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马云征税,还是等他捐款?

  马云说不要征税,让他自己捐,屌丝应该支持。不要阻碍他通过投资造福消费者。即便他最后食言,那也仍然对消费者有利。最要反对的是借助权力的致富。不是因为致富是错的,而是因为,他们的致富不是建立在造福消费者的基础上的。

  作者:邓新华

  马云在接受某对话节目采访时,就对征税问题回答说:“关于征税,我自己觉得,我们应该大家第一要不能仇富,不能仇官,一个社会必须倡导阳光下的财富,不是把村里的地主都杀了,农民就能富起来的。要有良好的机制,更何况80%的财富不要征税,它不用征,我自己会捐出去的,这不是我的钱,只是我替大家去花这个钱,而且花也不花在自己身上。”这里有表述不清楚的地方,他大概是针对《21世纪资本论》作者皮凯蒂所说的对资本征收80%的税收吧。

  马云说的“这不是我的钱,只是我替大家去花这个钱,而且花也不花在自己身上”是我多次说过的道理。

  假定马云每年赚10个亿,你赚10万元,他的收入是你的1万倍。听起来不可接受!

  但是,马云每年花1000万,你每年花8万,他的花费是你的125倍。这你应该可以接受了吧?毕竟他是数万员工的老板。

  人们常常盯着收入数字的差距,而不是看享用的差距,这是催生劫富济贫心理的一大动因。

  马云的每年赚10亿,花1000万,其他的钱干什么去了?继续为消费者服务去了。企业要赚钱,只能靠更低的成本、更好的质量来赢过对手。企业赚钱就是造福消费者。企业家只是组织生产而已。所以,马云说“只是我替大家去花这个钱,而且花也不花在自己身上”是对的。

  假定对资本增税来搞收入分配,资本冒风险是需要回报的,增税使得很多项目不会再投资,抑制竞争,从而使得商品成本升高、质量降低、产量减少。尽管普通人通过收入分配获得了更多现金,但他们却只能买到更少的商品。所以,收入分配是恶化穷人的状况的。

  举例来说,医疗慈善怎么搞?一方面需要许多企业家追逐商业利润,降低医疗器械、医药、服务的价格,另一方面,需要人们捐款。两方面结合,让捐款买到更多、更好的医疗服务,才是对受助者最好的帮助。偏废商业的一面,只讲征税帮助病人,是降低救助病人的效率。

  为什么慈善要讲自愿?因为让企业家在投资和慈善中自己权衡,让他们在投资机会不大好时捐款,是更好的慈善。比如,某企业家今年本来打算捐100万,但他发现一个好的投资机会,可以赚30万,他可以先投资,投资完成后再捐,那么,他不但可以捐100万,还多了30万利润。而那50万利润意味着他为消费者更多造福了。甚至,他可能捐110万。但是,如果是一刀切地征税100万,则消费者实际上是受损了。

  设想一下,如果10年前就开始征80%的资本所得税,那么,今天还有没有淘宝都还难说。马云也不会有亿万身家,他想捐都无钱可捐。

  所以,马云说不要征税,让他自己捐,屌丝应该支持。不要阻碍他通过投资造福消费者。即便他最后食言,那也仍然对消费者有利,也是对慈善的帮助。

  不但不应该增税,还应该像马云说的那样:减税。这样才会让更多人有钱可捐,并让捐款买到更多更好的商品、服务。

  最要反对的是借助权力的致富。不是因为致富是错的,而是因为,他们的致富不是建立在造福消费者的基础上的。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