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促分配改革是百姓收入的灾难

  中国影响收入增长的障碍很多,比如人口管制、户籍管制、教育管制、医疗管制、投资管制、融资管制……其中,很多障碍就是发改委制造的。发改委不去消除这些障碍,却左一道命令、右一个文件,要求企业提高员工收入。但,企业经营环境不好,收入增长就只能是无源之水,枯了就没有了。发改委的这种做法,是典型的“逆改革”。

  作者: 邓新华

  中国政府网发布消息称,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已获国务院批复,联席会议由发改委牵头,包括21个部门和单位。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任召集人,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任副召集人。除发改委之外的上述其他成员单位,均由副部长(副主任、副局长等)任联席会议成员。办公室设在发改委。从这个安排可以看到,发改委对收入分配改革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发改委是个什么机构?虽然它的名字中包含“改革”两个字,但这个部门却被许多改革派经济学家,如许小年、张维迎等呼吁取消,因为它实际上不但不改革,还常常“逆改革”,即打着改革的旗号做反市场的事情。要是哪个发改委官员说几句改革的话,人们会吃惊地睁大眼睛:发改委的官员也有改革意识?!

  出现这种情况,其实一点也不奇怪。原因只有一个:发改委权力太大了。涨价它可以管,降价它也可以管,产业规划它也可以管,经济圈规划它也可以管,罚款也是它,补贴它也行……有这么大权力,它当然不愿意改革。

  收入分配改革的目的,理应是增加老百姓收入,消除收入增长的障碍。让政府收入少一点,百姓收入多一点。

  要说起制造收入增长的障碍,那是可以找发改委的。让它消除收入增长的障碍,就勉为其难了。

  发改委“提高”百姓收入,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提高最低工资标准。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的效果,是加剧弱势群体的就业难度,使得人力资源闲置,是减少百姓收入的。发改委还喜欢“提高”劳动报酬,也就是说,最低工资线以上的薪酬,它也要管。管的结果,当然是增加企业困难,企业困难,人们收入自然降低。

  中国影响收入增长的障碍很多,比如人口管制、户籍管制、教育管制、医疗管制、投资管制、融资管制……其中,很多障碍就是发改委制造的。发改委不去消除这些障碍,却左一道命令、右一个文件,要求企业提高员工收入。但,企业经营环境不好,收入增长就只能是无源之水,枯了就没有了。发改委的这种做法,是典型的“逆改革”。

  “收入分配改革”这个词本身,已经包含了很多“逆改革”的内容。它的主要思路是政府插手收入分配,而不是由市场来按照要素贡献分配。比如养老金制度,可算是政府插手收入分配的一个例子。做得如何呢?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2012年的报告说,养老金将亏空18万亿。

  政府要做的是收入增长改革,而不是收入分配“逆改革”。比如,消除户籍管制、教育管制、医疗管制,进城的人们生活成本将大幅下降,这就相当于收入增长。同时,成本下降可以鼓励更多创业,推动收入增长。而收入分配则只有相反的效果。

  按照目前的权力结构,以及发改委一贯的行为模式,由发改委来促进收入分配改革,对老百姓的收入来说,不是好消息。除非,发改委能真的记起它的名字中含有的“改革”二字,放开它设的各种收入增长障碍,并推动其他部委做户籍改革、医疗改革、土地改革等等,老百姓才有收入增长的希望。

  (作者为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