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寄语:改革需要鲜明的意识形态

  邓小平的立场就更为鲜明,影响也更为久远、深刻。撒切尔夫人、里根只是影响几个任期,而邓小平则是影响30多年之久。

  作者:凌书岩

  2013年,财经界像等待一个谜语被揭开谜底一样,等待中国经济政策的走向揭晓。新一届领导人是继续像过去10年一样,重调控不重改革,还是会重回改革的轨道?还好,十八届三中全会揭开的谜底是:重启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明确说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这句话的立场非常鲜明。在目前这样人心犹疑的关口,旗帜鲜明地打出坚持市场经济的旗帜,有利于稳定企业家的预期,也给普通百姓百姓更多希望。因为30多年的市场化改革带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福祉。经济中不断遇到问题,但在市场化改革的利器下,这些问题都被克服。相反,宏观调控则一个问题都没解决,只是号称“避免了经济崩溃”。那些坚持不实行市场化的领域,则不断带来问题,比如汇率不市场化,其结果是货币多发、房价上涨、物价上涨,然后引发更多调控,更多调控又引发更多问题。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说明执政党意识到,过去30多年的成功经验不可轻弃,目前的诸多问题除了再次借助改革利器,没有别的路可走。正如国家主席习近平所说,改革开放永无止境,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从更远的视界看,20世纪下半叶的三大伟人——邓小平、撒切尔夫人、里根,他们给人们不同于普通政客的印象,那就是,他们有鲜明的意识形态。以美国前总统里根为例,他鲜明地宣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虽然他做的未必完全符合他的言论,但比起他之前或者之后的总统来说,仍然堪称伟大。他之后的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等人,只能说是没有定见的事务型政客。比如奥巴马,天天喊“变革”,其实只是糊弄民意,而不能起到引领者的作用。英国其后的首相们和撒切尔夫人比起来,也是差距明显。

  邓小平的立场就更为鲜明,影响也更为久远、深刻。撒切尔夫人、里根只是影响几个任期,而邓小平则是影响30多年之久。自1978年开始,中国的改革有时快、有时慢,有时甚至还会停下来,但一说到改革,不管是赞同的人,还是反对的人,都明白它是指什么,那就是:往市场化的方向走。如此立场鲜明的改革,终于造就了中国奇迹。其实,不仅中国,任何国家鲜明地坚持市场化,都会造就经济奇迹。

  邓小平、撒切尔夫人、里根做了卓越的政治家该做的事。

  “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句话,给人最大的希望是:也许又一个立场鲜明的改革时代开始了。但是,这句话本身并不等于鲜明的立场就会在生活中自动实现。

  比如,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仍然强调18亿亩耕地红线,强调主粮自给。不是说强调主粮自给有什么不好,而是说,粮食安全乃至主粮自给究竟怎么实现?靠18亿亩耕地红线能实现吗?当然不能。粮食的高产丰产依赖很多行业的进步,也依赖于巨大的市场的刺激。18亿亩耕地红线影响了经济发展,压缩了粮食需求,这反倒会压抑人们在种粮上的投入。

  又比如,中央政策说实行单独二胎,这其实就是人口政策大转变的前奏。可是另一方面,无锡计生委又对张艺谋超生紧追不放,张艺谋自己也公开就超生道歉。

  这些事例,都和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相悖。这种事例多了,就会使改革的意识形态不再鲜明,就会让人们搞不清楚,接下来的改革究竟是什么样的改革?假如土地、粮食、人口这么决定性的领域都不能让市场来决定,那么,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又体现在哪?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是真的还是假的?

  农业部门、计生部门都有自己的部门利益,但是改革不应被利益部门左右。改革不应变得面目模糊。面目模糊的改革势必难以推进,因为每个利益部门都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改革。改革只有锐意前行,立场鲜明,才能走得远一些。中国有邓小平改革的伟大经验所造就的土壤,有机会再来一场旗帜鲜明、推进有力的改革。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