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军买画与企业家食言

  中国人,能否走的慢一点,正如GDP在减速一样,我们的生活节奏也该慢下来了。王中军身家68亿,他都能拿出接近20分之一的财产买一副大家都看不懂的画,作为没他那么有钱的普通人等,你们又有什么理由那么拼命呢?

  作者:马克

  今日听闻华谊王中军3.77亿人民币买下梵高名画的消息,笔者不由莞尔,当下想到微博上肯定会是一片骂声和争论。中国人向来喜欢把别人的事情当自己的事情去管,别人用自己的钱买iPhone6他们也要骂,王中军涉嫌拿股民的钱为自己买名画当然更是“罪大恶极”了。

  且抛开个人处置自己的私产天经地义的争议不谈,王中军买名画最大的问题不在于此,而在于涉嫌“食言”。

  王中军本没有钱,成立于2009年的A股创业板造就了一大批富豪,包括一大批影视明星和娱乐界人士,他就是其中一位。王中军在去年减持了自家华谊兄弟(300027)股票,套现了5个亿。今次的3.77亿巨额资金很有可能就是来自于去年的减持获利。而在当时,王中军的解释是为了“孩子工作”。如果这笔钱的确来自那时的5个亿,如果他的孩子的工作与苏富比无关,则他难逃“食言”之过。

  不管怎样,大佬“食言”的现象在中国屡见不鲜。前不久罗锤子刚刚砸掉对粉丝的承诺,把锤子手机惊人幅度降价。而就在王中军买名画新闻传出的这一天,又传出宋卫平回归绿城的消息。曾经说过“从不后悔卖掉绿城”的宋卫平也食言了。

  当代最著名的“食言”段子当属马云不做游戏,此君曾在2010年向温家宝汇报说因为中国是独生子女家庭,孩子都玩游戏国家怎么办,所以宁愿饿死都不做游戏。这种胸怀天下的情怀让人感动,却不想如今阿里游戏已经悄然上线,让马云成为了笑柄。

  笔者以为,普罗大众没必要把企业家大佬“食言”的事情看得太重,因为没有一条法律规定不准食言。这也不是衡量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

  中国人目前最大的问题还在于“急躁”,正如飞速增长的GDP一样,我们处在一个狂飙突进的时代,每个人都急吼吼的向前冲,甚至看不得别人有钱。当然主因还在央行滥发货币导致大众不能依靠积蓄过活。18,19世纪的欧洲人能够过着悠闲的生活,能够诞生梵高这样的巨匠,恰因为他们可以靠积蓄过活。在简·奥斯汀和巴尔扎克等人的笔下,人们只关心每年有多少租金收入和利息收入,不会说自己的本金翻了几倍和做生意赚了多少钱。这与我们今天的生活状态是截然不同的。

  王中军买梵高名画给大众以强烈的突兀感,根本原因就在于此。于是在这个大背景之下,人人都变得急躁不安,大家都在算这3.77亿能够干多少事情,能够赚多少钱回来,却不曾想王中军或许只是想在客厅里静静地享受看梵高的时光。我“食言”又怎么了,过的开心就行,甚至企业的命运也在我的一念之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人生一场,游戏一场。王中军是看透了,玩太极的马云也早已看透,似乎都过不起那么快节奏的生活来了。

  中国人,能否走的慢一点,正如GDP在减速一样,我们的生活节奏也该慢下来了。王中军身家68亿,他都能拿出接近20分之一的财产买一副大家都看不懂的画,作为没他那么有钱的普通人等,你们又有什么理由那么拼命呢?对一些人来说,工作是为了工作,但对多数人来说,工作是为了生活。舍本逐末,为了多挣那么一点钱而牺牲生活,那就不对了。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