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让威立雅如此肆无忌惮

  威立雅的过错固然不可原谅,但是作为涉及全体居民的公用供水事业,我们怎么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企业的自律上?作为监管者,当地政府不是更应该表现出应有的监管责任吗?

  作者:马燃

  近日,兰州发生的自来水苯污染引发了全城断水事故依然在发酵。追溯整个事件时,我们发现了一系列问题:兰州苯污染自流沟已使用近60年,之前曾发生过渗油事故,可并未就此弃用,而是修补后又使用到现在;威立雅发现了苯污染问题,但是却没有马上通报,而是拖延了18个小时。

  是谁让威立雅如此肆无忌惮

  作为全球三大水务集团,威立雅水务在世界各地运营公用水务工程,水务项目运营检验丰富。而威立雅水务在兰州的自来水项目堪称当年的“样板工程”,后来更是发展成为全国推广的“兰州模式”。

  讽刺的是,这次却发生了影响如此恶劣的事故。而且此次事故并非个案,威立雅近年来在中国频频爆出自来水污染事件,威立雅水务2013年在浦东、海口等地,就曾爆出水污染事件,更久远的是在2007年的青岛。

  我们在谴责威立雅的同时,不禁要问:作为享誉世界的水务集团,威立雅在中国运营水务项目为什么如此“漫不经心”?为什么在中国频繁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而发现自来水苯污染后,不是应该马上通知居民,停止供水?为什么会罔顾居民的身体健康,在18个小时之后才通知?是谁让威立雅可以如此肆无忌惮?

  很显然,是当地政府。正是当地政府监管缺失和纵容,兰州苯污染自流沟使用了60年,而且发生过渗油事故,现在还在用。而苯污染发生了18个小时后,才告知当地居民,从而引发全城抢水恐慌。事发后,当地政府还在尝试“配合”威立雅,帮其开脱责任。

  更让人感到气愤的是,就在一个月前,兰州有过自来水受污染的“传言”,但当地政府马上就做了辟谣(甚至没有做出任何核实的举动),而且对“传谣者”做了处理。尽管不能断定这次的苯污染与之前的传言有关,但是原油泄漏导致自来水被苯污染,不可能是一瞬间造成的。

  因此,威立雅的过错固然不可原谅,但是作为涉及全体居民的公用供水事业,我们怎么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企业的自律上?作为监管者,当地政府不是更应该表现出应有的监管责任吗?

  试想一下,如果当地政府当时就去核查一下传言,而不是忙着辟谣,惩罚“传谣者”,是不是可以在问题发生的初期就解决?如果当时就解决,兰州居民是不是就不用多喝一个月的苯浓度不断增加的自来水?

  政府的职能角色需要转变

  因此,当地政府在此次事故中负有不可推卸的监管缺失责任。当然,此次自来水苯污染事故,所揭露的监管缺失问题并非地方特例。事实上,无论是之前发生的青岛燃油管道爆燃事故,还是最近发生的浙江奉化塌楼事故,不都是因为地方政府监管缺失吗?

  而地方政府与企业的角色缠绕在一起,很多时候都间接成了企业的帮凶。最典型的就是近年来发生的雾霾事件,不就是因为当地政府与企业利益缠绕,从而监管缺失,导致问题日积月累,最终积重难返?而当时北京地方环保机构为了掩盖雾霾问题,甚至因为PM2.5的监测问题,酿成了中美空气外交风波。这与各地政府在问题发生后的息事宁人态度如出一辙,各地政府都间接成了涉事企业的帮凶。

  回到兰州自来水苯污染事故本身,作为厘清政府和市场角色的典型代表——“兰州模式”,兰州威立雅水务项目的改革方向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切合了当前的改革思路。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在厘清了政府和市场的角色后,政府不能就此撒手不管,而应该确立自己作为市场监管者的责任。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发布的《决定》中明确指出,“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创新行政管理方式”。而李克强总理在随后的表述中更加直接,“把不该管的微观事项坚决放给市场、交给社会,该加强的宏观管理切实加强,做到事前审批要多放,事中事后监管问责要到位”。

  因此,兰州自来水苯污染事件,一方面再次为各地政府的监管敲响了警钟,各地方政府必须切实履行监管职责,尽可能将一切灾难事件扼杀在摇篮中。另一方面也为各地政府职能改革提供了镜鉴,各地在明确了政府和市场的角色,把政府不该管的放给市场后,必须切实履行政府监管角色,将应该管的尽一切可能管好。

  (作者系前瞻产业研究院分析师)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