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简政放权对腐败釜底抽薪

   腐败问题容易激起大众的义愤,然而在普通人的直觉中,反腐就是要靠铁腕,要加强对官员的监督。但在现实世界,反腐要依据人性的规律进行,才能取得成效。

  作者:凌书岩

 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在回答大众关注的反腐的提问时,除了表达反腐的决心,还提出,“今年要继续推进简政放权,而且要加快推进‘权力清单’公布,界定权力的边界,防止滥用权力。”反腐败、改革是记者会上很受关注的问题,而这两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的两面,总理的回答抓住了这一要点。

  腐败问题容易激起大众的义愤,然而在普通人的直觉中,反腐就是要靠铁腕,要加强对官员的监督。但在现实世界,反腐要依据人性的规律进行,才能取得成效。历史上朱元璋对腐败官员的处治手段可用残酷来形容,连“剥皮实草”这种极端方式都用出来了,但还是治不了腐败,就是因为不符合人性的规律。

  两会上,企业家代表的发言比老百姓的直觉更能揭示腐败的根源。比如,宗庆后说不做房地产,是因为审批太多;成龙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宗庆后、成龙本来就有巨额的财富,他们当然可以放弃,但并不是所有的企业家都能做到他们那么潇洒。很多企业家被迫行贿,更有很多企业家主动行贿,因为行贿的回报大。企业家给官员送钱,并不是偏爱官员,而是偏爱利润。

  如果说腐败是一把火,那么权力就是这把火的薪。薪不尽,火不灭。无论上面有多少压力,腐败者还是前赴后继。这是因为,权力即金钱。权力有多大,含金量就有多高。既然官员掌握了含金量巨大的权力,计算风险收益之后,总要搏一搏。比如最近人们关注的周滨巨案,周滨在石油系统捞取了巨额利益,就是把石油系统的垄断权和周滨之父的权力相结合而套现。人们可以嘲笑周滨父子“机关算尽太聪明”,但的确有很多贪官成功地逃避了被发现的命运。

  的确,纳税人可以多付出代价来监管官员,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腐败,但监管的成本未必就低过减轻的腐败。并且,纳税人一边给官员发工资,让他们管死民营企业,一边雇人监督他们不要腐败,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奇怪的体制。

  李克强总理的说法是打破这一奇怪体制的希望。“简政放权是激发市场活力、调动社会创造力的利器,是减少权力寻租、铲除腐败的釜底抽薪之策。”的确,简政放权有一举两得之效。老百姓既可以享受市场之利,又不须多花成本监督官员。

  李克强总理表示,“要努力做到让市场主体法无禁止即可为,让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政府部门法无授权不可为,就不能任意扩张权力。如果真能实现这一点,那就是真是百姓的福音、企业的福音,是权力寻租的一声丧钟。当然只做到这一点也还远远不够。除了法无授权不可为,除了大力削减行政审批,还应该大力削减不合理之法,比如计划生育法、户籍制度、土地管制、国企垄断等等。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