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岁跳广场舞加速养老金崩溃

  延迟退休不是让人延迟干活,而是延迟领取养老金的时间。在养老金目前的状况下,延迟退休已经和愿望无关,而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你从50岁跳广场舞,跳到70多岁,政府很难承担得了。人们应该讨论的是:养老金怎么改?

  邓新华

  12月24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主持了一场关于延迟退休的小型研讨会。就在16日,姚洋表示现阶段改革最应该做的是延长退休年龄,可以每年延长半岁,引起很多网友的指责。

  其实延迟退休已经提出来好几年了,但是网友还是受不了这个话题的刺激。原来说了50岁就可以去跳广场舞了,怎么能让人52岁再去跳呢?

  没有人会喜欢养老金的违约行为。但是,喜不喜欢是一回事,养老金还能不能守约是另一个问题。愿望是好的,现实不一定能满足愿望。

  清华大学杨燕绥教授在研讨会上提到,某省社保部门的一个朋友给她打电话说,该省2013年女性办理退休的人数突升150%!这也就意味着,突然会增加数量巨大的人群领取养老金。杨教授称,3年后养老金的风险就会初步显露。

  本来,养老金黑洞早就为人们所关注,但是中国养老金体量巨大,人们以为问题还不至于那么快爆发,但显然,人们低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当然是希望延迟退休的。但是,政府无法忽略反对的声浪。可以说,政府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刚开始建立养老金制度时,官员们是意气风发的。手里多了一大笔资金、可以安排无数官员不说,还顺应了老百姓的呼声,可谓名利双收。那时候,官员们肯定没有想到,养老金问题会这么快到来。

  老百姓刚开始也很高兴,以为可以占别人便宜了。钱交给政府管着,怎样都不怕。通胀了政府也会给补上,大不了多收税。他们忘了,税不是从天上来的,政府收的还是他们子孙后代的税,加重的还是他们子孙后代的负担。再看看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养老金改革,就更有意思:你想占便宜,其实只是给公务员、事业单位的人提供了占你的便宜的机会。

  延迟退休不是让人延迟干活,而是延迟领取养老金的时间。在养老金目前的状况下,延迟退休已经和愿望无关,而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你从50岁跳广场舞,跳到70多岁,政府很难承担得了。人们应该讨论的是:养老金怎么改?

  在研讨会上,国家发展研究员的罗晓燕教授,在回答养老金个人管理的问题时,说个人管理养老金账户有收益风险,无法抵抗通胀。问题是,通胀本来就是政府制造出来的问题,然后人们又要求政府来解决养老金的问题,所有问题混在一起,这使得政府有机会去做那些只顾眼前、遗患将来的事情。人们应该做的是约束政府不搞通胀,而不是把通胀带来的更多的问题交给政府去解决。

  养老金应该越改越小。养老金就是吃养老大锅饭。改革的历史早就揭示:大锅饭应该越改越小,直至没有大锅饭。不要呼吁把公务员养老金纳入这个大锅饭,否则老百姓会更吃亏。养老金即便暂时不能取消,也应该让账户管理个人化,不要混到一起。养老金应该允许自由提取、允许继承。

  另一方面,需要更灵活的劳动制度。很多企业反对延迟退休,原因是:有些员工本来应该解雇,但按照现行劳动法,解雇成本太大,正好可以借退休解雇,而延迟退休影响了企业的用人计划。如果有更灵活的劳动制度,就更有利于企业、员工调整。

  养老问题其实是个效率问题。养老不是领钱就可以,还得看钱能买到多少东西。没有效率,一切都无从谈起。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