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药价改革能否建立真正的药品市场

  取消药品最高零售限价,不过是发改委把球踢给了医保部门而已。未来可预见的是医保部门与公立医院的利益对抗。只要公立医院依然占据药品渠道的垄断性地位,那么药品市场的建立是无从谈起的。以药养医的弊病依然无法根除。

  作者:周郁琦

  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司原司长李镭11月25日在第26届中国医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说:“药价放权已成定局,取消药品最高零售限价不会使药品价格上涨。”本轮医改的重头戏是药价改革。除了取消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外,药品零加成也在多地试点,同时有关部门正在拟放开血液制品、一类精神和麻醉药品、专利药等四种药品的价格。

  本轮医改的药价改革实为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会议部署推进价格改革的一系列措施之一。以合理的价格信号促进市场竞争,破除垄断,撬动社会资本投资成为我国价格改革攻坚战的主旨目标。那么,医疗领域的药价改革的大手笔能否推进医改深入市场化呢?

  取消药品最高零售限价后,将以医保支付价作为招标基准价。有人认为,“以强制强”,让医保部门与公立医院谈判。在医保部门控费的压力下约束公立医院用药行为。但是,问题来了。医保部门如何制定招标基准价?在此之前,是发改委价格司几十人面对上千种药品完全是拍着脑袋来定价的。他们不可能知道真实的成本,更不可能知道每一种药物的需求量。懂得市场的人知道,真实的需求根本不可测算。这种指导性限价管制极其武断,现在不过是发改委把球踢给了医保部门而已。

  公立医院一直扮演着垄断渠道者的角色。只要所谓的招标行为依然是行政主导,就不可能得出真正的市场价格。价格实际上是市场交易行为的结果,而非起因。计划经济的特色是成本决定论,因此笃信控制价格能够达到干预目的。但事实证明,管制了价格无疑是扭曲了结果,由此传导扭曲了市场的行为秩序,造成紊乱。笔者认为,价格改革无非是要放开原来管住价格的手,而不是其他。无论怎么改,只要对照这一条核心要点去看,基本能够预见改革的效果究竟如何。

  因此从发改委转变到医保部门无非是转换了一下行政部门而已。未来可预见的是医保部门与公立医院的利益对抗。这种利益博弈后的结果,其价格不是市场竞争下的结果。只要公立医院依然占据药品渠道的垄断性地位,那么药品市场的建立是无从谈起的。药价改革必须是一套制度性的改革。要根除以药养医的弊病,就得在医疗服务价格上放开,在公立医院产权上至少做到独立法人治理,以及医疗保险多元化的完善。

  无论是在能源领域还是在医疗领域,价格改革的实质要触及产权核心。真正的改革,是废除特权,还给市场主体应有的权利。否则这些公有部门没有激励,反而会进一步巩固自身的利益阻碍改革。希望这一届政府在如此声势浩大的价格改革中能够进入到实质性的核心层面——产权制度的改革。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