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发改委放猪肉价格一条生路

  对于生猪这样难储藏的商品,大规模收储是灾难。记得一位发改委退休官员曾私底下说,“冷库里的猪肉发给我都不敢吃”,也很难重回猪肉市场销售,最后都是低价卖给了肉制品加工企业。

  作者: 吴自由

  最近媒体都在看房价下跌的热闹,似乎少有人关注餐桌上的猪肉价格,据说猪肉市场又走到了“肉贱伤农”的边缘,发改委已经坐不住了。

  据新华社监测显示,2月份以来,全国猪肉价格持续快速下降。与1月31日相比,4月24日,全国猪五花肉、猪后臀尖肉价格分别下降19%、17.9%。猪肉价格已降至2010年10月份以来的最低点。

  此前3月底,国家发改委按照《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已经启动第一批中央储备冻猪肉收储。5月7日该委发布消息称,4月份收储,结束了猪肉价格连续19周下跌,但生猪养殖依然亏损较多。为此,国家将于近期启动第二批中央储备冻猪肉收储,以促进生猪价格合理回升,维护养殖户利益,稳定生猪生产,缓解生猪市场价格的周期性波动。

  虽然现在养猪的不一定都是农民,但“肉贱伤农”这种满含道义色彩的词汇仍然颇有市场,也使得发改委运用收储托市显得冠冕堂皇。

  政府花纳税人的钱进行收储,真的能给养殖户带来好处吗?短期来看当然可以,猪肉可以在一个高于市价的水平上出售,对养殖户明显有利。并且,由于政府收储选择在市价相对较低,养殖户面临亏损的情况下进行,收储引起的价格反弹,消费者似乎也不会特别敏感。于是政府稳定了生猪市场,功德圆满。

  但此时大家往往忽视了,收储给全社会增加的交易成本。首先,不管消费者是否敏感,猪肉价格是被政府强制性抬高了,消费者的福利受到损失。其次,发改委以财政资金收储,实际上是让全体纳税人补贴生猪养殖户,当然无力的网民最多只能在跟帖中发泄一个“凭什么?”最后,为了生猪收储,政府要建立国家储备冷库,还要成立专门的收储机构,养一帮经办人员。这些看不见的成本,虽然难以具体统计,按常理推断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更为重要的是,发改委的收储制度干扰了养殖户的市场预期,非但不能稳定市场还会加剧市场的波动。

  养殖户由于预期有收储制度兜底,养多少猪也不愁卖,市场风险意识会淡化,盲目扩大生产,而提升生产效率的动力不足。这种预期往往造成所谓“产能过剩”,如果今年发改委的收储使过剩的猪肉高于市场价出清,明年养殖户势必还要扩大规模,一直到发改委无力扩大收储,兜不住底,市场会以剧烈的波动收场。

  黑龙江孙吴大豆协会负责人刘民就曾表示,今年取消大豆收储政策,预计其种植面积会下降一半。

  这种现象,在国家鼓励的光伏行业,在有政府收储的粮食、糖、棉等行业已经有明显的表现。而对于生猪这样难储藏的商品,大规模收储更是灾难。记得一位发改委退休官员曾私底下说,“冷库里的猪肉发给我都不敢吃”,也很难重回猪肉市场销售,最后都是低价卖给了肉制品加工企业。

  难道政府就看着肉价下跌,置之不理吗?养殖户不是亏得血本无归?是的,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参与者自负盈亏、自担风险。谁也不知道市场需要多少猪肉,更加无法知道众多的竞争对手会养殖多少生猪,养殖户愿意参与这个市场,就应该有赚钱和亏本的两手准备。

  然而市场仍有声音呼吁建立生猪收储预警机制稳定猪价。他们的一个理由是,可以通过猪粮比推算生猪的养殖成本,从而判断市场价格是偏低还是偏高。比如发改委今年为企业预设的盈亏平衡点是猪粮比6:1,而目前市场的猪粮比是4.6:1,所以需要收储干预。

  这种静态的成本定价思维是典型的计划经济观念。首先,成本和市场供需是两回事,价格应由市场供需决定而非成本,否则同样产品越无生产效率的企业越可以卖高价。其次,不同养殖户的成本并不一样,养殖成本可以随规模扩大,生产效率提高而降低。高于市场价格的收储,使得低效率的养殖者不能被市场淘汰,而效率较高的养殖者也不能扩大规模。实际上是在扼杀行业的创新和进步。

  长期以来,国家发改委(原来的国家计委)曾经以各种名义建立了五花八门的收储制度,有的说是国家战略物资,如各种矿产资源,有的名曰关系国计民生,如各种粮农作物。收储虽然不像政府制定生产计划,统购统销那么低效,实质上仍是计划经济的具体执行手段。

  近年来收储制度因其对市场秩序的干扰,以及政府收储带来的寻租腐败而广受批评。

  房价下跌有人喊救市,肉价下跌政府要收储,然则市场何时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笔者肯请发改委放猪肉价格一条生路。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