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的经验:科技拉着改革跑!

  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发出了对央行管制思维的嘲弄。从政府的利益角度来看,这种嘲弄显然不利于政府形象。政府其实还有一种更好的选择:主动加快改革,给科技服务人类提供更大的空间。比如,假如去年不仅放开贷款利率管制,同时也放开存款利率管制的话,钮文新们又有什么理由去指责余额宝呢?

  作者:凌书岩

  李克强总理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做政府工作报告,其中说到,去年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正如李克强所说,去年政府在简政放权方面改革着力甚多,极大地激发了市场活力、发展动力和社会创造力。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是大亮点之一。但对利率完全市场化的目标来说,这还只完成了了一半任务。

  而昨天一天时间里,央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潘功胜、易纲都表示,不会取缔余额宝。前些天央视评论员钮文新呼吁取缔余额宝,引起很多人担心互联网金融发展前景,央行高层的表态,可算是一个好消息。

  从放开贷款利率管制到表态不取缔余额宝,体现出政府对金融改革的开放态度,但这态度还远远不够。

  贷款利率市场化,其实就是让贷款根据价格信号,去往最有效率的地方。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以前就说过,贷款利率管制是不利于民营企业的。因为在利率管制下,争取贷款就只能靠关系,这方面民营企业肯定竞争不过国企,对中小民营企业来说尤为不利。只有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民营企业才能凭借效率优势,以更高的利率吸引贷款。

  但是存款利率管制仍然制约着资金利用效率。存款不能去到最善于放款的银行。比如,民营资本进入金融领域,不能以高利率吸引存款,那就只能和国有大银行比网点方便性等 ,这在初期当然比不过。

  传统银行也试图从各个方面绕开存款利率管制。各种理财产品就是绕开管制的金融工具。但是这仍然很低效。而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实现了极大的突破。

  余额宝等各种互联网金融产品,名义上称货币基金,但是用户都知道,那实际就是存款。比如余额宝的活期存款利率,高出传统银行十几倍,网络服务又方便快捷,自然受到用户的欢迎。余额宝存款高速发展,是意料中事。

  余额宝们实际是利用新技术,在央行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就突破了多年老大难——存款利率管制。人们有理由为技术进步的伟大作用欢呼。

  但是反过来看,既然互联网金融已经突破了存款利率管制,央行对传统银行的利率管制显然就是抱残守缺。这对传统银行来说,当然是不公平竞争。传统银行虽然也可以参与互联网金融,但是,传统业务仍然有巨大的价值,为何不在利率市场化的统一规则下,让传统业务和互联网业务展开竞争呢?央行还有必要限制传统银行的存款利率吗?

  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发出了对央行管制思维的嘲弄。从政府的利益角度来看,这种嘲弄显然不利于政府形象。这让政府显得是跟在科技发展的后面跑的。科技进步造福人类,而政府管制却在制造障碍。

  政府其实还有一种更好的选择:主动加快改革,给科技服务人类提供更大的空间。比如,假如去年不仅放开贷款利率管制,同时也放开存款利率管制的话,钮文新们又有什么理由去指责余额宝呢?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