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百姓不要被吓得跌进“中等收入陷阱”

  经济发展陷阱都是观念的陷阱。观念错误,每一种发展程度都有陷阱。穷国反市场,于是一直在“低等收入陷阱”里;新兴经济体从市场化改革转向,于是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欧美日市场因素减少,于是陷入“高等收入陷阱”。

  作者:邓新华

  习近平主席在APEC上说:“对中国而言,‘中等收入陷阱’过是肯定要过去的,关键是什么时候迈过去、迈过去以后如何更好向前发展。”

  “中等收入陷阱”这个词在经济学界很流行。学界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其实这个定义大有问题。

  “中等收入陷阱”是一种现象,而并非规律。不是所有国家都会出现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比如美国就没有出现过。同时,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地区陷在低等收入状态,但没有人说他们存在“低等收入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不是收入陷阱,不是说达到某个程度的收入就必然陷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是观念的陷阱。

  低等收入国家为什么低收入?那是因为不尊重产权、没有市场经济。中国30年前从低收入国家起步,借助市场化改革大幅改善人们的生活水平。在改革的初期,人们眼见到经济越来越发展,尽管对收入差距的变化也有很多人不满,比如摆摊的比国企员工收入还高就让国企工人不满,但很少有人否定改革的方向。正是这种相对比较坚定的市场化社会观念,保证了中国经济的长期高增长。

  但是,在中国经历了20多年的高速发展后,经济学界突然兴起了“中等收入陷阱”论。许多人说:虽然中国发展很快,但这种发展是不对的,是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那么应该怎么做才不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呢?他们的药方是:政府多干预。劳动合同法、反垄断法、收入分配等都出来了。

  同时,外国学者也来忽悠中国人。11月初在海南的一个国际论坛上,一些欧洲智库的学者就忽悠中国人多调控。以前中国穷的时候,他们一眼可以看出中国缺乏市场因素;现在中国发展快,欧洲却停滞了,他们不反思欧洲的失误,还来教育中国人学习欧洲。

  这些忽悠有一个好听的词:转变经济发展方式。

  在中国没有进入“中等收入陷阱”前,学者们就吓唬说:到了中等收入程度经济就会跌入陷阱啊!

  很多人是欢迎这种吓唬的。以前大家都穷,迫切的问题是解决温饱问题,想分蛋糕也没得可分。现在有资本折腾了,很多人就想着折腾了。学者们的话正好迎合了这种心态。

  于是,市场化改革转向,“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政府今天强刺激,明天微刺激;今天反垄断,明天打小产权房……于是,“中等收入陷阱”真的来了。然后大家说:学者们好准!

  其实,“中等收入陷阱”恰好就是这样吓出来的。为什么之前那些国家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不是因为它们没有转向,恰恰是因为它们转向了。

  为什么美国、英国没有“中等收入陷阱”?那是因为没有人在它们达到中等收入时吓唬它们转向。

  天下本没有“中等收入陷阱”,爱吓唬的学者多了,于是有了“中等收入陷阱”。

  经济发展陷阱都是观念的陷阱。观念错误,每一种发展程度都有陷阱。穷国反市场,于是一直在“低等收入陷阱”里;新兴经济体从市场化改革转向,于是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欧美日市场因素减少,于是陷入“高等收入陷阱”。

  中国目前并没有陷在“中等收入陷阱”里出不来,毕竟,改革的惯性还在。老百姓不要被”中等收入陷阱”理论吓住。有市场,无陷阱;无市场,必陷阱。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