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后再现“股疯”

  近日A股市场火爆行情让人想起了二十年前的电影《股疯》。暴涨之后必有暴跌,8000亿融资规模如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在A股头上,如以往一样,广大散户终将沦为机构的炮灰和最后的接盘者。

  作者:马克

  疯了疯了疯了,A股市场彻底疯了,火热程度让人想到了二十年前潘虹、刘青云主演的电影《股疯》,它描述了90年代上海滩全民炒股的疯狂热潮。

  上证指数一天上冲100点,两个星期涨了500点,涨幅约20%,触及43个月最高位。沪深两市成交量创下9149亿的天量,半年前五六百亿的成交量如过眼云烟般无人再提。

  我虽然不改对A股市场中长期的看好(见前面几篇文章),但对最近一段时间的疯涨深感忧虑,尤其近几日股市的这波拉升行情,庄家手法之凶悍,操作之野蛮,几乎是前所未闻。你觉得券商股涨到头了,对不起,他再给你拉几个涨停。逼得你不得不放弃原有的算盘,向多头投降,改变主意杀入场内。这就是“逼空”。

  沪市开户数创下了几年来的新高,散户正在进场。连我身边的对股市一无所知的年轻女同事也按耐不住选择入场。似乎一股全民炒股的热潮正在兴起。

  在《股疯》的年代,潘虹还需要搬板凳坐一晚帮刘青云排队买了认购券才能意识到发财的机会,在二十年后的今天,移动互联网的时代,“股市能赚钱”这个讯息几分钟之内就传遍全国各地,让没经历过股灾的85后和90后们无比兴奋。

  然而,我们知道中国经济的基本面没有任何改善,上市公司的业绩也普遍没有改观。

  我们知道,如今融资的杠杆能达到3-5倍,相当于花10万元能买30-50万元的股票。这既在股市上涨时能放大利润,也会在股市下跌时放大损失。而融资规模已达到8000亿之巨。究竟是谁融了这么多资金杀入股市,不得而知。但这笔巨资就如一柄达摩克里斯之剑,高悬在A股市场上方。

  我们还知道上市公司高管最近在频频套现。

  面对股市这一个月来的疯狂上涨,无论是中南海、证监会还是央行始终对此保持沉默。央行还配合的出了降息、存款准备金意见征求等利好政策,证监会也把注册制改革推迟至了明年年中。

  我们知道,中国股市,在游戏规则没有改变的情况下,依旧是一个击鼓传花的市场,依旧是一个对手知道你底牌的赌场。你手中有多少筹码,他们一清二楚,他们要出什么牌,你却一无所知。

  暴涨之后必有暴跌,这是股市规律。

  尽管如此,我知道,今明还是会有不少散户会义无反顾的杀进去买券商股、银行股、蓝筹股,他们宁愿相信自己不是最后一棒,宁愿相信会有人接自己的盘,使自己能够顺利抽身而出。此情此景,就仿佛在重复以往的故事。

  有人说中国人赌性太重,有人说年轻股民没经验,也许吧,但我不会鄙视他们,反而对他们抱有敬意。

  因为没有政策资源,没有内幕消息的散户们,依然敢于杀进这个赌场炒股票,为了什么?

  实在是因为中国太缺少投资渠道,才逼得他们如此疯狂。在资本市场面临重重束缚,在创业如此艰难的情况下,在纸币不断贬值的今天,老百姓如何才能让自己的资产保值,才能缩短和富人之间的贫富差距?过去几年贷款押注房地产是一个好办法,除此之外呢?工资存在银行里越存越少,新近出来的余额宝等各种“宝宝”只是杯水车薪。

  表面的赌性背后,实质是他们为了让自己的女朋友过上更好的生活,为了让自己的家庭早日实现财富自由,让自己的孩子能够早日远离雾霾,而被逼的无奈之举。

  如今面对“牛市”的到来,搏了或许能赚钱买房娶老婆,或许能给亲人一个更好的生活条件,不搏的话一点机会都没有。

  可他们就是炮灰,如同潘虹和他的小伙伴们最后被洗出股市一样,每一次的股市周期,他们都是接最后一棒的人,这一次也不会例外。这一轮行情过后,他们中的一大批将会倒下。但明知如此,他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明知是火坑,依然往里跳,这难道不是一种悲壮么?

  我唯一能对他们说的,是在倒下之后,千万记得你们还有女朋友,还有家人、老婆,和孩子。这才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钱没了,可以再赚,亲人爱人离开了,就再也寻不回了。

  最后请允许我引用《股疯》里来自香港的操盘手刘青云劝阻炒股失败的潘虹老公跳楼的经典台词来结束本文:

  潘虹老公:“我连自己老婆都养不起,还活着干什么?”

  刘青云:“你要跳楼!?跳的应该是我。你惨?你惨什么?你有太太,有儿女,有幸福的家庭,你为什么要跳?你知道吗,我什么都没有,跳得应该是我。我三岁爸爸就死了,四岁妈妈也死了,我在香港什么亲人都没有。”

  “还有,我来上海以前跟我老板吵架,回香港以后,没有工作,没有地方住。”

  “还有,你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我只是一个香港人,没有身份,没有国籍,想要移民别人还把你当二等公民。”

  “还有,我最爱的女朋友也要离开我。”

  “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跳楼的应该是我。”

  记住,无论股票表现如何,但凡还有亲人、家人、工作、住处和女朋友,你就不是一无所有,甚至你已经拥有了此生最大的一笔财富。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