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成为“政治副中心”的真相

  当下在中国设不设立“政治副中心”,在哪里设立“政治副中心”或许都需要有待权力来决定,而非市场。所以许多“保定”们不要干巴巴地端着碗望着“吃着肉”的北京能够分点“咸菜”,能够分得一些“清汤”也不错了。

  作者:欧阳新周

  最近一段时间,河北保定被定为“政治副中心”的消息不胫而走,网络上讨论的沸沸扬扬。不得不说,当今互联网时代的威力巨大,许多网络新闻“标题党”得非常厉害,并没有真正地去证实。许多新闻如果不直接地查看具体内容和仔细推敲,会真的认为“保定作为‘政治副中心’的消息可靠”。其实,该消息的来源是河北省出台的“京津冀一体化规划”,但许多媒体新闻直接用“据多方可靠消息源证实”,再加上前段时间河北省环绕北京的13个县市的固定电话采用010的区号,这让网络上的传言非常的逼真了,当然并不排除部分群体利用该消息谋取利益的可能。受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的影响,各大楼盘也不断炒作京津冀一体化概念,河北省的环北京地区的楼市已经持续“升温”,在逐渐被“房地产化”。

  保定成为“政治副中心”的真相

  根据3月27日出台的《河北省新型城镇化规划》,“保定市作为畿辅节点城市,利用地缘优势,谋划建设集中承接首都行政事业等功能疏解的服务区。做强产业支撑,以白洋淀科技城、京南现代产业基地、首都服务功能承接区为载体,发展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节能环保和临空经济、现代物流等产业,承接首都部分行政事业单位、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医疗养老等功能疏解。着力做优城市环境,按照国际化标准抓好城市建设管理,提高综合承载能力,增强对驻京外迁企事业单位和吸引力。”

  仔细阅读,该规划并不能代表保定会成为“政治副中心”。保定历史上是直隶总督府所在,因此保定市作为畿辅节点城市。保定承接北京行政事业单位、高等院校等功能疏解方面,保定已经规划了京南大学城,在一定程度上疏解了北京部分教育功能,未来承载的更多是增量。未来即使北京的部分行政事业单位或医疗、科研院所搬至保定,保定成为“政治副中心”的说法也不免夸张了,毕竟北京行政事业单位等机构多,面积大,级别高。只有将过半部委迁入保定才能叫“政治副中心”,但如此一来国务院的会议召开就非常麻烦,行政成本太高;同时事业单位之间的“盖章传统”非常麻烦,到时入驻保定的行政事业单位还是会想办法在北京设立“驻京办”,这样分流人员效果也不会很理想,远远不如迁出高校、研究机构等使用。但是如果仅仅是迁入高校、研究机构等,保定又称不上“政治副中心“了。

  保定为什么不能成为“政治副中心”?

  每年两会期间,迁都的消息也会成为网络上不可多得的一道谈资,从上世纪的80年代持续到2014年。迁都的初衷自然是城市病及环境气候影响。保定承接首都行政事业等功能也被人解读成保定“陪都”——“中国的副中心”。保定市的环境问题也不一定能比北京好到哪里去,即便是白洋淀也远离市区,经常干涸缺水。

  保定现在河北早已不是以前的直隶总督所在地,在河北省“石家庄与唐山南北双中心”的格局下显得较为尴尬,保定市的定位是往北向北京市靠拢还是往南向石家庄靠拢依旧摇摆不定,不够清晰。如果保定市北部区域往北京靠,南部地区往石家庄靠,那么承接首都行政事业等功能的将会是具有地理优势的涿州地区,那么保定城区依旧会处于相对尴尬的境地。

  保定市的自然条件也不符合“陪都”的要求,保定市处于华北平原腹地,水资源和北京一样严重缺乏,地下水超采,地面沉降,在联合国认定的准沙漠范围内,大批首都行政事业单位的入驻,保定市恐怕承受不了。当然,部分人认为南水北调工程的持续推进将有效解决华北地区的水资源问题,但是花了这么大力气的南水北调工程又要为一个“陪都”增加负荷或许不现实。与此相比,按照2014年两会期间的迁都传闻来看,迁都到南阳襄阳盆地或者在该地区建立“陪都”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至少不用“南水北调”。

  中国未来会设“政治副中心”吗?

  根据媒体之前的报道,“政治副中心”之所以选中保定,是因为它与北京、天津处于等边三角形地带,又处于北京到石家庄的中间点,这样对拉动河北经济作用最为显著,事实上真会这样吗?

  将北京一定的资源导入保定,对何必经济作用有所拉动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拉动作用是否非常明显依旧有待商榷,北京以前导入河北的基本上是过剩的资源。一方面,北京一些郊区的发展依然较为落后,同样需要资源;另一方面,过剩的资源不一定是优质的资源,为了举办2008年奥运会,北京市已经将许多污染严重的企业或工业搬迁至河北省,让河北省在一定程度上背了雾霾污染的“黑锅”。因此,北京的过剩资源不会全部导入河北,优质资源更加不会轻易地送给河北。相反,北京市或许还会从“邻居”们包括天津和河北“吸入”优质资源。

  例如天津在1949年是中国的第二大城市,现在只是变成了第三大直辖市。1997年天津市被国务院定为北方经济中心,环渤海经济圈中心,但是如今天津市各项存款余额只有北京的四分之一左右;集中全部力量建设的于家堡CBD,都不如北京朝阳、金融街和中关村三个CBD中的任何一个。当年天津婉拒北京入天津港口后,北京入主唐山港,并且改名为京唐港,变为“京字号”。在历史上,首都一直都是国内最大最富有的城市,北京作为首都,权力高度集中的地方,希望像黑洞一样将一切资源都吸附到自己身边。这也是为什么河北省环抱着北京市和天津市两大直辖市始终发展不如挨着上海的江苏和浙江,还处于被“吸血”的尴尬境地。作为北京的“邻居”,天津都难逃“送血”的待遇,更何况河北?

  2013年美国联邦政府部分机关一度关门,但是政府职能照常运转,就是因为美国权力层层分解,联邦、州、县、市各级政府各负其责,企业遵从市场机制,审批事项很少。如果我国不改变权力高度集中的运行方式,依旧是“生在市场经济,活在计划经济”,不进一步发挥市场的决定作用,那么迁都、分流等众多方案,都无法彻底解决问题。当下在中国设不设立“政治副中心”,在哪里设立“政治副中心”或许都需要有待权力来决定,而非市场。所以许多“保定”们不要干巴巴地端着碗望着“吃着肉”的北京能够分点“咸菜”,能够分得一些“清汤”也不错了。

  (作者系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师)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