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告急!李克强要加快改革

  可以说,中国有无数领域等待大胆改革。每一个领域的大胆改革,都会释放出巨大的经济潜力,这是对抗萧条期的最好方式。无论是对政府,还是对民众,改革都已经等不起。

  作者: 邓新华

  能源大省山西、黑龙江、河北一季度GDP增速快速衰退。其中,太原一季度GDP同比仅增0.1%。再加上各地房价下跌,或起码上涨势头不再,可以说,形势不妙。

  更严重的是,这些是局部现象,还是经济大衰退的前兆?

  按照比较完备的奥地利学派的经济周期理论,政府增发货币,使得名义利率下降,使得企业做更多的长远投资,这会使得能源、矿产、基础建设等行业价格快速提高。然而,真实世界的资本储备根本就不够,因此,经过一段虚假繁荣的时期之后,企业会发现,很多长远投资是无利可图的,或者,长远投资无法完工,经济进入萧条期,此时,能源、矿产、金属、基础建设等行业的价格会快速下跌。经过萧条期的调整,经济才会再次复苏。

  简单来说,一个经济周期,其繁荣期以资本品价格的快速上升为开始,以资本品价格的快速下跌为结束。在这个过程中,消费品价格也会变动,但涨跌幅度远远不如资本品价格大。

  过去的经济现象反复验证了这个理论。比如日本在繁荣期,房价暴涨,而萧条期也是以房价暴跌开始。东南亚金融危机时,香港等地也是如此表现。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中国的房价也跌了30%。是政府救市再次托起了房价,开始了另一个繁荣期。

  按照这一经济周期理论,政府刺激经济力度越大,危机也就越大。

  当前资本品价格下跌、房价下跌,究竟是不是经济周期进入到萧条阶段?目前谁也不能断言。但可以肯定的是,2009年政府救市的力度非常之大,因此,假如现在是在进入萧条期,接下来日子也必然格外难过。

  既然存在进入萧条期的可能,政府就不能太乐观。

  新一届政府看来不会像上届政府一样,动不动就宣称“政府救市的弹药还很充足”。正是因为上届政府射出的弹药太多,所以这届政府才面对如此局面。

  不过,目前应对经济下滑,也有很多有利因素。首先,改革已经重启,新一届政府所要做的就是加快改革,这比改革停滞期做起来要容易;其次,民间有很多健康的经济力量在绕开管制快速成长,比如互联网金融,比如电子商务。

  对政府来说,削减行政审批是很好的改革,但不能满足于此。改革应该大力加快步伐,不能畏首畏尾。比如,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应一步到位,村集体土地产权应确定给农民个人所有,金融准入应大力消除……

  可以说,中国有无数领域等待大胆改革。每一个领域的大胆改革,都会释放出巨大的经济潜力,这是对抗萧条期的最好方式。无论是对政府,还是对民众,改革都已经等不起。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