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信们亟待周小川解放

  一方面是复杂的打擦边球的业务模式,另一方面P2P平台却又有做大的动力,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金融业有风险,而在正常的业务风险之外,P2P平台又多了体制所驱动的风险。如何不让体制性风险蔓延到新兴的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确需要改革的决心和智慧。

  作者:邓新华

  港媒报道称,8亿元坏账贷款主体遭遇多起起诉,宜信即使申请资产保全,也很难追回全部欠款。但是宜信否认。不管此事真相如何,在互联网金融这一领域,除了广受关注的余额宝,P2P平台也面临着许多需要解决的问题。现行的金融体制使得各种P2P平台潜藏着巨大的风险,就是亟需解决的问题之一。

  比起传统的金融业务来,宜信的模式非常复杂。它宣称自己只是转卖债权契约,而这些债权契约的打包方式理解起来并不容易。宜信为什么要这么做?这要从其他案件中理解。比如曾成杰案、吴英案,还有最近报道的浙江永嘉人、前顺吉集团女财务施晓洁非法集资款超过7亿元案。施晓洁被称“小吴英”。他(她)们的遭遇提醒宜信的老板唐宁:必须避开可怕的非法金融罪名。

  不只是在中国,华尔街的各种金融资产设计得更加复杂,其中,避开美联储的金融监管是重要的原因。但如此一来,投资者的利益更难得到保证,因为要扯去清内中的债权债务关系非常艰难。这是一种吊诡的局面:很多金融监管声称是为了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但却增加了投资者的风险。

  从唐宁的角度来说,除了小心翼翼地绕开金融监管,他还需要学习一个人——马云,还有华尔街。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人们看到金融界一个现象,就是“大而不能倒”。对于大的金融企业,政府要考虑它们倒下所引发的连锁风险。

  在中国,还多了一个因素:民意。马云在央行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把支付宝、余额宝做得足够大,利益相关者足够多,央行就很难把它们管死了。当然,也许央行是有意给互联网金融一点空间。但不管怎样,越大越安全总是没错。而如果遇上改革,还可能优先获得牌照。因此,尽管明知自己干的是绕着管制走的事业,随时都可能遭到政策打压,唐宁却有足够的动力把宜信做大。求大心理自然导致忽略一些风险。

  这当然不是宜信一家的情况,而是P2P平台的常见现象。一方面是复杂的打擦边球的业务模式,另一方面P2P平台却又有做大的动力,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金融业有风险,而在正常的业务风险之外,P2P平台又多了体制所驱动的风险。

  但投资者为何选择它们?原因也不难理解。正如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所说,中国的金融监管、金融垄断太严厉,金融事业太落后。尤其是在通货膨胀的大背景下,老百姓并没有太多的选择。

  央行已经确定了金融市场化的改革方向。4月8日,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赴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调研民生和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民营银行发展以及地方金融改革创新等问题。对于周小川来说,以往的体制性金融风险停留在国有银行领域,现在则要面对更复杂的局面。

  如何不让体制性风险蔓延到新兴的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确需要改革的决心和智慧。很多时候,“改革的决心和智慧”像一句套话,但现在金融领域对它的需求真的很迫切。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