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能授予中国人

  曾经在197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哈耶克反对设立这个奖项,其中一个理由是他认为奖项将赋予经济学家不该有的权威。

  作者:马克

  2014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将在10月13日下午晚间时分揭晓,著名经济学家马光远先生在微博上讽刺说中国学者不配获这个奖,称“中国学者甚至连每年得奖的人都认不全,连最前沿的学者在搞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以前的理论都没搞全懂,得奖不是开玩笑吗? ”他认为他们这一代的学者,如果能用“成熟的理论解释中国经济,并能提出好的建议避免政策犯大的错误已是大幸! ”。

  笔者认同马光远先生的结论,认为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能授予中国人,不过笔者怀疑的是这个奖项本身。

  经济学这门学科归根到底在研究人的行为,因为所有的经济活动都是人类的活动,都可以化解为个人的选择。而人的行为究竟是不可预测的。知道过去并不代表可以预测未来。同样的环境和条件,一个人在昨天做出这个选择,他在明天会做出另一个选择,完全是主观和随机的。所有的经济学模型都是建立在对过去人类活动的解释上,对于预测未来没有丝毫帮助。经济学家们对美国大萧条建立了无数个数学模型,但这些模型,只要把时间线一拉长,都是错的。

  所以,经济学究竟是不是一门科学,值得怀疑,而且这个问题在笔者之前也已经有很多人提出过了。

  笔者认为这个奖不该授予中国人的第二个理由,是因为这个奖项的分量太重,影响面太广,后果是我们所无法承受的。曾经在1974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哈耶克反对设立这个奖项,其中一个理由是他认为奖项将赋予经济学家不该有的权威。和自然科学奖项只影响行业内人士不一样,诺贝尔经济学奖影响的是政客、媒体和公知,那些有能力制定或影响国策的人都会乐意听听一个诺奖获得者聊聊经济形势,并对经济政策出谋划策。哈耶克认为这会使经济学家变得“狂妄”。

  笔者赞同哈耶克的结论,只是觉得哈耶克太低估了政客、媒体和公知们的心智。在我们这个社会普遍发生的现象,并非是政客听从经济学家的建议,而是政客采纳迎合他们内心想法的经济学家的建议。能够当上领导人,或能够获得一定话语权的人,都不是傻瓜,对于人类的行为,社会的模样,国家的将来,早有自己的设想,不需要再聆听经济学家的教诲。他们需要经济学家为其站台,不需要的时候就弃之如敝屣。他们只是需要一个能够说服大众的牌坊。诺贝尔经济学奖就是一个最好的牌坊,因为它有权威性,大众认可。

  在这个问题上,大众犯了一个错误。大众总觉得专业的事情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在自然科学上,这个结论成立,谁也不想牵扯到物理学的那一大堆深奥术语中去。但涉及到人类社会,难道让他人决定你的行为是正确的吗?难道应该让“专业的人”决定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而你没有任何表示异议和反对的空间么?

  于是,政客们会理直气壮的把那些符合他们口味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摘出来,施行符合他们愿望的政策。而对于那些不符合他们口味的家伙,则视而不见。诺贝尔经济学奖自1968年颁发以来,曾经颁给了哈耶克、弗里德曼、科斯、奥斯特洛姆这些提倡小政府的经济学家,但哪个政府和政客真正采纳了他们的建议,除了撒切尔夫人外,其他赞赏自由市场的政客都是口惠而不实至,就连那个里根,也是口挂弗里德曼,行的另一套东西。我们所见到的,倒是主张大政府,主张央行印钞的那一批经济学家频频成为政客们的座上客。

  回到中国,倘若有一天让鼓吹政府投资的某经济学家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一定会被捧为瑰宝,他的理论必会被用于压制反对的声音。如果像张五常这样反对新劳动法,与大政府格格不入的经济学家获奖,多半只会客客气气的宣传一下。如果突然从某个角落里冒出主张废除央行,主张政府不再垄断货币的家伙获奖,那就直接无视了。

  时寒冰先生曾经在2008年的时候撰写过一篇“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能授予禽兽”的雄文,文章中对茅老等人提出了严厉的批评。他认为中国经济学家缺少良知,而一旦他们获得诺奖,他们的观点就会变成国策。

  笔者不同意时寒冰先生文中的内容,也认为他多虑了。笔者更加担心,如果某支持大政府的经济学家获奖,会让中国在大政府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所以,从这个想法出发,中国人还是不要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为好。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