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高管薪酬降低恐回官僚化老路

  以降低“组织选拔”的高管薪酬改善收入分配,也没有多大意义。以官僚化来对待央企高管,可能会使得他们越把高管当高官来做。但是企业是应该服务消费者的,就算降低央企高管薪酬让一些人顺了气,但是消费者得到的服务反倒可能下降。另一方面,只要行政垄断不除,垄断租金就一直存在。央企高管名义薪酬下降,但他们却掌握着垄断租金的使用,那就不免要寻租,即腐败。

  凌书岩

  《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出台,要对不合理的偏高、过高收入进行调整,形成中央管理企业负责人与企业职工之间的合理工资收入分配关系,合理调节不同行业企业负责人之间的薪酬差距,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央企高管分两部分,一部分是由组织上任命并选派到企业行使所有人职责的,一部分是由董事会根据企业发展需要而选任。前者薪酬降低,后者按市场机制确定薪酬。

  这个方案显然能让那些一直诟病央企高管薪酬的人欢迎。在他们看来,央企高管入市场可做高管,入官场可做高官,占尽了便宜,不宜薪酬太高。周永康就是由央企高管而至高官。正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刘学民所解释的,这部分高管非物质激励很多,因此薪酬就应该降低。本次方案看起来公平了很多,但并非没有其他的问题。

  “政企分开”喊了很多年。央企高管可以在高管和高官间转换,本来就是政企不分的表现,而本次央企高管薪酬改革方案对“组织选拔”的高管降低薪酬,等于是确认了“政企不分”的合理性。

  有人开玩笑说:让姜建清坐在沙县小吃谈上百亿的生意,你觉得靠谱吗?这个调侃过可以看出,对“组织选拔”的高管采用非物质激励加低薪酬体系,和市场化的逻辑是格格不入的。

  央企高管薪酬确实是一个大难题。所谓市场化薪酬,其实根本实现不了,而只能是模仿市场化薪酬。

  首先,政府部门或代理人来任命的央企高管,任命方并非产权所有者,由此形成的薪酬,自然不同于股东雇佣高管的薪酬。其次,央企多靠行政垄断获利,这就无法确认,企业业绩究竟是来自于为消费者服务,还是来自于垄断租金。不能确定这一点,就不知道高管薪酬是否合理。因此,央企高管薪酬的所谓市场化,目前只是从企业规模等方面参考市场化企业的薪酬,这是假的市场化。

  央企薪酬要实现市场化,最佳办法就是民营化。即便政府不愿意民营化,最低也应该放开行政垄断。行政垄断不除,谈何薪酬市场化?

  虽然央企高管薪酬无法真的市场化,那也不等于所谓的“非物质激励”是合理的。

  至于降低“组织选拔”的高管薪酬可以改善收入分配,也没有多大意义。既然以官僚化来对待央企高管,那么,恐怕央企高管就越会把高管当高官来做。但是企业是应该服务消费者的,就算降低央企高管薪酬让一些人顺了气,但消费者得到的服务反倒可能下降。

  另一方面,只要行政垄断不除,垄断租金就一直存在。央企高管名义薪酬下降,但他们却掌握着垄断租金的使用,那就不免要寻租,即腐败。

  朱元璋也曾对官员说过:你们做官已经享受了威风,还想拿高薪吗?事实证明,在低薪酬体系下,尽管朱元璋严刑酷法,还是堵不住贪官无数。

  “政企不分”改到今天,不容易。央企高管薪酬问题的解决办法只应该是把央企进一步市场化,而不是官僚化。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