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是应该讲政治,还是应该讲市场?

  如果真为了百姓利益,非得降低百姓购房利率或满足购房需求,央行直接降低贷款基准利率或放宽存款准备金率就是了,这是央行职能范围唯一能做的。至于让商业银行讲政治,还是讲市场,央行不能发出错误的信号。

  作者: 马燃

  近期,在房地产市场风声鹤唳之际,央行主持召开住房金融服务专题座谈会,要求商业银行保证正常房地产融资需求。央行副行长刘士余甚至抛出“政治论”,强调“个人住房贷款事关百姓利益,银行要讲政治”。

  央行应不应该调控?

  从动机看,央行似乎有足够的理由进行调控。普遍的观点是,房地产市场与经济全局牵绊过大,房地产市场崩溃对于宏观经济的影响难以估量。截至4月底,上海房地产研究院监测的35个重点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库存总量为2.49亿平方米,环比增长2.6%,同比增长19.5%,库存创下了历史新高。各地房地产市场成交纷纷走低,作为国内标杆意义的京沪楼市成交更是坠入冰点,房地产市场一片哀嚎。

  而宏观经济整体也难言乐观。继今年一季度宏观经济各项指标让人大跌眼镜后,本周二公布的工业经济情况更是为今年的经济增长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4月,中国工业增加值的增长速度同比增长8.7%,跌至2009年4月份以来的最低点;而4月份中国零售业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1.9%。这是自2008年12月份以来零售业增长速度最慢的一次。这凸显出中央政府此前的“微刺激”举措及外部消费需求的复苏仍未能抑制住制造业的下滑趋势。

  在整体经济偏向悲观的情况下,中央显然不想让房地产这个“后花园”率先起火,自然打起了调控的心思。事实上,在此之前中央政府就已经开始尝试为房地产企业纾困。3月,中茵股份、天保基建的定向增发申请获得证监会通过,这表明暂停3年之久的房地产上市公司再融资正式开闸。而全国各地政府出台楼市松绑的政策更是此起彼伏,而中央始终没有就此表态,此间关系颇为微妙。

  一时间,中央及地方的一系列举动,让人仿佛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难道十八届三中全会中确立的改革原则,这么快就不算数呢?不是说,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核心作用吗?在房地产市场出现动荡的情况下,不是应该让市场自我调节,怎么央行又开始“忍不住伸手”了?

  央行应该怎样调控?

  当然,在放开房地产企业股市融资不久,央行就迫不及待放松限购,只能说明房地产市场确实到了一个比较微妙的时刻。从战略全局考虑,央行调控房地产市场多少还有些情有可原。

  但是,央行副行长抛出的“政治论”多少有些让人大跌眼镜。在房地产市场一片萧条的情况下,出于经济发展和改革全局的考虑,央行是否应该调控房地产市场?当然应该,但是请按照市场规则进行。

  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聚焦政府与市场、中央与地方、政府与社会等几大关系,从多年奉行的效率优先,转向以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为市场经济改革的起点和归宿。每个领域的改革都涉及政府及其权力的作用,其基础就是制约政府权力,对政府职能和权力重新作出界定。

  这次央行的举动是为了经济和改革的大局,但是在全面深化改革的背景下,央行的行为显然已经违背了改革的基本精神。换句话说,让商业银行讲政治本身是一个含糊的表述,本质上就是让商业银行“听话”,这已经超越了央行的职能范畴,更违背了改革的基本原则。

  如果真为了百姓利益,非得降低百姓购房利率或满足购房需求,央行直接降低贷款基准利率或放宽存款准备金率就是了,这是央行职能范围唯一能做的。至于让商业银行讲政治,还是讲市场,央行不能发出错误的信号。

  (作者为前瞻网分析师)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