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预言家”

摘要:近期以来,股市大涨,市场流传“牛市来了”。那么,“牛市”真的来了吗?哪些人“预测中”了本轮行情?搜狐财经梳理了一下,发现各路“大神”早就称牛市来了,理由各有千秋,无论“改革红利”,更有“无风险利率”,还有“政府有组织地刺激股市”,总之,都强调政府的态度。甚至有专家认为,本轮行情将上涨到4000—5000点。那么,作为已入市或者蠢蠢欲动的准备进场者,该听谁的?请自行判断。

任泽平
任泽平

  “牛市来了”?!,这段时间,随着股指的接连上涨,无数人不淡定了,纷纷开户的开户,加仓的加仓,吐槽“满仓踏空”的,抱怨“还未解套”的,好不热闹。气氛俨然上轮六千点大牛市前夕。

  那么,问题来了?股市研究机构哪家强?哪家预测中了这轮行情?

  本栏目做了小小整理,让我们温习下——“牛市舆论”是怎么起步的?

  在诸多“预言”中,都提及以中央汇金公司等“国家队”对股市的影响。本文只做梳理,不是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国泰君安任泽平——“党给我智慧给我胆,5000点不是梦”

  短短几天,他就从被人“嗤笑”的“吹鼓手”,变成了传说中的“预言大神”。

  2014年9月3日,在A股再创反弹新高之际,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董事总经理、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发出的《论对熊市的最后一战》宏观经济研究报告,迅速成为资本市场的重要谈资。

  此前,他的《偷欢之后,各回各家》一文就“广为流传”。任泽平喜欢将古诗、小说素材写进研报,读过的人都大呼“醉了”。但他的立场相当鲜明——坚定“唱多”。并且直言“处在大时代转折点上,我们作何选择?我辞去公职来到金融街。”

  11月20日,任泽平接受采访,他开门见山的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认为2015年将是资本市场上的大牛市,股债双牛,股强于债。”

  他说了三个理由:一、“2014年发生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市场观察并确认了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在打虎反腐、锐意改革等方面的勇气和决心,恢复了对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提升了风险偏好。”;第二,自2季度开始的房地产长周期拐点到来,标志着中国经济步入增速换挡期的下半场,房地产长拐点到来,无效融资需求导致无风险利率趋势性下沉、居民大类资产配置从商品房和理财市场转战股市,这也是牛市的重要基础。第三,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宽松,无风险利率进一步下降,降低融资成本,也是牛市最重要的因素。

  值得一提的是,当日他表示,“2015年应该相机抉择转向全面降息降准,并把握一定的度,为改革发展争取一个稳定有利的宏观环境”。11月21日央行宣布降息。

  任泽平此前说,“只有经济复苏,股市才会走牛”这种逻辑可能不适合这个转型时代。他举例说,韩国2000年之后经济增速只有1992-1996年的一半,但股市迭创新高,日本、台湾在上世纪70、80年代经济增速换挡,但股市走牛。

  “这是一个 转型宏观 的王者时代。股市走牛核心看企业利润,而企业利润取决于破旧立新无风险利率下沉。”任泽平认为,中国经济长期底部看到5%,经济增速到5%,无风险利率降一半,股市走牛可上5000点。

  中国社科院金融市场研究室——重现“5·19”行情

  2013年11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发布2014年金融“蓝皮书”,其分报告《2013年的中国股票市场》曾预测,2014年的中国股市,可能会再次出现1999年5月开始的“5·19”行情。

  所谓“5·19”行情,是指1999年5月,中国股市突现“牛市”,上证综指自当年5月19日的1047点发起进攻,短短一个半月时间,便跃上1700点,上涨近70%。这就是中国证券史上著名的“5·19”行情。

  该分报告的主笔、中国社科院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认为,“‘5·19’是一个代名词,是政府有组织地刺激股市,掀起股市上涨的代名词。”

  在尹中立看来,2014年的股票市场与1999年有不少相似之处。

  首先,从中国国内情况看,经济都处于不景气时期。从国际金融环境看,都处在美元上升周期,国内的银行信用扩张受到制约,政府必须倚重资本市场融资。

  其次,从政治周期看,都是在领导人换届的第二年。一般而言,换届第一年的主要任务是人事调整,新领导人在三中全会上提出治国施政纲领,而第二年则进入实施阶段。在国内外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为了维持经济增长,各种政策工具势必会轮番使用,股市作为政策工具之一,自然也会得到关注。

