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定猪肉价格不该靠雨润和中粮

  猪养肥了总要出栏,不过是多延一阵时间的事。价格上涨最多不至于那么猛烈,该涨还是会涨。毕竟长期低迷的价格已经将大量养殖者清出,供求大势发生了转变。政府收储的冻肉,再怎么库存,最多也只有四个月时间。那时抛售也不会对价格产生根本改变。

  作者: 菁城子

  近期全国生猪价格暴涨,10天内上涨21.5%,部分地区涨幅甚至达三成。辽宁甚至出现24小时之内暴涨1元/斤的情形,按生猪100公斤出栏标准,每头猪短时期内涨幅达数百元。目前全国猪价约13.5元/公斤,低于成本价14元/公斤。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几个月内猪价还将上涨。

  早在4月份,市场就传闻发改委价格司约谈金锣、雨润、中粮等大型养殖屠宰企业,要求他们针对猪价低迷进行“稳定价格”工作。因此,很多人认为这是政府“托市”的结果,生产周期长和信息迟滞导致价格暴涨暴跌,政府则解决了市场“失灵”问题。

  这个问题必须澄清。政府收储猪肉所占市场份额很小。2013年中国猪肉消费量约为5260万吨。今年中央前两批收储猪肉数量约为15万吨,即便全年猪肉收储价格达到30万吨,其占比连市场总量的零头都不到。猪肉收储对价格上涨的大势几乎没有影响。

  近期价格暴涨被归咎于国家收储猪肉却并非毫无依据,其作用不是直接的。

  众所周知,我国猪市场有一个“猪周期”,即隔年暴涨,隔年暴跌。每逢价格暴涨,政府就出台鼓励养猪的政策,对能繁母猪给予100元/头左右的补贴。价格暴涨本来是指引民众养猪的信号,政府指导则起到效果叠加作用,造成大量农民(尤其是高成本养猪的散户)涌入。供给过剩的效果则是半年之后的猪价暴跌。政府往往这时出台各种政策,打击养猪“产能过剩”。又是保护环境,又是防止水污染,并且主要针对落后分散的农家养殖。和市场的清除效果相叠加,大量原本只赚微利的猪农得到剧亏。作为政府手段之一的“猪肉收储”则成了政策风向标,说明利空政策出尽,政府对猪农又要开始新一轮讨好了。

  政府宣布收储猪肉,很多养猪人就断定价格见底。他们压栏待售,延长饲养时间,希望能多讨些涨价的好处。短时期内,就是生猪出栏见少。这就是国家宣布收储猪肉,价格暴涨的真正原因。不是收储能量大,而是政府给出明朗信号。

  猪肥了自然要出栏,压栏惜售,不过是多延一阵时间的事。价格上涨最多不那么猛烈,该涨还是会涨。长期低迷的价格已经将大量养殖者清出,供求大势发生了转变。政府收储的冻肉,再怎么库存,最多也只有四个月时间。那时抛售也不会对价格产生根本改变。

  在发改委的指令下,中粮这些收储机构是在尽力模仿市场。他们听命于指令,天然是低效的。企业家的作用是预判市场,逆料于未发,这样才能获利。政府收储机构则是救火队员,为政府解决稳定物价的政治任务。他们只是运气太好,逢上了中国“猪周期”这样规律明显的市场,才不至于亏损。

  为稳定棉花价格,防止棉贱伤农,国家长期实行大规模收储,以至于累积储量超过一年棉花产量,这使得国内纺织品企业成本大为提升。这也是今年棉花“储改补”的原因。猪肉收储规模远不能和棉花收储相比,也没有必要,应逐渐减少直至废除。官员不可能比企业家高明,政府收储不可能比市场灵活。至于困扰市场的“猪周期”,如上所述,政府其实要负相当大责任。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