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4货币政策会有变化

  真的要全面降息降准了吗?官方、主流经济学家、投行人士的表态和动作令观者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摆在观者面前的有两个问题:央行会不会全面降息降准?央行操作的逻辑是什么?

  马克

  名人曹山石昨天在微博曝光说,今天下午,央妈将请诸多知名人士参加货币政策建议会议,或为货币是否进一步宽松走向全面降息做舆论准备。

  而一直竭力唱好中国经济,一贯主张“中国还有维持8%增长20年潜力”的林毅夫近日却罕见呼吁下调经济增长目标至7%-7.5%,很是意外。

  瑞穗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称“降息降准迫在眉睫”,呼吁政府切勿错失宏观调控最佳良机。

  真的要全面降息降准了吗?官方、主流经济学家、投行人士的表态和动作令观者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摆在观者面前的有两个问题:央行会不会全面降息降准?央行操作的逻辑是什么?

  一切的一切,源于7月中国宏观数据反转向下,8月经济数据更加恶化。进口继续萎缩,发电量今年来首次负增长,城镇固定投资创2001年来最低增速,商品房销售面积大幅下降,社会融资规模大幅下降。这是自2008年“四万亿”投资计划以来,中国经济从未有过的糟糕表现。虽然李克强的态度从当初的力保GDP增长速度在7.5%到目前在这个区间上高一点低一点都行,出现了微秒的转变,但如此恶劣的经济数据恐怕会令他寝食难安。数据糟糕的原因是多方面,比如王岐山的强力反腐让官员无心工作等等,但木已成舟,当下总理关心的是如何解决问题。李克强在达沃斯论坛上说的鼓励创新,营造一个更好的商业环境自然是不错的选择,但都是中长期的药方,唯有借助央行放松货币才是短期内能让数据得到显著改观的手段。银行信贷一放松,政府投资一上去,GDP数据就能蹭蹭蹭往上窜啊。

  从当前各地政府的动作来看,也有倒逼央行放松货币的态势。以东北二省为例, 2013年黑龙江省公共财政收入1277.4亿元,增长9.8%;公共财政支出3369.2亿元,增长6.2%;财政赤字2091.8亿元。然而黑龙江在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却在6月份出台了65条促进经济增长的措施,总投资竟然达到3000多亿元。钱从何来?显然政府没有钱,黑龙江政府穷到连给西林钢铁的4000万财政拆借都拿不出来。

  再看辽宁,2013年辽宁公共财政预算收入3337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支出为5128亿元,财政赤字1791亿。而仅在大连一城,目前所知的工程,如烟大海底隧道需要2600亿,全球最大海上机场需数百亿。依然是这个问题,钱从何来?

  据统计,目前各省市今年重大项目的计划投资总额已经高达6万亿元。

  中央层面也不甘落后,棚户区改造一下就是上万亿的投入。钱从何来?

  钱!钱!钱!既然财政无法支持,那唯有央行印钞,通过银行系统支持这一条路可走。

  指望民营资本投资,显然不可能。在国内,身家上亿就是大老板,和政府动辄百亿千亿的投资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据说马云上市以后将成中国首富,身家将超千亿,但这个身家连半条大海底隧道都填不满。大连政府面对首富笑而不语。

  在中国,能够控制印钞机的是中央政府,百姓没有话语权,但每一次的印钞都会招致百姓的反感,因在其中受益的是银行、投行、地方政府、国企、以及与政府有关系的企业这些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得新钱的部门和部门里的个人。这些人有钱了就能买房买车买奢侈品,从而推动物价的上涨和企稳,而作为下岗工人或者街头的贩夫走卒,因其处于货币链的尾端,在最后阶段才能得到新钱,所以面对扶摇而上的房价,越来越贵的学费和医药费用,只能望洋而叹。更为此会闹得妻离子散。吴晓波在《中国工人阶级的忧伤》一文中就曾讲述了一个沈阳铁西区下岗工人家庭的悲剧。妻子抱怨丈夫没本事,丈夫埋头吃饭,一语不发,妻子抱怨不止,丈夫放下碗筷,默默走向阳台,一跃而下。观者可曾想过这对夫妻不幸的根源是什么?

  话题扯远。正因百姓反感政府印钞,所以政府每一次的大规模印钞,都需要舆论的支持,以此来抚慰百姓受伤的心灵,比如2008年的“四万亿”,再比如今日十分相像的情形。

  其实这几年人民币的印刷速度一直没有降下来,人民币总量在去年刚破100万亿的声音犹在耳边,今年在“微刺激”和“定向增发”的新概念下就悄无声息地突破了120万亿。只是,现在这个速度还不够,政府需要更多的钱才能满足其数万亿投资的欲望和维持经济数据上的好看。所以,货币全面宽松或可期,只是会包装成一个新的名词和新的概念,如何包装概念,这就要看我们的主流经济学家的水平和功底了。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