下挫逾20%。据预测,在未来的两三年内石油价格将稳定在每桶90美元。今年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也下滑超过6%。

  面对持续下滑的能源价格。俄罗斯总统普京几乎都“阴谋论”了。据俄塔社报道称,对于国际油价持续下跌的问题,普京日前在亚欧峰会后表示,不排除是阴谋。普京说,如果原油价格在每桶80美元左右持续太长时间,全球经济也将因此崩盘。普京还“威胁”:做低油价的手法会给美国的相关行业带来非常巨大的损失。

  一方面是收入、美元储备储蓄减少,一方面是巨额的债务压力。不但卢布的汇率很可能持续下跌,而且一旦俄罗斯出现债务危机,更将是爆炸性的后果。

  有外媒表示,俄罗斯将不可避免地重演1998年的货币贬值和债务违约。当年,为了捍卫汇率,俄罗斯被迫动用了数额庞大的外汇储备。甚至在央行放弃对卢布的支撑之前,该国剩余的外储已经不足100亿美元。面对窘迫的经济状况,俄罗斯政府宣布400亿债务违约,卢布在那一年年底前暴跌了71%,严重打击了美国的对冲基金,包括大名鼎鼎的长期资本公司。

  如果,俄罗斯重蹈当年的覆辙,卢布汇率将一泻千里。

  内忧外困之际,不难想象,西方石油巨头们对俄罗斯、对普京的重要性了。

  俄罗斯的“真朋友”,美国的“麻烦制造者”

  为了维持卢布,更为了保住俄罗斯经济,普京迫切需要更多的石油、天然气收入。所以,对俄罗斯而言,执掌着全球第四大石油公司的马哲睿就成了最为重要的法国人。

  道达尔公司在俄罗斯有诸多业务,该公司跟俄罗斯第二大石油公司Lukoil签订了合约,共同开发页岩油和页岩气资源。道达尔还参股诺瓦泰克(Novatek)公司,正在俄罗斯北部靠近北冰洋的地方开发LNG(液化天然气)项目。2013年,道达尔在俄罗斯的石油产量高占比达9%。

  当因乌克兰问题,西方联手制裁俄罗斯时,马哲睿一直对俄罗斯持同情态度,他经常往返于俄法之间,最近还同欧美“制裁名单”中的一名俄罗斯人在巴黎共同进餐。对于极度依赖油气出口的俄罗斯而言,马哲睿领导的道达尔是可依赖的“伙伴”。

  马哲睿多次为俄罗斯“站台”,他宣称孤立俄罗斯将有损全球经济,并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呼吁欧洲放弃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的念头,而应集中精力保障供应安全,包括绕过乌克兰从俄获得天然气。

  他表示:“我们能否在没有俄罗斯天然气的情况下生存?答案是否定的。有理由在没有它的情况下生活吗?我认为也没有,我并不是站在保护道达尔公司在俄利益的立场上这样说的。”

  他的态度,普京极为欣赏。事故发生后,普京21日向法国总统奥朗德发电报,就马哲睿遇难表示哀悼,并称他为俄罗斯的“真朋友”。普京的发言人佩斯科夫说,普京和马哲睿很早以前就相识,两人有着亲密的工作关系。他说:“普京总统高度赞赏马哲睿的商界才华和他为俄法双边关系发展作出的持续努力。”

  对普京来说,马哲睿是俄罗斯的“真朋友”。但对美国来说,马睿哲却是不折不扣的“麻烦制造者”。

  或许跟法国在西方世界中外交政策最“特立独行”有关。这个长着白胡子的老头子似乎从来就不给美国人面子。

  1995年美国制裁伊朗,道达尔却不顾美国的禁令,依然坚持在伊朗进行油气钻探活动。在气氛紧张的伊朗油田工程现场上,飘扬着法国国旗,那是工程现场惟一的外国国旗。道达尔之所以有如此的底气,全然是因为当时刚刚晋升为道达尔中东公司总裁的马哲睿。“在伊朗对抗美国,让马哲睿在道达尔公司内部和整个石油行业广为人知,他是一个固执的‘老头儿’。”道达尔内部员工说。

  他甚至还曾经成功让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政府在几大油田的勘探开发合同上让步,与萨达姆做起了笔划算的买卖,此举,更为他赢得了“中东先生”的称号。马哲睿在中东采取的一系列积极措施,为道达尔带来了丰富的效益。其后几年,他连年晋升,直到官至道达尔董事会主席兼全球首席执行官。

  掌舵道达尔后,马哲睿还是没给美国面子。道达尔公司曾去帮助俄罗斯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开发巨大的什托克曼海上天然气田。道达尔石油公司还参加了伊朗、哈萨克斯坦和委内瑞拉的一些大型石油天然气项目。这其中很多国家,都是美国所不喜欢的。

  今年年初美国对俄制裁之后,就在美国冻结诺瓦泰克(Novatek)第二大股东Timchenko资产之后的短短几周里,道达尔增持了Novatek的股票。

  在出事的前几天,他更是呼吁在石油结算中增加使用欧元。他说:“尽管不能不使用美元,但欧元应该在国际贸易方面起到更大的作用,没有理由以美元支付石油款项。”

