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公投:国土也是一场生意

  那些公投独立或加入其他国家的地区,其土地上的人们和他们的财产并没有消失,他们只不过换了一家政府纳税而已。一个墨西哥人移民到美国,他也是换了一家政府纳税,而公投只不过是一个地区的人们集体换个政府纳税。但是这种改变却会对政府构成压力。如果政府不好好干,就会失去更多的纳税人。

  作者:凌书岩

  苏格兰公投从英国独立,当地时间19日结果出炉,55%选民投下反对票,对独立说“不”。

  但是公投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说明太多问题。当然不止苏格兰有公投。2002年,东帝汶通过公投成功独立。今年3月份还有克里米亚公投之后加入俄罗斯。

  在苏格兰公投前,英国首相卡梅伦只能打感情牌,哭着劝苏格兰人不要独立,而不能施加武力,这是文明的进步。

  美国南北战争就动用了武力。中国很多人认为,南北战争是解放黑奴的战争,这是受教科书的影响。尼克松访华时,周恩来就是这么认为的,这大概是受当时盛行的“解放”叙事的影响。尼克松告诉他,南北战争其实是维护美国统一的战争。周恩来说,那就各自保留观点吧。但是,按照美国宪法的法理,美联邦是各州自愿加入组成的,那南方各州当然也就可以退出。林肯领导的北方政府的做法比起今天英国政府的做法来说,可谓野蛮。

  很多人心目中,国土是寸土不能丢的,所谓“一寸山河一寸血”。很多人不能接受国境线的改变。但在很多国家,却不是这么回事。就以美国而论,1803年,美国从法国购买了路易斯安那;1819年,美国从西班牙购买了弗罗里达;1867年,美国从俄国购买了阿拉斯加。可见,国土也可以是一场生意。

  经济学家陈志武说过,如果某块国土成了不良资产,那么政府也应该可以处理掉它。对公司来说,对不良资产当然要处理,这是明智的做法,人们也能够接受。但是人们不能接受政府对于不良土地的处理,结果要浪费大量的资源来维持不良资产,其实是得不偿失的。

  美国与其他国家的领土交易完全是政府间的事,老百姓说不上话。而普通人们参与的公投,比领土交易更具有合理性。如果人们越来越接受公投,将会发生什么呢?世界将会变得更丰富多彩。

  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经说过,破产的航空公司,它们的资源并没有消失,而只是换了主人而已。那些公投独立或加入其他国家的地区,其土地上的人们和他们的财产并没有消失,他们只不过换了一家政府纳税而已。一个墨西哥人移民到美国,他也是换了一家政府纳税,而公投只不过是一个地区的人们集体换个政府纳税。但是这种改变却会对政府构成压力。如果政府不好好干,他们就会失去更多的纳税人。

  苏格兰独立公投,说起来有很多民族因素,但其实说到底,还是因为对英国政府这个纳税对象不满意。假如英国政府早点给苏格兰更多自主权,也许就没有公投这回事了。苏格兰倡导独立的政党,是更倾向于高福利的。具体的政策没有关系,如果苏格兰高福利搞不下去了,也许有些地区又会回到英国。

  苏格兰公投事件对大国来说,其启发就是一定要多给地方自主权,轻徭薄赋,如此,人们的向心力就会更强。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