  从政策层面看,今年年中新华社曾经对股票市场连发八篇评论,再次力挺股市,这与1999年6月份的《人民日报》社论有相同的涵义。

  尹中立认为不排除政府资金入市,而且这类政府资金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国家队”。现在来看,汇金公司持仓情况尚不知晓,但社保和保险资金均未出现明显加仓。

  在即将出炉的2015年“金融蓝皮书”里,尹中立预测,明年上证综指可能会涨至4000点到5000点。

  中金公司——流动性逐渐宽松 下半年行情将波澜壮阔

  今年6月,中金公司发布研报坚定看多,该研报指出,下半年将现波澜壮阔行情,2014年全年将实现15-20%的收益目标。

  中金公司指出,上半年大盘指数震幅之低在近年少见。而尽管市场看空之声甚强,但沪指却并未出现单边大幅下跌,这种“稳健”则反应出增速放缓带来的风险以及政策放松、改革持续发力这一反一正两股力量的胶着。中金公司指出,政策放松在继续;人民币有小幅升值趋势;海外资金对A股兴趣增强;沪港通开通在即;上市公司主要股东在主板持续实现净增持;资本市场的其他改革也在引导机构投资者的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中金公司认为市场流动性在下半年继续改善是大概率事件。

  中金公司表示,建议逐渐转向更积极的配置,依然偏向大盘。总体看好地产、钢铁、券商、保险等低估值周期与大消费板块。

  汇金是中金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申银万国——体制变成了一个重要变量

  今年10月23日晚,申银万国召开关于四中全会公报解读的电话会议,申银万国认为,在经济增长弹性比较大,而体制弹性比较小的时候,经济是资产定价的主要影响变量,而在经济增长弹性下来之后,体制的弹性上来了,体制变成了一个重要变量。

  申银万国认为,台湾地区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台湾80年代末的改革与资本市场1987年开始的那轮波澜壮阔的牛市,在归因上是完全承接的,尽管当时台湾经济增速己经显著下行。目前中国经济也己进入这样一个状态:经济增长毫无疑问己进入了一个下行轨道。2012年中国经济开始去出口化,GDP也从连续10年的9%以上变为连续三年的7.5%左右。2014年开始去地产,趋势增长率进一步承压,估计明年增长目标可能会是7,全年增长会是7.2左右,季度之间的弹性也将继续较低。在这种情形下,经济想象力不大,体制弹性将成为资产定价中的一个敏感变量。

  从国际经验来看,经济转型能否成功,能否避免拉美化,一个法治的、公平的、市场化的体制能否搭建将是关键,这也是关注四中全会,关注依法治国的大逻辑。

  在这样的逻辑下,申银万国建议,投资者不要太过于关注一个短期的超预期或者低于预期,建议关注一个中长期的改革框架的打开。这个框架不仅仅是落在经济层面,但它恰恰是经济转型、经济改革和进一步市场化的一个必要的体制前提。从这个意义上说,四中全会是一系列红利的一个开始。如果依法治国能够顺利落地和推进,中国资产的风险溢价将会有一个明显的下降。

  中信证券——市场管制的放松是最大看点

  2013年11月2日,中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毛长青在谈及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机会时表示,从中长期来看是看好中国的资本市场,放在未来3—5年的时间段,中国资本市场可能会迎来中国经济金融转型期的一波牛市,乐观一点可能会在明年的下半年,如果保守一点,在2015年上半年,这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点,政策预期的明确,流动性开始好转。

  此前毛长青表示一个牛市的形成需要具备五个条件:第一、估值的便宜;第二、政策预期;第三、经济的增长能不能见到底部;第四、上市公司业绩增长;第五、流动性充足。

  英大证券李大霄——牛市确实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作为坚定的多头,李大霄就不用多说了,一直坚定坚持唱多。

  今年7月末,李大霄称,现在牛市的基础已经比较扎实,在经历了最长历史的下跌之后,很多珍贵的筹码终于露出,包括被众人抛弃的大蓝筹、龙头股、股息率高的股票等,而这些股票呈现出一个非常重要的基本特征是大股东是在增持的,上市公司是在回购的,汇金公司在买,基金在进场,保险基金青睐,这些股票是非常具有投资价值的,非常集中在上证50、沪深300。

  到了9月,他自信满满地表示:牛市,也许确实来到了我们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