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发改委讲讲香港螃蟹的故事

  发改委干预汽车零配件价格,就像当年香港政府干预系螃蟹的草绳。零配件价格下降,那么,整车价格只好上涨,或者本来整车可以降价的,也不降或者少降了。虽然目前整车销售价格未涨,但那也只是厂商迫于发改委的威胁的一时之举。早晚,东堤损失会在西堤补回来。

  邓新华

  媒体报道,今年7月,捷豹路虎、奔驰、奥迪等进口汽车企业,陆续宣布将对旗下部分整车产品和配件进行不同程度地降价,以应对发改委的反垄断调查。看起来,发改委的反垄断貌似真的为消费者争得了利益,发改委貌似真的是消费者的保护神,但实情真的如此吗?

  我来给发改委讲一个小故事。

  这个故事是经济学家张五常说的。以前香港市场卖螃蟹,都是系着草绳卖。消费者对此非常不满:我买的是螃蟹,但是称重时,草绳的重量也包含在里面,那岂不是我为草绳付了螃蟹的价钱?这个抱怨貌似有道理吧?政府回应消费者的抱怨,规定卖螃蟹不能带着草绳。

  那么,消费者真的从这个规定中获益了吗?当然没有!当商家扣除草绳的重量后,他们把螃蟹的价格上涨了。

  实际上,在螃蟹系着草绳卖的时候,所有商家在竞争下,已经降低了螃蟹的单价,这等于已经扣除了草绳的重量。但是消费者没有理解这一点。螃蟹不能系着草绳卖的唯一结果,就是消费者增加了不便。他们要自己找绳子来系螃蟹。

  价格永远是供求决定的。假定螃蟹卖30元一斤,如果某个政府发神经,规定每一斤螃蟹必须搭配一斤石头,那么螃蟹的单价就会降到15元一斤,这就是供求决定价格。政府永远改变不了价格规律。

  发改委显然没有理解市场规律是怎么回事。网络上的评论者很多人也没有理解这一点。有评论者认为,外资车零配件那么贵,很明显就是垄断之害。这些人没有考虑,外资车零配件贵,对外资车的整车销售难道不是负面影响吗?

  零配件贵,这一因素必然会被市场考虑,那么整车销售价格必然下降。从媒体报道来看,4S店主要靠维修挣钱,零售其实不挣钱,甚至亏钱。很显然,汽车零售、售后价格是一体的,此处高,彼处就低。

  外资品牌车为什么会形成零售不赚维修赚的价格格局?这需要更多调查才能解答。但可以确定,2005年开始实施的《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办法》是影响因素之一。这一“管理办法”对汽车销售、服务做了很多强制规定,那么汽车的售后服务价格肯定要上升。售后服务价格上升,竞争压力下,销售价格只好下降。

  现在发改委干预汽车零配件价格,就像当年香港政府干预系螃蟹的草绳。零配件价格下降,那么,整车价格只好上涨,或者本来整车可以降价的,也不降或者少降了。虽然目前整车销售价格未涨,但那也只是厂商迫于发改委的威胁的一时之举。早晚,东堤损失会在西堤补回来。

  发改委貌似在玩市场规律,但其实它玩不了市场规律。但是发改委自身倒是没什么损失,最终被玩的,还是企业和消费者。那些支持发改委的消费者,应该好好理解一下螃蟹的故事。

  发改委并非不能降低车价。它完全可以放弃对汽车业的各种规划、目录、备案等干预措施,不要去管销售、服务等,降低汽车进口关税,那么,汽车价格会应声下降。但是发改委显然没有真的打算降低汽车价格,它只是用它的权力作秀给消费者看,而不是放弃它的权力。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