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凯蒂先生的悲惨中国行

  《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托马斯·皮凯蒂前几天来到中国宣传他的书和理念,但讽刺的是,把他捧成明星和让他致富的不是别的,正是他所深深忧虑的狂飙突进的资本。

  作者:马克

  万众瞩目中,《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尊敬的托马斯·皮凯蒂先生来到了中国。

  但他绝不会想到,等待他的会是4天11场的连轴转演讲;他绝对想不到,等待他的会是连从一个演讲地点奔赴另一个演讲地点的途中都要接受采访;他绝对想不到,等待他的会是一个接一个的饭局;他绝对想不到,竟然会有媒体为了采访他而专程等待12个小时却无果。

  这是巨星级的待遇!

  从他下飞机的那一刻起,他就陷入了无尽的会议、采访和饭局,陷入了记者、学者、老板的重重包围中。他就像一台机器,被榨干最后一滴机油;他就像一头奶牛,被挤完最后一滴奶。在万达索菲特的最后一晚,终于结束所有行程进入电梯,这位法国壮汉的魁梧身躯,竟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可怜的皮凯蒂先生,恐怕中国给他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就是两个“堵”,一是北京的堵车,二是市场化媒体和学术机构的不知疲倦的疯狂拥堵。

  这位习惯了每周四天半工作的法国人,恐怕难以理解,为何会有150家媒体在周末本应休息的时候,堵门要求采访;恐怕难以理解,四天的北京上海行程安排为何会如此惨无人道的紧张;恐怕难以理解,中国的学者和老板为何在周末还要呕心沥血的四处交际。在法国人眼里,周末应该陪伴家人,连巴黎香榭丽舍上的商店都不开门。

  不过好处是,皮凯蒂先生带着空盆而来,想必是赚的盆满钵满而离去。

  讽刺的是,把皮凯蒂先生捧成明星和让他致富的不是别的,正是他所深深忧虑的狂飙突进的资本。记者、出版社、机构的追星行为背后都是利益在驱动,都是资本的逐利性在驱动。从1978到2014,三十多年来中国人在其他方面的自由尚且不谈,在一个方面拥有了相对绝对的自由,那就是赚钱的自由。允许资本赚钱,于是出现了中国奇迹。

  在当代中国,没有人会阻碍你赚钱,尤其是赚大钱。当然各行各业都存在有形的和无形的门槛,有着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限制,国企和民企的不同待遇等等,但就赚钱本身来说,制度本身不会妨碍你。国人也普遍认为赚钱天经地义,虽然无数人抱怨房价太贵,但街头巷尾怎么说的,“今年不买房,一年又白干”,更多人看到的是如何利用房价上涨赚钱,有机会不抓住才是可耻。11月15号上午在皮凯蒂演讲现场那位发表抗议的群众歇斯底里的喊出“收入不平等有什么错”,其背后代表的正是这种普遍的共识。

  笔者要修正一下,“不平等”在现代汉语里是一个贬义词,“收入不平等”的表述并不恰当,其实应该是“收入不平均”。窃以为,在《21世纪资本论》的中文翻译里,“不平等”应该翻成“不平均”这个中性词,这也是作者的原意所在,因为有人赚的多,有人赚的少,这本身并没有不平等的地方。所以正确的说法,是“收入不平均有什么错”。

  不赚钱的事情谁会去干?皮凯蒂先生的观点火了,所以出版社、媒体、机构都会拼命压榨他的价值,也顺便让他自己赚到了钱。

  他为什么会在中国火起来?当然和霸气的书名有关,不过笔者以为,更重要的还是另类。在一个人人都以为合法赚钱天经地义的地方,一个人突然冒出来喊一句:“有钱人不能赚这么多钱,哪怕是合理所得也不行。”自然会显得与众不同和独树一帜。按皮凯蒂先生的理论,应该对身家千亿的马云收重税,而当下有几个人会认同政府从马云的钱袋里抢钱呢?就好比李宇春打扮的像男人,吴莫愁唱的鬼哭狼嚎一样,正因为和别人不一样,才能成为冠军。在观点的市场也是如此。

  如果按皮凯蒂先生所建议的,对于最有钱的人征收80%的所得税,对于资本征收百分之几的资本税,对于遗产征收1/2的遗产税。那媒体、出版社和机构还会那么拼命的工作吗?他会被捧成巨星吗?他会有机会在金碧辉煌的万达索菲特看表演和享受美酒佳肴,享受舒适的套房吗?没有人再会认真工作,因为赚了钱也要分给别人,凭什么我要和懒汉分享我的财富?

  旁边的分论坛上,身价数十亿人民币的周鸿祎和曾经掌管数千亿市值公司的中移动老总在大谈创新,座无虚席,旁听者众;与他同席吃饭聊天和讨论的,都不是穷人。颇为讽刺。

  四天过去,尊敬的皮凯蒂先生终于可以结束他的悲惨中国行了,提着他的钱袋回到欧洲享受美好生活了。笔者不知道现代中国会不会因他而改变,但可以肯定他注定不会像马克思那样在穷困潦倒中去世。

  不过笔者有一点认同皮凯蒂先生和姚洋院长,当一个社会里,最低层的10%的人收入只有总收入的百分之零点几,而最顶层的10%的人收入能占到总收入的40%,这样的社会,如果贫富差距继续扩大,早晚会变成一个坐落在火药桶上的社会,随时爆炸。

  或者换种说法,如何帆先生所说,如果贫富差距继续扩大,我们将会从一个拼搏社会变成一个拼爹社会。社会各阶层之间的流动性将消失,阶层将固化。穷人世世代代是穷人,富人世世代代是富人。我们将回到以前的等级社会,那会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前景。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