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税出不出得看习近平

  陈淮斜过身子反问董藩:“房产税很难吗?”习近平任内,会不会出房产税,不好说。但如果习大大想推房产税,就一定能推出。

  作者:马克

  本来对这个话题已经感到厌烦。征与不征,正反两方讨论了好多年都没一个落地的结果,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新意可说。然而昨天去参加了网易经济学人年会,即席听了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田国强,原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城乡建设经济研究所所长陈淮,北京师范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董藩以及刚刚从华远地产董事长职位上退休的任志强先生等中国房地产业的几门“大炮”对轰,思路豁然开朗了起来,对这个话题也有了新的认识。

  赞成房产税的理由无非这几点:解决中央地方权责失衡问题,目前地方以占全国四成的财政收入承担着全国六成的财政支出,不卖地无以为继,房产税能补地方税源不足;稳定房价,震慑购房者不敢多买房子;解决空置率问题,还有就是缩短贫富差距。

  反对房产税的声音则认为:征收房产税的前提是土地私有化,永久产权的房子才可征这个税,目前法理上行不通;房产税征收不起,如果按照每年1%的房产价值来收,北京五六百万一套的房子一年就要五六万,负担不起。还有就是我国房子种类太复杂,小产权、军产权、公房等等有二十多种,征收房产税没有可操作性。

  以往觉得反对房产税的一些理由挺靠谱,主要是不具备可操作性,除非只对增量房征税,否则面对错综复杂的各类房产,何以能用一把尺来衡量。

  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也是一个大问题,现在人人都有房了,关键是有权有势的人多半有不少套房子,所以他们一定会力阻房产税的推出。

  法律障碍一直觉得很扯谈,正如田国强所说,所有改革都是突破法律制度阻碍的,否则我们依旧是计划经济。如果说和土地公有制冲突,那在不改变公有制前提下,再修法就行了。

  不过陈淮的一席话让我顿悟了那些阻碍都不是事儿。他说每人一张30平米的房产税券,爱上哪交就上哪交,不管什么价格的房子,顶完算。这确实是一招解决了房产税征收难的问题。比如三口之家,100平米的房子,就有三张券,顶90平米,政府就对剩下的10平米征房产税。不看房子类型,只按人头征,房子越多,面积越大,交的越多。

  陈淮还点明了两个政策方面的大趋势,第一,从间接税为主向直接税为主转变是大势所趋。什么是间接税,就是对流通领域征税,比如关税、营业税、增值税等。目前我国间接税比重超过60%。相对于间接税的就是直接税,直接对个人和企业征的税,比如所得税,还有就是房产税。从税改大趋势来说,肯定是要提高直接税比重,所以房产税是逃不掉的。

  第二,房产税不应成为老百姓持有资产的枷锁。也就说,在税率制定上,这个税不会让一般老百姓承受不起。田国强主张实行房产税的一个理由就是让人不敢多买房子,他说自己就不敢买二套房,因为上海的房产税虽然很低,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涨上去,也就是说房产税的存在给了一个巨大的威慑力。

  但是如果没有人买第二套、第三套房子,房地产租赁市场就根本起不来。陈淮其实点出了政府希望大家多买房子积累私产的事实。所以指望靠房产税均平富和剥夺富人财产的朋友,可以洗洗睡了。

  关键问题是,我们的一贯逻辑是只有遇到危机时才会想起改变,只有此路不通时才会开辟新路。比如以前的国企改革,活不下去了才会想起改制,现在中石化、中石油,一个个小日子过得如此滋润,谁还有动力去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迟迟难有大动作,原因就在于此。医疗医药改革也一样,现在药品企业、医院的日子过得那么潇洒,医生红包收得不亦乐乎,百姓虽整天抱怨看不起病,但真进不了医院大门的也没几个,或者说那些群体都没话语权。上面的日子过得舒服了,谁会想去改变?现在地方政府靠卖地收入还能过得去,地方债危机也没爆发出来,所以啊,这个房地产税,也就慢慢向前推进着吧。

  写到此,我又想到了陈淮斜过身子,眼睛一瞪,反问董藩的那句话:“房产税很难吗?”习近平任内,会不会出房产税,不好说。但如果习大大想推房产税,就一定能推出。什么不可操作性和利益集团阻挠等根本不是问题,连大老虎都能打掉,习大大还能被房产税难住吗?

  各位看官要问了:三位讨论得这么热烈,任志强先生难道就在一旁干看着么?非也,实在是因为任志强先生的发言,中心意思非常突出到了三个字就能总结的地步:跟党走。

  (PS:昨日卢布对美元汇率暴跌,盘中跌穿80:1大关,同日俄罗斯股市暴跌19%,俄罗斯央行当即宣布利率从10.3%大幅上调到惊人的17%。一场悄无声息的战争正在进行着。二十世纪人类用飞机大炮抢夺资源,二十一世纪人类用键盘和金融争夺财富。)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