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金融混战才刚刚开始

 互联网一个典型的逻辑是赢者通吃,或者说是二八法则最为赤裸的地方。不管是支付宝还是天弘基金的对手们,没有人会甘于坐以待毙。各种合纵连横、奇招迭出。

  作者:李辉

  如果说P2P对银行业的冲击目前还只是蚂蚁撼大象,那么余额宝的横空出世则已经对基金业带来颠覆性的影响。截至目前,余额宝规模突破2500亿元,客户数超过4900万户,天弘基金也凭借这一款产品实现屌丝的逆袭,半年之间就把占据行业老大七年之久的华夏基金拉下马。

  对于中国基金业来说,华夏基金具有标杆性意义。自从范勇宏和王亚伟组合在2006年将这家公司带上行业之巅之后,就成了高山仰止的象征。他们在权益投资时代达到的高度,即时在当下也很难说被超越。

  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华夏基金公司总规模为2308亿元,其规模排名行业第一,天弘基金以1943亿元排名第二。在短短15天后,天弘基金管理规模再度增加650亿元,已然成为国内资金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

  华夏嘉实们依旧优秀,只是时代变了。

  互联网一旦迈入金融领域,就以它惯有的横冲直撞撕裂了后者高贵冷漠的头颅,让投资从深不可测飞入“寻常百姓家”,让理财和人们的吃喝拉撒产生了密切的联系,收益从冰冷的净值变成了每天跳动的数字。不再是教育投资者该怎么样,核心的原则是,客户需要什么,你是否围绕他的需求在设计产品和提供服务。

  诚如国泰君安证券董事长万建华所言,与其说是天弘和支付宝创造了一个贴心的产品设计,倒不如说是市场和用户自己做了一次满意的产品选择,而这种选择,就如哈耶克笔下的“自生自发的秩序”,是最有效率,最有活力的一种天然机制。

  互联网支付平台上的嵌入直销,兼顾收益和流动性的产品设计,拥抱互联网上的海量用户,顺应了利率市场化的趋势,迎合了长期压抑的客户理财需求。余额宝的成功逻辑并不难解释。

  也有不少业内人士不以为然,认为基金公司的核心能力是主动投资,货币基金靠着协议存款和买债券实在难以入流。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但是为什么货基在成立十余年来始终只是机构的现金管理工具和公司年终冲规模的摆设,却在余额宝成立之后引爆了货币基金的“二次青春”,笔者以为是更需要思考的问题。

  拥抱互联网、得屌丝者得天下并不是简单的口号和模仿,其背后的逻辑是思维方式的深刻变革。否则便无法解释何以基金公司到淘宝开店就冷冷清清,百度百发和东方财富网等就只能以高收益来作为噱头。

  你选择是否融入以及用何种方式融入,将决定着你在这个新的金融生态链中的面目和处境。

  另一个互联网金融的典型P2P同样如此。这个行业如雨后春笋般喷涌,背后反映的是金融脱媒、利率市场化以及民间真实存在的海量借贷需求,以往被银行忽略的小微企业和个人在这里找到了资金,而小额的出借人也避免了被银行利差吞噬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收益。

  前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说,互联网金融是有边界的,不可能取代传统银行。这话当然没错,事实上我们也没有指望P2P能取代银行,它只是做了银行没有做到的事情。笔者只是认为在产品创新、大数据挖掘带来的红利充分涌流之前,谈边界还为时过早。

  中投公司副董事长谢平是互联网金融颠覆论的坚定鼓吹者,他甚至认为有一天央行也可以被取代。我们没有他那么极端,但是互联网金融能做到的事儿,一定比我们现在所能想象的更为深远。

  当然,创新必然意味着风险,无论是P2P还是支付宝,都暴露了一定的问题。但这并非不可克服,也恰恰给新进入者提供了机会。

  互联网一个典型的逻辑是赢者通吃,或者说是二八法则最为赤裸的地方。不管是支付宝还是天弘基金的对手们,没有人会甘于坐以待毙。各种合纵连横、奇招迭出。

  就在余额宝突破2500亿元的当天,苏宁易购联手汇添富和广发基金推出的“零钱宝”上线,从本质上看和前者没有什么区别。坐拥八亿用户,最有可能和支付宝抗衡的微信也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之后,将联手暂时失意的华夏基金推出理财产品“理财通”,据说时间就是今天。

  天弘基金的问鼎,不过是混战的开始。他向人们展示了一种可能,强者感受到了危机,弱者看到了颠覆的机会。这就是互联网和金融结合之后的魅力。

  要么改变,要么被改变,这便是开放命题下的市场力量。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