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反腐搞成“太监娶妻”

 给官员管制经济的权力,又不让他们腐败,就像太监娶妻,官员们会更加变态地使用权力,对经济、百姓的戕害就会更大。

  作者:凌书岩

  新一届政府在反腐问题上,力道很大。总书记习近平誓以猛药重典反腐到底。不少省部级高官纷纷落马,中层、基层的官员倒霉的也不少。《法国看板》杂志有文章预言,2014年政府可能选择某个“大老虎”作为新一轮反腐的突破口。国内的老百姓也纷纷猜测,未来揪出的贪官的级别可能会出现大突破。

  反腐是政府赢得民心的利器。在大多数老百姓的心目中,经济搞不好、收入提不高、社会不公平,跟贪官在捣乱有莫大的关系。惩治贪官,不说彻底解决问题,起码可以部分解决问题。

  但是一些经济学家不这么看。有些经济学家称,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这样的说法太挑战老百姓的直觉观感了,所以遭到大家的攻击和诋毁。但是经济学家之所以这样说,有他们的专业视角作为支撑。在他们看来,政府对经济有各种管制,导致企业在管制面前碰壁,贪官受贿放企业一马,使得企业越过障碍,当然是使经济运行更加平滑了。

  经济学家这么说,让人感觉可气:难道贪官反倒成功臣了?其实,经济学家这么说,是为了揭示,还有比腐败更糟糕的东西:经济管制。并且,让经济平滑运行,还有比腐败更好的办法:去除经济管制。

  经济学家张五常打过一个比方:让美女脱光站在男人面前,又要让男人不起色心,这如何可能?他认为,反腐的最好办法就是减少经济管制。不给官员贪的机会。

  每一项管制都代表一项权力,管制越多,官员权力就越大,贪腐所得的收益就越大,贪腐的动机自然就越强。当然,很多人会说,只要相应加强对官员的监督和惩贪的力度就可以了。但是从经济学的角度看,这会有什么后果?

  首先,官员的贪腐将转向更加隐蔽和变态的方向。日本的官员相对比较“清廉”吧?但是一本研究日本官僚主义的著作《犬与鬼》里举出,政府为了讨好某地选民,给该地高价修了一座桥,而实际上那地方很少有游客。对这种行为,由于没有把钱装进官员的兜里,你不能说它符合腐败的罪名,但是它是其实比腐败更恶劣。这就相当于官员是少贪了1万元,但他索性浪费10万元于政治交易。

  还有人打了个比方,古代有钱有势的太监也娶妻,但不能行男女之事,于是他们就对女方掐、打,反正是各种变态的发泄,也算是“用”了老婆了;给官员管制经济的权力,又不让他们腐败,就像太监娶妻,官员们会更加变态地使用权力,对经济、百姓的戕害就会更大。

  其次,官员权力多,随处都有腐败的机会,防不胜防,监督他们的成本也太高。

  再次,就算费了很高的成本,把腐败降下来了,但,如果经济管制依旧,经济运行受阻,这也不能算是成功的反腐。

  成功的反腐要成本低、效果好,还要更加有利于经济发展,要同时做到这几点,唯一的办法就是:推进经济改革,削减政府权力。

  很多人以为,腐败是改革以来才越演越烈的。其实,改革之前腐败更严重,只不过形式更隐蔽而已。比如,政府强征农村的粮食,低价卖给城市居民,就是严重得多的腐败。只是,这个腐败的受益者是数亿城市居民。改革之后废除粮票,等于一下子减少了数亿腐败受益者。当然,同时也减少了8亿受害者——中国农民。与此同时,农业也发展了,并进而推动了经济的全面发展。

  还有哪种反腐方式能起到如此巨大的作用呢?

  今天的中国,反腐和经济改革其实是一件事情的两面。经济改革推进得快,政府更多退出市场,腐败就减少得快。经济改革推进得慢,贪官会前赴后继,腐败方式会越来越变态。离开经济改革谈反腐,也许能减少明面上的腐败,但一定会增加隐性腐败,这种反腐方式并不能真正实现政府和百姓的双赢。如果老百姓没有从反腐中得到实际好处,反倒有可能对政府更加不满。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