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没有公平的政府养老金

 养老金并轨最多能解决公务员与企业人员之间的养老金公平问题,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养老金本身的公平问题。

  作者:凌书岩

  昨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会议决定,从今年1月1日起,将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再提高10%。虽然已经对双轨制进行一些倾斜和调整,但是据专家估测,养老金并轨至少还需要五年。前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拉平养老金待遇对公务员不公平》,文中说:“公务员是国家公职人员,掌握并行使公共权力。养老待遇差了,队伍可不好带,积极性和清廉度都会受影响。而且,一般来说,能考上公务员的,文化程度也较高,读书时间长、教育投资大。非要让公务员的养老金和蓝领工人水平一样,对寒窗苦读十几载的公务员来说,是否也不公平?”此核心观点遭到很多网友的反对。在这些网友看来,公务员比普通人领取更高养老金才是不公平的。

  的确,养老金双轨制不公平。公务员比普通人交得少、领得多,在养老基金中多分走一块蛋糕,等于是人们除了用明面上的税来供养公务员,还得用隐形的税来供养退休公务员。但是,取消双轨制是否就能解决养老金的公平问题呢?这么做最多能解决公务员的养老金公平问题,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养老金公平问题。因为,政府办养老金的制度注定就不公平。

  首先,政府办养老金,就是让所有人都放弃对自己的资金用途的选择权,这对那些当下急需资金的人来说,是不公平的。养老金并不是一笔小钱。月收入1万者,就要交2800元养老金,其实很惊人。比如一个创业者,他更愿意留下这笔钱当前使用,赚钱以后反倒可以更好地养老;或者一个父亲愿意留下这笔钱给小孩提供更好的教育,以后获得更高回报,这也更有利于养老,但养老金制度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其次,强迫这么多人把自己的钱放到一个大锅饭里,必然就出现有人交的比吃的少、有人交的比吃的多的情况,这当然也不公平。公务员交得少拿得多,因为太明显而被大家看到。其实拿的比交的多的情况很多。比如,现在正在领取养老金的老人们,绝大部分都是拿的比交的多。

  第三,对后来者不公平。延迟退休是这两年大家关注的热门话题了。而为什么延迟退休?一方面是政府办养老金效率很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在领取养老金的老人们交得少领得多,缺口无法弥补,政府只好推迟后来者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寄希望于死亡来替他们减轻负担。因为推迟退休年龄,使更多老人没机会活到领取到养老金的时候。同样是交养老金,但是领取年龄却不断后延,这对后来者无疑极不公平。

  第四,对纳税人不公平。养老金出现缺口,政府可以用国企股份来填补。但是国企股份填完了呢?那就只好打纳税人的主意了。要么加税,要么多印钞票,反正都是老百姓承担后果。

  而在这些因素之外,养老基金还要供养一大批工作人员,给各种贪污、浪费提供了机会。

  这些不公平永远无法解决。不要说加强监督,怎么加强监督都没用。不止中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美国也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要政府办养老金,谁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解决养老金公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解散养老金。人们自己对自己的养老负责,谁也别想多吃多占。而在政府办的养老金下,谁都想少交多拿。一旦要对养老金制度进行改革,就会遭到庞大的既得利益者反对。公务员只是其中的一个既得利益集团而已。

  人们可以创业、投资、生育、给小孩增加教育投入等等,也可以购买商业养老保险,这些都是更高效的养老之道。弱势群体的养老问题可以通过社会化的慈善机构来解决。假如人们没有浪费巨额的资金在政府办的养老金上,就可以创造更多财富,有更多力量做慈善,来解决弱势群体的养老问题。实际上,减少政府在养老金上的惊人浪费,本身就可以极大地减少弱势群体的人数。

  退一步说,即便非得强制公民交纳养老金,也可以学习智利的办法,养老金账户完全归个人所有,可以继承,这也可以减少浪费,免去人们打少交多拿的主意。

  个人负责加社会慈善,这是权利公平,是真正的、并且可实现的公平。养老制度应追求这种公平,而不应搞天生不公平的政府养老。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