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应该研究怎么保护老百姓权利

  假如智库、政府都往尊重产权的方向前进,经济自然进入良性发展阶段,官员不再重要,智库都可以取消。最好的发改委是努力改革,把自己改得没有存在价值的发改委;最好的智库也是往消灭智库的方向努力的智库。

  作者:凌书岩

  上周中央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讨论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中央早就重视智库,这次会议让智库更热。

  智库类型很多,平时媒体最关注的,还是财经智库。经济学从业者很多,在社科领域,可能仅次于法学了。很多人认为经济学能帮助人做生意、买股票,或者预测宏观调控形势,但很可惜,经济学做不到这些。

  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之后,英国女王问英国经济学者:为什么你们没有能够准确预测危机的发生?英国经济学者表示很羞愧。但其实他们没必要羞愧,因为经济学就不是干这个的。经济学只是揭示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因果关系,学习经济只是增加对世界的了解,而不能帮助人锁定市场风险。假如经济学可以帮助人锁定市场风险,那么,学习经济学的人起码要翻十倍以上。

  最好的经济学理论也只能说,一项刺激政策可能导致经济危机发生,而无法提供依据来确定何时发生,甚至也无法确定危机是否必然表现出来。假如与此同时政府加大改革,比如土地体制改为个人所有,那么危机有可能掩盖过去。但危机掩盖过去不能否定刺激经济是诱发经济危机的因素。

  在经济学界,常常有人预测危机,而且总有人预测对。那些预测对了的人,并没有掌握什么秘诀,而只是运气好而已。因为无数人预测,总有人对。但从来没有人始终对。没有任何模型可以帮助人始终对。

  假如政府寄希望于智库来提供正确的宏观调控意见,那注定要失望。因为无论是宏观经济,还是产业发展,都不存在正确的宏观调控。

  那么经济学究竟能做什么?经济学可以揭示的是产权的重要性。如果政府尊重产权,那么,经济就能快速且持续地发展。这个道理说起来简单,让人感觉难以相信:经济学就这么简单?其实,这句话不简单,它包含着对世界的因果、人的行为逻辑的深刻理解。

  但是,如果智库只能说说尊重产权,就会给人感觉技术含量太低,很难获得政府拨款。假如政府官员只要尊重产权,不能干预经济,官员们也会觉得心有不甘。他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干预来获得增长,这才体现他们的本事。现实中,智库总是要“发明”无数模型,来“帮助”政府应对经济形势。政府对这种智库很喜欢,但结果是大家相互带到沟里。当然,他们在经济政策上很失败,但他们的个人收入却没有失败,甚至还会增长。因为无论多么失败,他们都会想方设法说成“避免了更大的灾难”,以此来套纳税人更多的钱。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张军认为,今天,经济学家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1980年代。1980年代,经济学家的意见,可以产生巨大的边际改进,但今天,经济学家们讨论的问题更技术化,边际改进更小。

  之所以出现张军教授说的这种现象,是因为,1980年代,经济学者主要研究老百姓的权利改进,而权利改进必然带来经济上的巨大收益。今天学者抛开权利改进,纠结所谓的技术问题,当然没有什么效果。

  并不是今天的中国就没有经济增长的巨大空间了。中国还有很多权利需要大幅改进,智库其实应该研究这些问题。假如智库、政府都往尊重产权的方向前进,经济自然进入良性发展阶段,官员不再重要,智库都可以取消。古人云:“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最好的发改委是努力改革,把自己改得没有存在价值的发改委;最好的智库也是往消灭智库的方向努力的智库。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