  作为世界第四号石油巨头,马哲睿和道达尔的表态,无疑是对美元主导的石油结算现有体系的“冒犯”。

  马哲睿领导下的道达尔的强硬立场,不免也惹来了麻烦。

  2005年,道达尔等数千家公司卷入伊拉克“石油换食品”丑闻,被指在1996-2003年参加该项人道主义行动时加价和收取回扣。由于马哲睿曾长期负责集团在中东的业务,他本人也在2006年被强制拘留48小时。2013年7月因查无证据,巴黎某法院撤销了对道达尔的指控。2007年3月,刚刚上任CEO一个月的马哲睿就被法国当局抓去接受了36小时的审讯,原因是1997年马哲睿与伊朗达成的一笔20亿美元的交易。当时他批准向中间人支付了4000万美元的咨询与游说费用,而这位中间人被指与伊朗前总统拉夫桑贾尼及其儿子存在往来。

  其实,马哲睿是一个精明的商人——倒不是他特别喜欢跟独裁者做生意,而是“因为我们既没有石油也没有天然气……这就是为什么法国公司始终都在寻找合作伙伴。”

  马哲睿之死,道达尔公司在俄业务是否受到影响?由于欧盟及美国与俄罗斯关系紧张,埃克森美孚等国际公司纷纷撤离俄罗斯,如果马哲睿的继任者改变战略,也暂离俄罗斯,那么俄罗斯经济将遭遇重大的信心打击。

  美资控股的法国能源巨头

  马哲睿的罹难,不但可能将带来汇率市场的“蝴蝶效应”,更是直接影响了中国企业在俄罗斯的业务。

  在马哲睿的主导下,道达尔持有诺瓦泰克(Novatek)公司18%的股份,该公司正在俄罗斯北部靠近北冰洋的地方开发LNG(液化天然气),该项目正是亚马尔LNG项目,诺瓦泰克公司持有该项目60%的股份,道达尔持有20%股份,同样,中国石油也拥有该项目20%股份。但道达尔是诺瓦泰克的股东之一,在该项目的话语权不言而喻。

  此前,因为欧美的制裁,该项目或将无法通过筹措美元融资。在今年3月的协议中,中方承诺推动中国金融机构对项目融资。所以,有外媒报道称,为了解决资金问题,在上个月,道达尔开始与中资银行进行洽谈,道达尔接洽的中资银行包括中国国家开发银行。

  亚马尔LNG项目是世界上最大的LNG项目,预计明年投产后,年产量高达1650万吨,中方曾保证每年至少购买300万吨。六家中国海工企业还获得了该项目的大部分模块建造工作。

  今年七月,道达尔首席财务官Patrick de la Chevardiere表示,道达尔需要更多的时间来研究制裁的后果。若制裁确实完全阻止了俄罗斯业务,那么公司会选择停止。当马航在乌克兰东部“坠毁”后,欧盟和美国开始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禁止本国企业对俄罗斯供应用于北极以及页岩油田开发和勘探的石油设备,并于一个月后加大制裁力度,禁止本国企业向俄罗斯提供开发此类项目的服务。欧盟还针对俄罗斯石油天然气领域采取限制措施,并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卢克石油公司和苏古特石油天然气股份公司进行制裁。

  道达尔公司随后也停止购买俄罗斯合作伙伴诺瓦泰克(Novatek)的股权。

  事实上,从股权结构上看,道达尔的大股东们都是美资机构:Franklin基金、黑石集团、威灵顿管理公司、富国银行等等,都是显赫的美国基金公司、银行。

  跨国公司一般制定了长远的发展战略,道达尔公司的业务大多在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国,纵使继任者不如马哲睿强硬,但公司的发展战略也不会轻易改变,毕竟,在商言商,股东们也是“向钱看”的。

  但如果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收紧,不排除道达尔的态度短期内会发生软化。

  蹊跷的灾难

  马哲睿遇难后,俄罗斯调查人员随即对坠机原因展开调查,并给出四种可能说法,包括扫雪车司机醉酒导致操作不当、机场官员玩忽职守、天气条件较差能见度较低以及飞机驾驶员操作失误。

  一开始,调查人员宣布是扫雪车司机“酒驾”导致坠机,该司机在这起事件中没有受伤。俄罗斯调查人员拘留了扫雪车司机并对他展开询问。同时,空管人员和目击者也受到问询。俄罗斯负责调查严重事故的调查委员会发表声明说:“我们已查明,扫雪车司机事发时处于醉酒状态。”

  不过,扫雪车司机的辩护律师卡拉巴诺夫否认上述说法,称自己的客户有心脏病,滴酒不沾。他说:“我的客户患有慢性心脏病,从不喝酒。他的亲属和医生都能证实这一点。事件发生时,他处于清醒状态。”

  俄罗斯调查委员会21日晚些时候再次发表声明,称坠机原因为“机场高级官员玩忽职守”,并称“可能是机场塔台调度员失误引发飞机与扫雪车刮碰”,同时,还宣称“天气因素和飞行员操作失误,也将被调查”。

  俄罗斯在调查这起事故,法国政府也在密切关注。

  据法国司法部门消息人士周二向路透社透露,巴黎检察官就马哲睿在俄罗斯空难中的去世展开调查。另外,法国事故调查机构BEA表示,将在周二晚派遣3名调查员到莫斯科参与俄罗斯的道达尔空难调查。

  至于真相,就只有调查结束后才能知道了。

  不管如何,马哲睿之死对在俄的西方石油巨头们都是重大的打击,如果事件发酵,有更多的能源巨头暂时离开俄国,那么,俄国将暴露在巨大的金融风险之下,1500亿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也将蒙上更大的阴影。

  所幸,冬天即将来临,面对急切需要天然气的欧洲,或许,寒冷,将成为马哲睿之后普京的新“朋友”。

  (综合新华网、21世纪经济报道、安邦咨询报告等报道)

  您有财经人物的料要爆吗?欢迎“我来说两句”跟帖,或者发邮件爆料:yuxiangliu@sohu-in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