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不会迎来下海辞职潮

 比如,计生部门、教育局、卫生局……等等机构,它们干的事本来就是阻碍经济发展的,这些公务员拿多少薪水都嫌太多。

  作者:凌书岩

  中央严控政府花费以后,公务员待遇问题得到大家的关注。以前也有很多公务员抱怨待遇低,但正所谓抱怨年年有,今年格外多。更有媒体报道说,“新一轮官员下海潮或酝酿中”。

  媒体被公务员的抱怨蒙蔽了。只要经济改革没有大的进展,中国不会出现新一轮的公务员辞职潮。

  上一次的公务员辞职潮出现在1992年,中国确定搞市场经济之后。与公务员辞职潮相伴随的,是创业潮。那一次出现公务员辞职潮,并不是因为公务员的待遇变差了,而是外界的机会多了,诱惑大了,相对来说,做公务员的动力就降低了。可以说,没有创业潮,就不会有公务员辞职潮。

  今天,中国并没有创业潮,如何会有公务员辞职潮?

  的确,公务员的待遇暂时受到了中央禁令的影响,但是,他们的权力没有受到影响。能够进到体制内的,可以说,大部分人都是人精。只要政府权力没有削减,剩下的就是如何用权力捞到好处的问题,即便一时受影响,早晚也能找到变现的途径,人精们岂能看不到这一点?

  有基层公务员说,不是每个公务员都有灰色收入,有权力、有机会捞好处,诚然如此。但每个人也都看到,只要呆在公务员体制内,就有机会成为有权、有油水的人,离开了就没有机会了。再说,即便等待一辈子,也没机会捞到大的油水,到退休了,也能享受到比普通人好得多的养老待遇,那也算没有白等。既然如此,干嘛不等?

  更重要的是,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多年来,财政收入增速超过GDP增速。各种税、各种费,民营企业叫苦连天。创业不如炒房赚。员工收入也低于通胀幅度。

  有个企业家朋友说,他以前做公务员的时候,会给市长写报告,列举很多理由,说某个行业非管制不可,不管制就会出大问题。市长不懂,就同意管制。这个企业家说:即便我不能直接从这里得到好处,起码,我下去的时候,别人会把我当爷看吧?这位深知此中弊端的企业家在创业潮中下海了。

  今天的公务员,即便收入一时受到影响,但比起企业员工来,仍然好太多。他们带着管制者的面目去企业检查,企业还得把他们当爷待。

  有些公务员把自己的明面上的待遇和企业比较,说同等级别的,企业的收入要高得多云云。且不说这个同等级别是否真的同等,即便是同等待遇,也要看看各自做了什么。

  广州的处级干部,据说年薪在18万左右,公务员们当然认为这是低的,但其实还是太高。这个收入比较起广州的物价、房价来,确实不算高,但关键是,处长们干了什么?除了一些保护百姓产权的执法机构,很多机构是限制百姓权利的。比如,计生部门、教育局、卫生局……等等机构,它们干的事本来就是阻碍经济发展的,拿多少都是多。

  如果这些机构里的公务员真的辞职,他们平时干惯的是管制,又有什么能力去适应市场呢?要出现公务员辞职潮,必须要有发达的市场,才能给辞职者提供学习、碰撞的机会。目前,市场如此不景气,拼搏多年的民营企业都在叫苦,公务员又怎么敢去试水?

  1990年代的公务员辞职潮,没有人是因为叫苦而辞职的,是因为机会而辞职。如果中国真的出现一波公务员辞职潮,那无疑是天大的好事,因为那一定是市场机会增多而带来的。但是,公务员叫苦不会带来辞职潮。即便有少数公务员辞职,那也不能形成“潮”。

  不过,虽然目前公务员辞职潮不会变成现实,但人们真的应该推动公务员辞职潮,呼吁政府削减权力,砍掉那些干预经济的部门,让市场有更多机会,让公务员留在机关的动力变小。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