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副中心”带跑了京津冀一体化的思路

  北京市本身区域发展不平衡,造成了首都功能核心区的异常拥堵的情况,但是如果真要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把行政事业机构往首都功能核心区外迁移,非得舍近求远搬到河北去?所以,“政治副中心”的说法,显然是一厢情愿。

  作者:马然

  最近,京津冀一体化的消息不断升温,继各种版本的传闻之后,河北终于按捺不住,出台了该省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将其全部11个省辖市从京津冀一体化的角度,给予了通盘规划和定位。而北京和天津至今都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表态。

  方向已成,细则难展

  应该来说,京津冀一体化的整体方向各方都形成了共识。在今年两会前后,京津冀一体化政策被反复提及,2月26日,习近平主席专题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加强环渤海及京津冀地区经济协作;3月16日,《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发布,提出了京津冀一体化的城镇化构想。

  京津冀一体化政策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整体方向不会再有大的争议。但是,在具体实施方面却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河北经济劣势比较明显,其城市规模及经济实力,与京津两市之间存在非常大的差距,京津冀内部发展非常不平衡。而且,更重要的是,京津冀地区的经济结构差异非常明显。

  北京经济主要以第三产业为主,2013年其第三产业占比达到了77%,而天津经济以高端制造产业为主,河北依然是以投资拉动为主要特点的粗放型经济为主,三个地区产业结构落差过大,难以通过产业转移进行有效融合。

  而且,北京市已经把能够转移的产业都转移出去了,实际上已经没有多少工业企业,多数是服务业、高技术产业等,这些产业发展链条都非常短,企业转移动力明显不足。与长三角和珠三角等地区不同,这是京津冀地区一体化面临的最大的产业障碍。

  “政治副中心”已经偏题

  因此,北京已经没有多少产业能够转移,于是大家将目光转移到了行政事业机构方面,才有了“行政功能转移”和“政治副中心”的说法。但是,这显然已经偏离了京津冀一体化的初衷。换句话说,“政治副中心”将京津冀一体化带跑题了。

  虽然,北京市确实面临着“大城市病”的问题,但是却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和普遍。以人口密度为例,截至2013年末,北京市整体人口密度为1289人/平方公里,但是北京市最拥挤的地方是首都功能核心区(东城和西城),其人口密度是2.34万人/平方公里。

  换句话说,北京市本身区域发展不平衡,造成了首都功能核心区的异常拥堵的情况,但是如果真要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把行政事业机构往首都功能核心区外迁移,非得舍近求远搬到河北去?所以,“政治副中心”的说法,显然是一厢情愿。

  京津冀一体化需要更系统的设计

  事实上,北京市的人口密度问题与其经济发展结构也有莫大关系。北京市主要是以第三产业为主,而第三产业本身就有人力资源集聚的特点,对人口的吸纳能力非常强。从全球看,第三产业发达的城市,例如纽约、东京、香港等城市,人口密度都非常大。

  所以,真要大规模的迁移北京的人口,就是在肢解其产业体系。在2月底召开的京津冀一体化协调会上,习近平主席提出要求,京津冀地方首脑要打破一亩三分地的思维定式。这可能是一个事实,但是,假如有共赢的方案,京津冀一体化不可能至今都毫无进展,毕竟已经提出了这么多年。

  因此,要真正从实质上推动京津冀一体化,恐怕不会有让三方都受益的方案出来,很有可能出现“牺牲京津利益,补贴河北发展”的局面。这也是习近平主席提出“给河北还账,尽快让其摆脱落后局面”的原因。

  因此,一方面,京津冀一体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区域协调发展的问题,依靠京津冀三地的协调恐怕难有进展,需要从中央决策层进行推进;另一方面,京津冀一体化需要从京津冀发展的实际出发,对京津冀发展进行重新定位。

  (作者系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师)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