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被经济学者的消费观误导

  要让中国经济持续发展,不是鼓励老百姓花钱,更不要鼓励政府花钱。中国经济发展的持续动力,是高储蓄率能够有好的投资渠道和创业环境,让资本顺利转化为财富。

  作者:菁城子

  前几天,2014年绿公司年会一场名为“中国的新改革之路”论坛上,柳传志和朱新礼两人讨论了中国人的高储蓄问题。中国的储蓄率之高超过50%,世界第一,这令很多人忧心忡忡。主持人问,2008年以后中国投资率在上升,消费却在下降,怎么才能让中国老百姓舍得花更多钱?柳朱两人都表示,中国人太穷了,都不舍得花钱。柳传志说,“当他们真的有钱了,消费拉动以后,中国就会形成经济的良性循环,再不是靠投资,靠出口去拉动,而是靠自身的13亿人的消费去拉动中国经济的增长,那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这让我想起一位朋友对我说的笑话。他对我说:“判定经济学家说谎的方法很简单。经济学家大都比较诚实,很少掩饰。你只要注意他的嘴就行了——他的嘴一动,他就在说谎。”

  这个玩笑话出了很多经济学家的的言行不一。这并非指向他们的人品,而是其理论解释力。他们经常用复杂艰涩的语言,把正确的传统观念包装成谬误,自己却浑然不知。比如说,老祖宗总是教我们勤俭节约是美德,奢侈浪费是坏事。储蓄才是经济发展的动力,消费是在耗费未来资本,应当谨慎。

  我相信柳传志和朱新礼两人作为企业家,应该深谙经营之道。公司存在的基础是资本,只有勤俭度日,控制成本,长期内量入为出,才可能存活并增长。1984年,柳传志和小伙伴们是以20万元起家创办联想。按照他们的说法,把这笔钱消费掉,哪有后来的基业大厦。柳传志和朱新礼作为企业家是称职的,一旦他们的话语落入经济学家的窠臼,说出来有多荒谬,连他们自己也意识不到。

  敌视储蓄,这个现代经济学最重大的谬误来源于凯恩斯。凯恩斯认为,人的生产能力无穷,如果过分储蓄,生产出来的东西没人消费,企业就无法收获得收入,进一步的生产将阻滞。也就是说,消费需要刺激,有时甚至故意浪费,也在所不惜。凯恩斯就曾说过,由政府出面征用这些“愚蠢和有害的储蓄”,投资到公共工程上,哪怕拿去搞些毫无用处的沟渠或者金字塔,也是好的——总之,你要让工人有活干。

  就这样,消费和投资、出口,成了拉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堂而皇之地进入主流经济学的话语。前几天吴敬链先生也在相同场合表达了中国人储蓄率“虚高”的忧虑。

  我们应该回到最初的话语:所谓储蓄,就是资本,是人们生产财富消费之后剩下的那一部分。人们之所以储蓄,不是因为没有能力将他们挥霍干净,而是考虑到未来。例如农民不将粮食挥霍一空,而是储存粮食播种,或者把它酿酒出售,用货币购买生产工具,这是有利于他长期财富的增加。从远古以来,正是每一代人未雨绸缪,积累储蓄,经济发展才有资本,不至于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扫荡干净。

  那么,如果人们过分储蓄,只存钱不花钱,生产出来的产品没人消费怎么办?这样的担心纯属多馀。人们储蓄的目的,就是为了将来获得更高收入,有更好的消费能力。很少人真正是以储蓄为乐的。即便是守财奴,他们将钱存在银行,也有益于生产的。

  中国经济的问题不是储蓄率高。储畜率高是好事,不好的地方,在于政府参与了储率和投资,这是众所周知的低效之举。中国经济发展的持续动力,是高储蓄率能够有好的投资渠道和创业环境,让资本顺利转化为财富。

  不要指望老百姓“消费救国”。老百姓的财产还远远不够。柳传志、朱新礼应该出招让政府改善市场环境,让老百姓有更多的机会积累财产,而不是鼓励老百姓消费以消费来拯救企业。老百姓的财产多了,才能有更多的创业的手段和机会,使得人们消费的商品和服务价格下降、质量提高,这才是人们相互之间为对方提供更广阔的市场。联想、汇源才能有坚实、稳固的市场。指望一方提供市场、另一方赚钱,那是经济学者的幻想。

  鼓吹消费刺激经济,希望老百姓多花钱拉动经济,这些经济学理论是完全错误的。消费不需要鼓励,它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和自然现象,却不是经济发展的手段。换句话说,经济发展了,消费自然提高;不可能增加消费,经济就能发展——正如败家子无法通过挥霍使家族致富兴旺。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