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开发商酩酊大醉

  不仅开发商,很多行业都有了大量的货币之酒。能源、矿产、基建、重型机械、金融等行业喝得兴高采烈。负债有什么关系?反正还会有大量的钱涌出央行的闸门。如冯仑所说,周围还有人劝酒,“不断地说。经济学家说没泡沫没问题,这个东西利润很好。”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像冯仑今天醒悟的那样,注意风险。

  作者:邓新华

  3月22日-24日召开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4”年会上,万通控股董事长冯仑发表了一番喝酒论。他说:“我们为什么喝大了呢?第一,过分追求快乐,而忘了自己的身体承受力。比如更多的负债,追求暴利,结果过头了喝倒了。”在人们的印象中,过去几年,开发商岂止是普通的喝酒,他们参与的是前所未有的泡沫的盛宴。

  尽管冯仑一向好出新奇之语,但其实喝酒论不算新奇。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当时的美国总统小布什就指责华尔街,说华尔街喝醉了。这符合人们的印象:金融危机不就是华尔街的那帮人出于贪婪、放松债务警惕的结果么?

  但是美国经济学家彼得·希夫问:的确,华尔街喝醉了,但问题是,是谁源源不断地给华尔街提供了酒?他的答案是:是美联储,是格林斯潘多年的宽松货币政策,为华尔街提供了泡沫之酒。

  在众人皆醉的时候,人们对格林斯潘充满了感激之情,认为是他一手缔造了美国持续数年的繁荣,但却不知格林斯潘埋下了金融危机的祸根。危机发生之后,伯南克的“救市”之道也是继续提供酒。

  在中国,也同时发生了货币开闸的“救市”。不仅开发商,很多行业都有了大量的货币之酒。能源、矿产、基建、重型机械、金融等行业喝得兴高采烈。比如三一重工,就扩张得很快。负债有什么关系?反正还会有大量的钱涌出央行的闸门。资产价格会不断涨下去。

  如冯仑所说,周围还有人劝酒,“不断地说。经济学家说没泡沫没问题,这个东西利润很好。”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像冯仑今天醒悟的那样,注意风险。当然,受损的是老百姓。房价高涨,房租高涨,物价高涨,就是工资涨得慢。

  企业家喝酒狂欢,不是没有恶果体现出来。2013年年中的一场“钱荒”,把很多人吓了一跳,银行开始感到酒后的头疼了。中国人有个说法:如果宿醉后头疼,那就再喝点酒,可以治头疼。这个说法医学上是否成立不知道,但很显然央行是相信这种说法的。央行又继续给银行提供酒。似乎银行的头疼也暂时止住了。

  这几年,开发商的财富积累速度令国人惊叹。但中国不可能一直这么醉下去。美国一退出QE,中国的很多行业就受到影响。最近,一些地方还出现房价下跌的情况。浙江奉化兴润置业公司资金链断裂,引起人们关注。兴润置业事件或许只是个案,或许不足以把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所隐藏的巨大的隐患触发出来,但隐患早晚会发作。

  要解这场醉,除了开发商、企业家群体自身如冯仑所醒悟的那样,主动控制企业风险,政府也应如李克强总理说的那样,坚决不再搞货币刺激,用更开放、更自由的市场化改革来化解泡沫的危害。这方面,中国反倒比美国有优势。因为,中国有利用市场化改革度过难关的丰富经验,而美国,要改革其实很难。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