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铁男一句话可大量减轻王岐山工作量

  权力创造租,租产生贪官,然后由此产生中纪委、中组部、媒体……等等许多的工作量、工作岗位,而这一拉动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假如根本就没有审批权,就没有那么多的贪官,那么,中纪委、中组部、媒体……这么多的人力资源就可以用在更有价值的领域,产生社会财富,而不是陪贪官玩猫鼠游戏。

  作者:邓新华

  前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案庭审,而在9月22日前后,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原司长陈斌、价格司副巡视员郭剑英被检方带走调查。发改委大概是今年落马贪官最多的部委了。

  以往贪官落马,检讨的时候,喜欢说“放松了自身的思想改造”之类的话,而媒体喜欢说一些“加强对权力的监督”的陈词滥调。刘铁男案中,比较引人关注的一点,是刘铁男提出,为了戴罪立功,经过他的研究,“写了就如何反腐的建议的材料,主要内容是结合我的亲身体会,提出在市场经济中,审批权应当大量下放到市场,从源头上解决政府不该管的一些事。”

  “租”是一方把某物给另一方使用,不管对方是亏是赚,都要收取的费用。若与对方共同承担风险,就是投资了。政府官员本来手里没有资本出租,但是他们可以创造“租”。审批权就是一种租。手握审批权的官员,给企业批文,就可以收取企业的钱。和出租房子、机器不同,官员的这种租,是没有任何社会贡献的。

  减少审批权可以大幅减少腐败,这个是经济学常识,不需要刘铁男研究。李克强总理也早就提出,简政放权是对腐败釜底抽薪。不过,刘铁男结合“亲身体会”来谈,也算增强了说服力。

  发改委为什么落马贪官最多?就是因为它权力最大、租最多。在每一项审批权后面,都有惊人的贪污,这个可以赌,而且百赌百赢。

  媒体为什么喜欢说“加强对权力的监督”?那是因为,这样可以为媒体创造工作岗位。但是其实这样的工作岗位是不需要的。因为,只要大幅削减政府权力,就可以大幅减少腐败,还需要那么多监督者干什么?

  媒体吸引眼球的工作,也是越来越困难了。周永康案之后,现在还有几个人对副部级的贪官落马感兴趣?

  相应的,中纪委抓贪官雷厉风行,工作量很大,但其实它的工作量也是可以大幅削减的。权力创造了租,有租就有贪官,有贪官又为中纪委提供了大量工作岗位;中纪委大抓贪官,中组部又得忙着补人,所以前一段有人说:王岐山一发力,忙坏了赵乐际。

  经济学上说,一项消费让商家获得收入,拉动商家的消费,如此连环拉动下去,就是“乘数效应”。尽管建立在“乘数效应”基础上的凯恩斯理论大错特错,但“乘数效应”理论本身并没有错。凯恩斯只是没懂得考察第一环的消费有没有价值。

  “破窗理论”就是一种“乘数效应”。“破窗理论”是说,小孩打破窗户,主人修窗户让玻璃商、修窗工人获得收入,而玻璃商、修窗工人买面包又让面包商获得收入……无限连环下去,就是“乘数效应”。凯恩斯理论据此说,小孩打破窗户是刺激经济发展。在150年前,法国伟大的经济学家巴斯夏就已经指出这一谬误:假如窗户没有被打破,那么,主人可以用修窗户的钱买一本书,一样可以拉动书店、作者、面包商等等一系列的环节产生收入,而主人还多了一本书,这才是有利于经济的。

  同理可知,权力创造租,租产生贪官,然后由此产生中纪委、中组部、媒体……等等许多的工作量、工作岗位,而这一拉动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假如根本就没有审批权,就没有那么多的贪官,那么,中纪委、中组部、媒体……这么多的人力资源就可以用在更有价值的领域,产生社会财富,而不是陪贪官玩猫鼠游戏。

  当然,削减审批权让企业释放出的生产力,更是一大笔财富。

  总理已经提出简政放权,落马贪官刘铁男已经发出了沉痛感言,只要加快落实,就可以挽救大批贪官,大幅减少中纪委的工作量。从这个角度来说,应该给刘铁男算立功赎罪。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发改委两官员被带走调查 主管产业政策及商品价格

  新视角第996期:如何拯救发改委

  新视角第988期:清朝"老虎"为何越打越多、越打越大?

  新视角第986期:企业为什么害怕发改委

  新视角第980期:邓小平时代为什么没有大老虎?

  新视角第975期:打虎王岐山为何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

  邓小平曾告诫越是高官越要查

  吴敬琏茅于轼评价“打老虎”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