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GDP养活老百姓 而是老百姓创造了GDP

  一句话,不是GDP养活老百姓,而是老百姓创造GDP。政府如果放弃保GDP的思路,而是让GDP作为一种自然结果,就可以从这个结果观察经济的状况。

  作者:邓新华

  中国三季度GDP年率7.3%,创5年半最低增幅,预期7.2%,前值7.5%。宏观经济学家又要开始猜测政府下一步会不会降准降息、宽松财政了。

  现在“新常态”这个词在财经界非常流行。但是什么是新常态?各有各的说法。但似乎有一点是很多学者的共识:新常态就是告别高增长。

  前不久,我在访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黄益平教授时,问他,如果新常态意味着降低经济增速,那么,这个增速是否会一直降低下去。黄益平教授没有直接回答,但是他认为,长期来看,经济增速会下调。黄教授还说到一个现象:温室企业。所谓温室企业,就是经济增速在8%以上时,它们还能活得下去;低于8%,就活不下去了。我对黄老师说,这是个有意思的事情。本来,是企业干得好,才有经济增速,现在却反过来了,要政府刺激GDP,才能让这些企业继续干下去。

  整个中国财经界,从政府到学者到企业到媒体,很多人陷在一个巨大的怪圈中,那就是目的和手段倒置。本来,是经济发展好,人们才会增加消费,消费是目的,但是,上一届政府却刺激消费来维持经济增速,消费被当成了手段。本届政府愿意接受较低的经济增速,但是,也有底线,那就是保就业。问题在于,本来是老百姓就业好,生产要素配置高效,才有经济增速,现在却要保经济增速,才能保就业,这同样是目的和手段倒置了。

  GDP只是一种统计数据,它是人们经济活动的结果,相当于温度计。GDP数据的各种问题,学者们已经指出了。它最大的问题是,它只反映当前的部分现实,却不反映未来趋势。政府通过宽松货币等手段,可以牺牲未来GDP,而使眼下的GDP数据好看。GDP数据不会告诉政府,你眼下保住了GDP,但未来经济会受到更大的损害。这使得在政府眼里,整个中国经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温室,需要政府细心呵护。而一些“成功”经验又表明,政府确实可以保GDP。

  但是这种保出来的GDP,而不是干出来的GDP,时间长了会让人厌倦,因为老百姓并没有从中受益,反倒受通货膨胀之害。这种GDP是为谁辛苦为谁忙?

  所以,当政府宣布可以接受较低的经济增速时,很多人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然而,这其实是一个陷阱。

  在邓小平时代,邓小平不愿意接受低经济增速,他不断给官员们施加压力。但是,邓小平的智慧之处在于,他知道GDP是结果,而不是手段。他似乎认为,低经济增速意味着改革不到位。他不让官员们保GDP,而是督促官员们加快改革。

  高经济增速可能是政府短期刺激出来的,不是好事,但并非所有的高经济增速都不是好事。如果市场程度高,资源配置高效,人们就业充分,如此涌现的高经济增速就是好事。相反,如果长期低经济增速,那就意味着,人们创业、就业受到阻碍,资源配置效率较低,这不是什么好事。邓小平的智慧才是对的。

  一句话,不是GDP养活老百姓,而是老百姓创造GDP。政府如果放弃保GDP的思路,而是让GDP作为一种自然结果,就可以从这个结果观察经济的状况。如果出现了经济增速低的结果,那就说明,经济过程有问题。而政府不把GDP当结果,而是当成手段使用时,GDP就复杂了。它成了一个让宏观学者、政府官员猜来猜去、谁都不得要领的指标。

  政府接受较低的经济增速这一陷阱其实是个观念的陷阱。它表明,政府并不愿意放弃自己呵护GDP温室的责任,只不过,政府可以接受温室的温度稍低一点,很显然,这仍然是老一套的思路。这种较低温度的温室,就是学者们爱说的“中等收入陷阱”。其实,世上本没有“中等收入陷阱”,学者们叫嚷得多了,就有了“中等收入陷阱”。

  政府为了保持低温室,会做什么呢?这又要引得学者们大费思量了。像“定向降准”等所谓的“滴灌”措施,被“发明”出来维持低温室,然而,时间一长,低温就会不断地低下去。

  所幸的是,中国仍然有改革的惯性。集体资产经营权改革等诸多改革,如果推进得快,可以为经济增速作很大的贡献。现在是改革思路和温室思路赛跑,希望改革能够胜出。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