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宽七大领域?细则不展,一切空谈!

  没有展开的细则制度,“引导民间资本进入传统的国有垄断行业”就只是空谈。国务院从2010年开始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七大领域,高层决策不断,理想化的顶层设计不断出台。然而却始终低估了民资进入垄断行业的复杂性,打破垄断涉及到对固有利益集团的冲击,仅仅一个悬在高空的宏大政策绝无可能难让各大利益集团去退却、配合、甘愿甚至主动对民营资本放行。

  作者:严超波

  2014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对非国有资本进入金融、石油、铁路等领域进行了总结和新一轮部署。对于此轮部署,外界普遍持有乐观心态,然而真正的效果有多大,可能远非外界所期盼那样。

  李克强在全国人大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4年要制定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项目的办法,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制定非公有制企业进入特许经营领域具体办法;实施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在更多领域放开竞争性业务,为民间资本提供大显身手的舞台;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

  七大领域几无放宽

  首先第一条,“制定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项目的办法,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从开放领域来看,相比国务院在2010年提出的“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无任何新义,中央放宽民间资本进入的领域始终是以这七大领域为主。

  两会代表、百度CEO李彦宏参加两会时曾提出,“希望政府允许民间资本进入航天领域”,这个建议政府基本上不可能会采纳。

  从政府开放的七大领域可以注意到,政府提出的七大领域基本不涉及军工产业的任何板块。事实上从2010年政府首次提出放宽民间资本进入部门垄断性行业开始,军工产业的6大板块始终未被政府列入其考虑范围。航天领域作为军工产业的民资禁区,相比其他五大板块而言,具备高度垄断性、高机密性、高技术含量,并且被列入国家战略,更难向民资开放。即便政府要开放军工板块,航天也不会被列为政府首批开放板块的清单。

  民营资本投资模式几无进展

  2014年两会提出“2014年要制定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项目的办法,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2010年政府便提出“尽快在七大领域向民间资本推出一批符合产业导向、有利于转型升级的项目,形成示范带动效应。”2013年,国家发改委牵头召开的45个部门参加的会议,明确提出要出台“新36条”实施细则。

  然而目前为止,民资在七大领域的投资几无实质进展,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仍然是边缘性项目,所谓的“新36条”同样因为过于粗略、缺乏可操作性,对民资进入七大领域很难起到实质性作用,成为一纸空文。

  放宽进入门槛仍为老调重提

  李克强提出“制定非公有制企业进入特许经营领域具体办法”,与2010提出的“各有关部门要限期拿出细化实化措施,打破各种对民间投资制造隐形障碍的‘玻璃门’、‘弹簧门’,彻底拆除‘表面迎进去、实际推出来’的‘旋转门’”相比,同样是老调重提。

  金融方面,仅以余额宝为例,阿里作为民营企业中的领导企业,尚不是直接进入银行业,仅仅是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擦边球低调进入金融领域,就立刻招到各大银行的声讨,一时间对余额宝口诛笔伐的言论铺天盖地。如何“鼓励民资进入金融领域”?无政策细则引领,民营资本想碰国有企业蛋糕仍然危机重重。

  至于允许民资进入银行业,目前来看,在无细则支持、国有银行已紧密抱团、民营银行几无渠道铺设的情况下,更可能的结果是民营银行只能在某细分市场夹缝中求存。

  能源领域,在中石油、中石化控股的情况下,整条产业链基本被国有企业垄断,无论民营企业从哪个环节进入,都会受到国有企业钳制。且不谈国家在石油、天然气等常规油气开采、油气管网等尚未对民资完全放开,即使门槛放开,无细则保证和支持,民营企业在国企挤兑下很难有生存空间。

  细则不展,一切空谈

  没有展开的细则制度,“引导民间资本进入传统的国有垄断行业”就只是空谈。国务院从2010年开始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七大领域,高层决策不断,理想化的顶层设计不断出台。然而却始终低估了民资进入垄断行业的复杂性,打破垄断涉及到对固有利益集团的冲击,仅仅一个悬在高空的宏大政策绝无可能难让各大利益集团去退却、配合、甘愿甚至主动对民营资本放行。

  引导民营资本进入传统国有垄断行业有两种思路:其一,借改革大势,高压催动七大领域国有企业主动提交改革方案,政府审核与修正;其二,政府主导下,出台并完善细则,保证细则的可操作性。

  (文章作者为前瞻产业研究院首席分析师)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