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剑波将输掉官司赢得真相

 杨剑波的起诉道出一个重要真相:监管当局并没制止危机,反而参与市场行为,延误事实真相的披露。

  作者:菁城子

  杨剑波状告证监会注定不能改变结果,过程却价值非凡。

  证监会处罚难以撼动的原因在于,处罚完全按现行法规来,很难挑出重大法律瑕疵。

  8月16日当天中午,光大乌龙指发生后,为避免可能的损失,杨剑波根据公司决策进行反向操作。到下午14点22分(光大发布正式公告)的这段操作,被证监会认定为“内幕交易”。反向操作算不算内幕交易?杨剑波认为不算,因为这是市场操作的正常逻辑。他说,对冲交易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有呼就有吸,这在国外都不算。证监会不这么认为,认定标准是证券法关于内幕信息的规定:证券监督管理机构认定的对证券交易价格有显著影响的其他重要信息,期货交易管理条例也有类似规定,很难说有问题。

  杨剑波说,当天中午(也就是光大证券决策前后),他和中金所稽查部人士密切沟通,对冲策略获得中金所首肯:“我们和上交所有连线,看得到你们的头寸和交易。你们能不能对冲时注意点,空单不要下得太猛?”上交所、中金所、上海证管办对对冲操作是知悉的。杨剑波认为这已经豁免于“内幕信息”。可惜,内幕交易的相对方并非监管部门,而是公众,监管方即便知悉也无制止义务。换句话说,杨剑波是在监管部门注视下“公然违法”,甚至还接受中金所人员的“违法指导”。这都不能改变行为性质。

  虽然事情不能倒推,我们不妨想象:当天杨剑波知道乌龙指事件,他的最好做法是装聋作哑、玩忽职守、消极怠慢。当天股市可能剧烈波动,损失严重。于他个人而言,最多像高盛乌龙指事件职员那样被强制休假,解职。因重大失误被“终身禁入证券市场”,基本不太可能。

  这些只是假想。当天杨剑波像正常的投资人士那样忠实地执行指令,尽力为公司挽回损失(客观上也在平抑市场波动)。他在前方冲锋陷阵,为光大证券化解风险。到最后,证监会处罚降临,光大没有抗争举动。如果正常申辩,以上交所、中金所、上海证管办的难逃干系,错责至少不会那么深重。光大证券没有保护员工的意愿,只盼息事宁人,甚至要求杨剑波放弃听证,不要接受媒体采访。这不免让人寒心,对杨剑波的愤慨和独自起诉就能理解。

  杨剑波的起诉道出一个重要真相:监管当局并没制止危机,反而参与市场行为,延误事实真相的披露。当天上海证监局专管员要求光大证券先将信披内容交予他们审核之后才能公告,这既不符合法律规定,还导致时间拖延。此后光大证券因为“内幕交易”被重罚,应该说,监管部门的推波助澜是要负很大责任的。

  杨剑波起诉暴露证券立法的缺陷尚在其次,上市公司的软弱冷酷、不负责任,监管部门的愚钝、出尔反尔,这些众生相脸谱倒是十分鲜明。指责投资机构胆大粗心,利用杠杆搅乱市场,这没有任何意义。证券交易只要由人在操作,难免会有失误,乌龙指在各个市场都难以避免,杨剑波只是逢其不幸。在光大乌龙指发生后的操作中,从程序上难以找到杨剑波的可指责之处,他却成了替罪羊。

  正如他所说:如果当时的对冲是内幕交易,为何监管人员不提醒或制止?大家都没有制止,正是因为这只是一个正常交易。让杨剑波用自己的投资生命去探试雷区,显示了监管人员的冷酷无情。他选择不沉默,固然是忿于不平,更让我们看到“光大乌龙指事件”中各家衙门的作为。如果杨剑波的官司打下去能填补中国股市在特殊领域的空白,规范监管者作为,我们在同情之馀还要感激他。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